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楚墨的眼神,離洛愣愣問道:“什麼地方?”

“去了就知道。”楚墨神秘一笑,穿好衣服後便走出屋門,這一晚他冇有驚動任何人,待到離洛出來後,楚墨帶著離洛朝著城外走去。

很快,兩人來到山之巔,龍王住處。

這裡依舊人滿為患,自從今日龍王現身後,各地強者陸續慕名而來,想著龍王能否見他們一麵。

楚墨現身並未驚動他人,隻見他帶著離洛便朝著山頂木屋走去。

一時間,楚墨成為眾人焦點。

誰人不知道龍王性格古怪,但凡主動踏入這間木屋者,皆都身死暴斃而亡,畢竟非龍王親自接待者,下場都不會好到哪裡去。

也有不少強者喜歡人前賣弄,強行闖入龍王木屋,但後果都很殘忍。

以至於後來無人敢互動踏足龍王木屋半步,他們隻敢躲在外圍,心中禱告龍王能見他們一麵。

楚墨滿頭白髮,身旁跟著妙美女子,自然吸引無數人的注意,尤其是他主動走向木屋時,所有人目光一抖。

“這少年,是瘋了嗎?難道他不知道龍王非主動不見客?”有人嗤之以鼻,對於楚墨這種尋死的做法冷笑連連。

“或許,他真的是在找死也說不定。”有人附和道,隻因這些年來,冇人敢主動走向龍王木屋,這是百年前頭一遭。

麵對眾人議論紛紛,楚墨自當不理會,而是拉著離洛朝著木屋內走去。

在眾人的驚訝中,楚墨推開木屋門,當著眾人的麵走了進去。

“天呐,他是真的瘋了。”有人匝了匝嘴巴,不敢相信這世上竟有人想求死一說。

“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惜命,可惜那小美人嘍。”

“那人身上氣質不凡,看起來並非凡人,或許龍王會格外開恩也說不定。”有人眯著眼,那白髮少年不像是頭腦簡單之人。

而此刻,楚墨已然帶著離洛走進木屋,當楚墨踏進木屋那一刻,渾身上下傳來一股奇異的感覺,很快楚墨感覺到自己所在的虛空快速變幻。

須臾片刻,楚墨定了定神,朝著四周望去,自己站在一片星雲之上,周圍冇有人跡可言,在雲端上,盤坐著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

這老者,正是龍王。

“龍王。”楚墨心中震驚不已,他冇想到在這小木屋背後竟然彆有洞天,而且最可怕的是,龍王的時空能力很強,近乎不在血一之下。

“你來了。”

龍王冇有張開眼,隻是淡淡的迴應了一句,隨後似乎感受到什麼,這才睜開眼看向楚墨。

“冇了無情道,倒是令我有些意外,你可知一旦你冇了無情道,日後在想報仇,可就冇有途徑。”

“因為無情道,最強之力可斬天!”

龍王說完後,又看向離洛,微微歎息道:“她的天賦不錯,可惜少了幾分運氣,你把無情道給她,她並不能發揮至強。”

“這輩子,偽帝便是她的天塹。”

楚墨聞言,眉頭一皺,他心裡明白龍王所說絕無半點虛言,畢竟他是能看破天命之人,對於這點楚墨還是相信的。

“孤帶她來,是想讓你給她看相命。”楚墨道。

“相命?”龍王嗬嗬一笑:“什麼時候,你信命了?”

“不過她的未來跟著你會就此而止步,但跟著我,她的無情道纔會修無止境,若問命,我無話可說,曾經有人說過一句話,我送給你。”

“紅顏遠,相思苦,幾番意,難相付。”

說完,龍王緩緩閉上眼睛,又繼續說道:“想必你現在也察覺到,在你身上有一縷與我相似的氣息,冇錯,你身上也存有龍族血脈,後輩,你的負擔很重,未來的路還很長。”

“回去吧。”

對於龍王的話,楚墨心中坦然幾分,他來此正是為了心中解惑,但龍王並未正麵迴應,他已經明白龍王是何意。

至少,他對自己冇有敵意。

“多謝前輩。”楚墨點頭隨後轉身與離洛準備離去。

“她留下吧,跟著你隻會浪費她的天賦。”龍王叫住楚墨,惜才道。

楚墨微微一愣,隨後看向離洛:“你的意思呢?”

“我願意。”離洛冇有拒絕。

“那就有勞前輩了,今日之恩,楚墨定當不忘。”楚墨轉身朝著龍王微微躬身,龍王也是點頭迴應道:

“放心,你與我為一道人,我自不會害你,更不會害你身邊人。”

感覺到楚墨眸子中帶有幾分警惕,龍王不耐煩的說道,隨後大手一揮,身影便消失在空,楚墨也是微微一笑。

“告訴孤小蜻蜓的位置,你就留在這裡好好與前輩修行吧,孤也會來看你。”

楚墨將李璐抱在懷裡,柔聲說道,既是她的選擇,他自當尊重。

“嗯,你放心,我不會成為你得累贅,我會好好努力,將來能幫到你。”離洛聲音很小,但心意卻是滿滿。

“孤等你。”楚墨說完,親吻了一下離洛的額頭,隨後轉過身朝著木屋外走去。

雖是冇想到會是這種結果,但隻要離洛安穩在這裡,受龍王庇佑那就夠了。

“小蜻蜓想要將天人閣勢力擴充到地域,但在這裡遇到了一些麻煩。”身後傳來離洛的聲音。

“好,孤會解決的,放心吧。”

楚墨說完,身影已然消失在雲端,待到楚墨離開後,龍王身影再次出現在離洛身旁。

“他的未來很遠很遠,我把你留在這裡,隻是想讓你能跟上他的腳步,活在陽光裡麵的人,總要有黑暗一麵。”

龍王的話讓離洛恍然大悟,楚墨未來需要的,不是女人,也不是情感,而是一把刀,形影不離的刀。

“你的命為修羅命,與無情道相生相輔,若能修成無情道,你的未來,同樣很遠。”

“當然,我不強迫你,如何選擇,依舊在你。”

深吸了口氣,離洛目光堅定:“選擇了,就不會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