-

所有人順著薩滿的目光移向天際,隻見一片黑壓密雲籠罩而來,使得本就陰暗的天空再度變得昏暗,宛如末日。

天色變樣,引得所有人紛紛停下手中動作,包括周天命在內,與華天龍拉開身距之後,目光收縮看向天邊。

來人,很強!

“吾神有令,玄黃兩域不得沾染天道礦石,若有違背,格殺勿論!”

霸道之音,從天而降,聲音如洪,震人心魄,這聲音不似人聲,像是神靈之音,令人無法抗拒。

頓時,在天邊之處,霞光閃爍,一行人出現在眾人眼前,彷彿為世界一道光明,極為耀眼,但見為首之人,大手一揮,恐怖大道朝著楚國皇宮砸下!

轟!

一聲巨響,天地晃動,這一擊太快,乃至於很多人都冇有反應過來,但見偌大的皇宮被洞穿成廢墟,在皇宮之下,照射出五彩斑斕的光澤。

所有人瞪大雙眸,露出貪婪之色,那就是天道礦石嗎?

倒是這一擊,惹怒楚國所有人,包括楚墨在內,他們隨意一擊,便摧毀皇宮,死傷無數。

“天道礦石,螻蟻豈可沾染?玄域暫無大帝,今後由我神宮統禦,至於黃域勢力,今後不得踏入玄域寸土!”

一言一句,皆都雷厲風行,來人霸道強勢,所說之話像是命令,而他無視這一方天地規矩,反客為主!

他們,根本不將黃域與玄域放在眼裡。

那麼也隻有一種可能,他們從天域所來!

所有人麵色陰沉,本來以為這一戰乃是黃域與玄域之戰,但誰也也不曾想到,天域竟然也要橫插一腳。

天道礦石對於他們來說,並非稀罕,為何要如此?

“閣下未免也太過霸道了,黃域再怎麼說,也有五位大帝!”

自然有強者出言威脅,畢竟誰也不想到嘴的肉被人搶走,何況這裡已經快要分出勝負,畢竟楚墨抗不了多久。

“天域強者,便是以嘴皮子為主?”

但見又有數道黃域勢力站出來,出言諷刺,要說在天域或許他們會忌憚神宮三分,但這裡是黃域,受天地限製,連大帝進來都是偽帝境界。

他們哪來的那種高傲之感?

“神宮不是命令,而是通知,若敢違背,後果自負!”那人冰冷說道,語氣透著一種不容置疑,冷漠無情。

“神宮乃天域第一勢力,為何要沾染這塵世之事?殊不知淌這渾水,神宮未來格局,便會被破?”

術神第一大弟子古月往前走了兩步,輕言說道。

雖然他的話很輕,無力。

但依舊被所有人聽在耳裡,隻因黃域大金王朝術神被人譽為天之子,擁有通天之能,他所說的話,都會被印證。

古月這番話,算是篤定神宮未來會因為今日做法而影響格局,這樣,值得嗎?

“神宮乃天下神宮,未來格局也輪不到你這個瞎子操心,今日我們神宮就此通知,誰敢不服,儘管挑釁試試。”

那人霸道無邊,狂妄至極,絲毫不把古月放在眼裡,即便術神親自前來,怕也不會被他放在眼裡。

隻因對於他們這種人來說,大帝不足為奇。

甚至他們手下,多半都是大帝。

眾人沉默,雖不知神宮是何等勢力,但那些巨頭都沉默不語,不敢直言衝撞,他們都豈敢當出頭鳥?

“神宮乃是天域最強勢力,他就像一個傳說,屹立不倒,說它是支撐天域也不足為奇,神宮之人,個個天縱奇才,但很奇怪,他們為何要插手這裡的事情?”

“畢竟神宮,在天域都很低調。”

古邪族強者沉聲嘀咕起來,他們最為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本來以為地域會趁此機會橫插一腳,卻不想來的竟然是天域,而且還是神宮!

“要不要請示大帝?這裡的局勢已經超出我們預料。”

有強者出言詢問道,畢竟牽扯到天域,他們不得不慎重對待。

“先觀察,若情況不對,我們立馬就撤!我們今日目標不是天道礦石,明白嗎?”為首古邪族目光一凝,掃向華天龍。

希望今日這一戰,能讓他幡然醒悟。

空氣頓時凝固,無人言語,神宮來人更是咄咄逼人,直接下令吩咐道:

“玄域勢力,今後由我神宮統一管理,這算是對你們最大的賞賜,也是你們的榮幸,這一城人,給你們活命的機會,快滾,天黑之時,便是這裡夷為平地之刻。”

陡然間,一股驚天駭勢順著蒼穹席捲而下,令空氣中的小雨都變得鋒利起來,此刻那雨似不是雨,倒像是一柄柄銳利短劍,要人性命。

就在此刻,隻見楚墨仰頭而望,眸子透著幾分冷漠。

黃域入侵也就算了,為何連天域也要沾染?

他楚墨,便真的這般好欺負?

“滾!”

一個字,同樣霸道,聲音震天,令所有人目光瞪圓,無比震驚。

他剛纔說什麼?滾?

就連六天之上的神宮強者也是露出震驚之色,壓著心中怒火,問道:

“你說什麼?”

楚墨迎雨而立,那一襲長髮以及身軀冇有半點濕潤,冷風吹起那淩亂的銀髮,此刻的楚墨,像是這世間一堵牆,堅固牢靠。

“孤讓你,滾!”

轟!

當楚墨話音剛落,但見蒼穹便有無數霞光傾瀉而下,宛如光柱衝擊般,朝著楚墨身軀狠狠轟去,這一擊,是奔著楚墨的性命而去的。

“找死!”

神宮強者聲音萬分冷漠,出手速度也是極為迅速,根本不給楚墨反應機會。

光道洪流,宛如瀑布,那股勢簡直令人窒息。

“孤,很惜命!”

楚墨望著那道洪流光柱,大手一揮,無數劍道蜂擁而至,凝成一道巨大璀璨長劍,擋在楚墨頭頂,迎上了那道光柱洪流。

哧啦!

一瞬間,兩人的攻擊隔空而碰,場麵極為壯大,讓所有人目瞪口呆,一時冇反應過來。

“不滾,那就死!”

楚墨冰冷地聲音,猶如死神,落在每個人的耳旁,但見從他雙瞳中射出一柄青劍,速度跨越虛空,朝著那神宮強者殺去。

噗嗤!

當青劍閃爍而過時,洪流瞬間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