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夜,清涼如水,一縷淡淡寒意直逼楚墨心頭,飯後,他將自己要去京都之事告訴了漁民父女,李大叔心中明白,楚墨必然不是一般人,早晚要離開這裡。

可,李金瑩卻是很驚奇,忙告訴楚墨,自己的夢想便是去京都上學,希望楚墨可以帶她一起去。

楚墨沉吟片刻,便答應這個善良的女孩,李大叔見此也十分高興,叮囑楚墨,去了京都一定要照顧好李金瑩,並且將自己存放多年的盤纏,全都給了楚墨。

儘管盤纏不多,但這畢竟是李大叔的心意,楚墨冇有不接的道理,他已然吩咐刁鬥光,會對李大叔格外照顧,畢竟,這可是他救命恩人。

“京都,孤要回來了!”

楚墨眸子露出幾分凶狠,目視著那漆黑的天空,緊握雙拳,有些帳,該算了!

……

三日後,楚墨便帶著李金瑩直奔京都,而他,為了防止彆人認出他,便易了容,化名莫楚,易容完之後,就連李金瑩都表示,根本認不出楚墨。

楚墨這才放心,一路上,兩人走過很多盤問點,盤問的士兵都隻是裝模作樣,敷衍了事,太子身死,皇帝震怒,所以這纔對京都來人身份,嚴加盤查,若有不符,直接打入大牢。

臨到京都之時,最後一道進城關卡十分嚴格,不僅需要通關文牒,還需要身份證明,甚至將祖宗十八代都盤問一遍才能進城。

“公子,城門口這麼嚴,我們兩個肯定進不去。”李金瑩看著城門那威猛的士兵,心中發怵。

楚墨皺眉,朝著身後看去,遠處,恰巧來了一車商隊,楚墨心生一計,詭笑道:“我有辦法!”

說罷,楚墨拉著李金瑩便朝著商隊走去,給其身後小廝塞了幾個碎銀,便裝嘿嘿笑道:“小哥,我跟我妹妹從鄉下來的,這不,想進城看看京都的繁華,你能不能幫個小忙?”為了防止身份暴露,楚墨還特意將自稱換成我。

那小廝急忙將碎銀收進袖口裡,這幾天混馬車進城的人還真不少,趁此,他還能撈點油水,打了個哈欠,隨意指向身後的馬車,漫不經心道:“坐在後麵吧,等會不要說話,進城之後,自行離開。”

“明白!”楚墨拉著李金瑩便朝著馬車後麵坐上,奈何馬車太小,兩人擠在一塊這在坐下,這倒是讓李金瑩有些臉紅,低頭害羞,她從來冇離一個男人這麼近過。

城門口,士兵果然仔細盤問,當準備盤問楚墨跟李金瑩的時候,前麵那小廝急忙阻止道:“侍衛大哥,他們兩個是我遠方親戚,家鄉發洪水這才逃到京都找我討一口飯吃,您看……”

侍衛似乎跟這小廝熟絡,罷了罷手便讓放行,也冇多問。

楚墨跟李金瑩鬆了口氣。

當商隊進城之後,楚墨跟李金瑩跟那小廝道了聲謝,便匆匆離開,偌大的京都,繁華三千,煙柳畫橋,風簾翠幕,這便是楚國的王都,楚國子民嚮往的地方。

“哇……京都好美啊!人好多啊。”

遠處,市列珠璣,戶盈羅綺,讓李金瑩都看傻眼了,連連驚歎。

一旁的楚墨則是莞爾輕笑,京都雖然繁華美麗,但是在這外表下,卻是刀光劍影。

“你若喜歡,我便帶你逛京都如何?”楚墨朝著身前的李金瑩笑說道,不知為何,看到李金瑩如此開心,他的心情,也很愉悅。

“真的?”

李金瑩喜出望外,那精緻的五官露出笑容,顯得很是迷人。

“走!”楚墨也不墨跡,直接朝著不遠處的街市走去,在這條街市的儘頭,便是一家來福客棧。

此時的天色已然變暗,楚墨不想回東宮驚動其他人,索性住在客棧,避免露餡。

然而,當李金瑩剛出楚墨視線片刻之時,遠處便傳來李金瑩的哭喊聲,楚墨眉頭一皺,急忙跑過去,眼前的一幕,讓他無比憤怒。

隻見一名紈絝公子正戲言調戲李金瑩,雙手還很不老實的搭在李金瑩的頭髮上。

“小妞,鄉下來投親的吧,你可認識本公子?不認識?不認識沒關係,晚上你可不就認識了。”

紈絝公子滿臉色相,周圍,幾個讀書人紛紛阿諛奉承,獻媚道:“此女隻應天上有,偏偏為你落凡塵,龍公子,才子配佳人,天作之合,在下恭喜了!”

“哈哈,李公子街上偶遇如此美人,真是天佑之子啊,**一刻值千金,龍公子,現在就趕緊帶回府中吧!”

身後,數名讀書人紛紛討好這紈絝子弟龍卓言,絲毫不顧此刻一臉恐怖的李金瑩。

“就你這姿色,足夠當我小妾了,走吧,跟本公子回家,來日金銀珠寶,送你何妨。”龍卓言哈哈大笑,一臉得意之色,正要將李金瑩摟在懷裡之時,突然,迎麵一腳,龍卓言隻感覺自己身體飛了出去!

砰!

龍卓言的身體狠狠摔在地上,周圍幾個讀書人還未回過神來,就見楚墨的身影擋在李金瑩的身前,將其牢牢護住,那雙眼睛透著幾分不屑。

“下次再讓我看到你調戲少女,踢的,可不是你肚子,而是你下麵,滾吧!”楚墨冷笑,京都還有這種紈絝子弟,他之前都不知道。

龍卓言怒氣沖天,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一邊用手指著楚墨,一邊捂著胸口道:“臭小子,有種你報上名來,看本公子不弄死你。”

“莫楚!”楚墨冷笑,將李金瑩扶起,舉起另外一拳頭,冰冷道:“廢物,快滾!”

“你你你……”

龍卓言氣急敗壞,臉紅耳赤,但看到楚墨還想要動手打他,怒哼一聲,轉頭撒腿就跑。

“公子,京都的人,都這麼壞嗎?”

李金瑩楚楚動人,她在京都無依無靠,唯一能信任之人,便是楚墨,她的內心,早已對楚墨動情。

沉吟了片刻,楚墨搖頭,輕笑道:“世上有好人也有壞人,等你去了學院,便不會受到這種侮辱了。”

“太子創辦學院,收儘天下求學之人,不分男女,學院裡麵公正無私,乃楚國神聖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