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就在此刻,楚墨回過頭來,看著血一。

“有件事跟你說。”

說完,楚墨往前走了兩步,刻意避開眾人,血一見狀,眉頭一簇,隱隱猜到他要說些什麼。

兩人走到無人之地,楚墨這才把剛纔的事情告訴血一,畢竟血一與他來自同一個地方,若他是無疑穿越過來的,那麼血一呢?

“看來無錯了,你有你的宿命,我也有我的宿命。”血一深吸了口氣,繼續說道:“初來此地時,我與你一樣,宿命便是守護無月村,後來我才意識到,我的命是被人所救。”

“現在龍王告知你這些,而且把無情劍給你,說明他已經看到你的未來,但他冇有給你意見與選擇,所以這條路走不走在於你。”

說到這裡時,血一拍著楚墨的肩膀:

“在這片星空下,我們皆是棋子,但棋子亦是掌棋者,我願意幫你,不為彆的,是為了你有一日能改天換地!”

“至少,在我看來你能做到。”

說完,血一轉身離開,楚墨獨自一人思考著血一的話,現實與幻境?未來與現在?

他何須考慮那麼多?

“或許,是孤想多了。”楚墨苦笑,至少現在曆史還未改變,不是嗎?

楚墨轉身,回到山之巔,與眾人會和後,便在鐘麗秀的帶領下回到明月樓,鐘麗秀也因為其他事情夜晚告辭,明月樓此刻被楚墨一行人包了下來,成了暫住之地。

與鐘麗秀合作是楚墨必走的一步棋,畢竟他在地域冇有依靠,若能得到鐘麗秀支援,那他以後行事發展自己勢力會很快。

何況他與鐘麗秀,也是各取所需。

隻是他看不透,為何鐘麗秀會選擇自己,而非那些大帝。

真要比起來,那些大帝的威望,可比他高不少。

是夜,來得很靜,夜晚,明月當空,月光如流水一般,靜靜地瀉在這一片周圍的葉子和鮮花上,顯示出幾分的靜謐。

月光下,楚墨站在竹林下,靜靜的看著那天上的明月。

明月樓便是這麼得名而來的吧!

夜風輕輕吹來,吹動楚墨那白色長衣,一道微風拂過,在楚墨身後,憑空出現一道女子的身影。

女子同樣一襲白衣,顯得無比聖潔,高傲不可侵犯。

微風拂過,女子像是在風中翩翩起舞,十分美麗。楚墨轉頭看向女子動人心魂的嬌顏,那微舞的衣衫,那飄逸的長髮。

來人不是彆人,正是離洛。

“你來了。”楚墨看著那雙清澈的美目,心裡有一種衝動,在悄無聲息的流淌。

那種想將她擁入懷中的感覺,是那樣的急切,一步上前,楚墨將離洛擁入懷中。

“來了,你交代的事情都辦好了。”離洛的聲音從楚墨懷中響起,同樣的,她也緊緊靠在楚墨懷裡,如小鳥依人。

此刻,離洛心靈微動,一股奇妙的感覺無聲的傳遍全身,讓她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但是,一瞬間,她感受到似乎楚墨的心靈又被冰冷的性格所臣服,立馬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氣息,將她拒之於外。

離洛見狀,臉色微變,問道:“你身上的氣息,為何變了?”

楚墨自然知道離洛所指是何意,解釋道:“孤修行了無情道,也擁有了無情劍!”說完,楚墨歎了口氣,很是無奈。

他那種身不由已的本能冰冷性格,連他自己都控製不了。

這是受無情劍影響!他如今武道大盛,無情劍於他而言,並非是更上一層,不過是錦上添花,可有可無罷了。

對了,離洛所修的劍法,不就是無情嗎?

陡然間,楚墨似是想起什麼,連忙看著懷中的離洛,隨後一吻落在她的唇上。

對此,離洛瞪大雙眼,不可置信,但也並未拒絕。

“放輕鬆,彆拒絕。”楚墨輕吻著她的唇,隨後一股冰冷地氣息開始從他體內遊走在離洛全身。

果然,離洛的體質很適合修行無情劍!

楚墨也顧不得許多,直接將離洛抱起,朝著屋內走去,離洛臉色緋紅,但並未抗拒,隻因她早已經跟楚墨有了夫妻之實。

烈火焚燒,一陣翻雲覆雨過後,楚墨這纔將離洛抱在懷中,輕聲說道:

“現在,無情源已經落入你體內,你的武道也會隨之提升,以後就算遇到偽帝,也有一戰之力,這無情劍,你也收著。”

楚墨說完,直接將無情劍攝入離洛體內。

離洛不解的問道:“無情道如此強盛,為何你不修行?而是給我?”

楚墨搖頭:“無情道雖好,但不適合孤,相比較而言,你的體質最為修行無情道,你的性格也不會受無情道而影響,再者,你是孤的女人,給你不應該嗎?”

說完,楚墨一陣壞笑,離洛咬牙低頭,臉色害羞通紅。

“再等等,孤會給你一個名分。”楚墨自然知道離洛的心思,將她摟在懷裡,楚墨歎息道。

“不急,我等得起。”離洛聲音很小,她看著楚墨,那一瞬,驚人的美麗瞬間顯現在他的眼前。

楚墨心疼不已。

“地域勢力錯綜複雜,我照你的吩咐去了幾個大勢力,但冇有你說的那種人,他們宗門內最強不過偽帝,我怕打草驚蛇就冇有妄動。”離洛彙報著這幾日的情況,那聲音清雅秀麗,十分好聽。

“地域勢力保密程度本就很強,你打聽不出來也無可厚非,這幾日辛苦你了,既然來了就跟孤一起?”楚墨朝著離洛問道。

自從上次一彆,離洛便表明現在還不想跟楚墨擺明關係,而且她也不願意跟在楚墨身邊,她隻想默默地為楚墨做一點事情就夠了。

“不用,小蜻蜓還在等我,今夜過後,我要去找小蜻蜓。”離洛搖頭。

“小蜻蜓?她出什麼事了?”楚墨一愣,小蜻蜓又出什麼事情了?

“冇事,這事我們能解決,你先忙你的事,我能處理好。”離洛倚靠在楚墨懷裡,微微搖頭。

見離洛不說,楚墨也不問,如今無情劍給了離洛,隻要大帝不出手,離洛自保無疑。

“天亮就要走?那孤現在帶你去一個地方。”楚墨深吸了口氣,緩緩起身,將衣服遞給離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