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降雪得到楚墨的命令,當下一劍揮出,劍威直接將幾個地痞流氓給甩出去,畢竟他們隻是常人,哪裡承受得起降雪的攻擊。

一劍之下,已無活口!

前刺史愣愣地看著眼前一幕,內心也是被楚墨的決心所折服,公然敢殺刺史的人,點燃他內心的火苗!

“太子殿下,不畏黑暗勢力!臣願意幫助你解決幽州麻煩!”前刺史跪倒在地上,目光灼灼,語氣也有幾分決然,顯然,他已經下定決心。

“如此,多謝了!”

楚墨深吸了口氣,隨後便讓身後李謹集合金玉堂的人,隨時待命,另外派人通知刺史,明日州府上,他要親自審問幽州之事!

有了前刺史這張牌,楚墨自信,明日州府上,定然能有一番收穫。

然而,另一邊,刺史府內,京都來人!

楚勝麵色陰沉怒拍桌子,板著臉道:“平日我待四弟不薄,如今在這等關鍵時候,他竟然還想在我身上刮一層皮?”

“大皇子殿下,如今您已失勢,四皇子的名聲,相比較而言,在您之上,此次四皇子派人與你,除掉太子楚墨,無非就是想要得到大皇子您支援他當上太子而已!”

來人自然是四皇子派來的人,而幫助大皇子的代價,便是讓其支援四皇子當太子!如若不然,太子將幽州之事告發,大皇子,便永世不得翻身!

刺史自然看出來四皇子之意,當即眼珠一轉,進言道:“如此美事,大皇子答應豈不樂哉?有了四皇子幫助,太子必死無疑!”

此言一出,大皇子眸子瞬間變冷,朝著刺史看去,隻見刺史對其使眼色,大皇子自然不蠢,當下先應付道:“好,本皇子姑且先答應!”

來人微微行禮,嘴角上揚:“識時務者為俊傑!大皇子殿下,奴告退。”

待到四皇子的人走後,楚勝怒不可言,衝著刺史吼道:“你為什麼攔住我?讓我支援四弟當太子,做夢!”

“此言差矣,大皇子,這一切隻是權宜之計,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你今日咬牙答應,明日除掉楚墨,這一切罪名,不都是四皇子背嗎?”刺史說著說著,露出絲絲陰笑來。

聞言。楚勝沉思片刻,便嘴角上揚,哈哈大笑:“刺史果真足智多謀!有此伯樂,天下早晚都是我的!”

“報!太子派人送來口信,明日州府,他將親自審問幽州之事!”門外,下人匆忙跑進來,將這個訊息報告楚勝跟刺史。

刺史不屑一笑,倒了杯酒,遞給楚勝,運籌帷幄道:“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不足為懼!”

“那就看刺史大人的手段了!”楚勝接過酒杯,一飲而下。

……

旦日,州府一早便聚滿了人,當聽說太子殿下前來幽州,並且詢問幽州事宜的時候,這些地方村民紛紛來支援,將州府圍了個水泄不通。

地方小官也是來了不少,明麵上也是支援楚墨,但是暗地裡卻稱楚墨不自量力,眾人紛紛圍靠刺史,眾星捧月般將刺史團團圍住,恭敬萬分。

而刺史對於此事,根本毫不在意,彷彿,本就應該如此般。

倒是坐在正位的楚墨,卻顯得被孤立般,這些官僚隻是上來打個招呼,便跑到刺史跟前,對他,冇有熱情。

楚墨自然看到這個細節,並未多說什麼,而是直接開門見山道:“今日孤召集諸位前來,想必大家也知道,是商量幽州之事,這些年,大家身為幽州父母官,可將幽州治理的很好呐!”

說到這裡的時候,楚墨語氣加重,目光掃視周圍底下群官。

“今日,在這裡,孤要讓你們,主動檢舉,凡是被檢舉之人,情況與檢舉人所言屬實,當場罷官!”

楚墨冷笑,如此計謀,便是讓其內鬥,一旦有人檢舉,楚墨便有理由將其拿下!無論是誰。

可當楚墨一番話過後,底下群官,竟然無一人所動,甚至,那目光還時不時的瞥向刺史,這一幕,足足持續了片刻功夫!

這一幕,楚墨早已想到,幽州百官,沆瀣一氣,無人會站出來檢舉,隨後,楚墨拍了拍手,在其屏風後,隻見前刺史緩緩走出。

當前刺史走出來的時候,所有人目光震驚,太子,這是要拿現任刺史開刀?

刺史自然也看到前刺史刁鬥光,頓時麵色變得難堪起來,昨日,他派去的地痞流氓想要打死刁鬥光,可被楚墨搶先一步所救,看來,這便是楚墨的底牌了!

“刁鬥光,你還敢出現在這裡,大逆不道,來人啊,將其拿下,扔出去!”刺史先發製人,此言,表麵說給眾人所聽,但是何嘗不是在對楚墨宣戰!

楚墨罷了罷手,冷笑道:“刺史大人為何這麼著急將刁鬥光壓出去,莫非是你做賊心虛?”

“太子明鑒,著刁鬥光乃是前刺史,奈何其貪贓枉法,徇私舞弊,濫用私刑,甚至勾結外族等罪名,被大皇子免除刺史一職,在下是怕太子少年熱血,被其蠱惑。”

刺史冷笑,前刺史之罪名,何其之多,而太子偏要以此人為基石,搬到自己?怎麼可能?太子,畢竟年輕!

“可,孤所聽聞,怎麼與刺史大人所言不相符?”楚墨站起身子,朝著門外民村看去,大聲道:“前刺史刁鬥光,為民請願,請大皇子開倉放糧,可被人扣上多種罪名,甚至威脅其家人,導致他家人慘死家中,這一點,你們,可願為刁鬥光作證?”

“對,冇錯!太子殿下,是這樣的,當時參與的人,還有我!”底下,頓時有村民呼應起來。

“對對對,前刺史是個好官啊!”

“前刺史是被誣陷的!他是個好官。”

“……”

底下,無數村民議論紛紛,這些,都被刺史等人聽在眼裡,瞬間,那臉色變得蒼白起來,這太子,今天是真的想定他的罪名啊!

這一幕,刺史無可奈何!

這麼多人證,他如何狡辯?難不成,是幽州百姓集體說謊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