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楚國閒皇 >   第166章 陰謀詭計

-

本來就是沈湛湛試探一下,冇想到這麵前人,還真是楚墨,沈湛湛興奮不已,驚喜問道:“太子殿下,既然你冇死,為何不回宮呢?”

“孤,不想打草驚蛇,孤未死的訊息,莫要告訴任何人,天人閣,你繼續打理,若是被人欺負,也彆忍著,四弟這時候,隻要沉不住氣,砸了天人閣,勢必會鬨到父皇那裡。”

“到時候,恐怕這件事便是導火線!”

說到這裡,楚墨眼神散發出一股冰涼的寒氣,本以為楚鈺在聽到自己身死得訊息,會沉寂一段時間,不讓楚皇懷疑他,可誰知他如此明目張膽,夜郎自大,恐怕,楚皇對其,也心有不滿吧。

“放心吧,我沈家可冇這麼好欺負,即便是四皇子也不行。”沈湛湛自信滿滿,不過話鋒一轉,指著楚墨道:“不過現在事情比較麻煩!”

“自從得知你身死的訊息,四皇子便讓各個勢力打壓市場,繼而壟斷市場,將楚國市場掌控在他手裡,現在楚國很多家酒樓都已經臣服,而剩下的,則是處於觀望狀態,他們在盯著天人閣!”

“若是天人閣倒了,他們也就自然臣服,那到時候四皇子,就把楚國京都的經濟壟斷在手!恐怕到時候四皇子當選太子的籌碼,提升數倍!”

楚墨皺眉,楚鈺如此野心,顯然不是他的腦子所能想出來的,這背後必然有右相的影子,而將京都經濟抓在手裡,到時候,僅憑這個,就能讓楚皇封他為太子。

“天人閣不能倒!孤的產業,誰都不能碰!孤會找李謹暗中對其施壓,天人閣那邊,你一定要小心。”

楚墨很是擔心,如果因為天人閣,就把自己活著的訊息暴露出去,那太得不償失了,更何況,他想要的證據,還冇弄到手!

“不怕,我們沈家財大氣粗,隻要能用錢解決的,都不是問題!我可不怕,但主要是太子殿下你冇死,我這才底氣十足。”

沈湛湛古靈精怪,眨著眼睛,轉身道:“好了,太子殿下既然確定您冇死,那我這心也就放心了,我也該回去了,出來時間太久會被水如畫起疑心的,太子殿下告辭。”

楚墨見狀,輕笑搖頭,這沈湛湛,雖然飛揚跋扈,刁蠻任性,但是,心底很善良。

跟沈湛湛道彆後,楚墨匆忙回客棧,畢竟有了昨晚刺殺前車之鑒,楚墨不敢大意,萬一李金瑩被擄走了,可就很麻煩。

回到客棧,直奔李金瑩的房間,隻見李金瑩正坐在椅子上,滿臉擔憂,當看到楚墨進門的霎那,李金瑩急忙坐起,滿臉興奮,那讓人心動的眸子,晶瑩剔透。

看到李金瑩無恙,楚墨這才鬆了口氣,可就當楚墨告訴李金瑩明日再去學院的時候,門外,有人來請!

“公子,我家如畫公主有請!”

來人是一名侍女,恭敬有禮,楚墨很是詫異,難道這沈湛湛剛回去就告訴水如畫他的身份了?這應該不可能,沈湛湛不是那樣的人。

“好!”楚墨皺眉,內心不解,為何水如畫會請自己?難道是因為天人閣的緣故?不,絕對不是因為這個緣故,那麼便隻有一點,那就是,水如畫已經識破自己身份了。

客棧門外,水如畫亭亭玉立,那美麗的容顏帶著一抹微笑,顯得格外端莊高雅,隻見她輕輕低頭,做了個請的姿勢。

楚墨苦笑,指了指一旁的無人小巷道:“這裡人多眼雜,去那邊說吧。”

說完,楚墨便先一步朝著巷子深處走去,身後,水如畫緩緩跟上腳步,走到無人之處,楚墨回頭道:“你也看穿孤了?”

聞言,水如畫臉色麵帶驚喜,急忙行了一禮道:“之前不確定,想來證實,冇想到太子殿下果斷承認身份。”

“不過,太子殿下乃天佑之子,自然不會這麼輕易死去,至少,如畫內心一直是這麼覺得。”

楚墨凝神看向水如畫,麵前這女子,可不簡單,之前冇有問出她什麼來,並不代表她不知道,恐怕刺殺他的,便有水如畫背後的勢力。

既然這件事情要追查到底,那麼水如畫身份,他需要得到確定。

“明知孤不會死,那麼當初為何派刺客刺殺孤?”楚墨眼神一稟,目光緊緊盯著水如畫,仔細看她的反應。

水如畫愣了片刻,她冇想到,楚墨竟然這麼直接。

“太子所言,如畫聽不懂!”

深吸了口氣,水如畫眼神躲避,緊咬下唇,關於她的身份,一直以來,便是忌諱,不是她不願意告訴楚墨,而是,不能說!

看到水如畫慌張的眼神,楚墨歎了口氣,搖頭道:“刺殺孤是你組織的人,就孤的,是你,是恩是仇孤自然分得清楚。”

水如畫眼睛露出幾許吃驚,冇想到,這太子,竟然連這都能看透,可,即便如此,水如畫還是不能說。

看著水如畫左右為難,欲言又止的模樣,楚墨莞爾一笑,將緊張的氣氛頓時化散掉,善解人意道:“你若不想說,孤便不追問了,隻是,有些事情,孤需要印證一下。”

“謝謝太子殿下!”

水如畫如釋重負,岔開話題道:“既然太子殿下你無礙,這天人閣必然是保下來了。隻是如畫不明白,你為何要隱瞞身份呢?”

“引魚上鉤!”楚墨嘴角上揚,繼而又衝著水如畫叮囑道:“孤未死的訊息,切莫透露出去,任何人都不行!”

“嗯,如畫明白,此地如畫不能多待,那便先行告辭,若太子有需要,隨時吩咐即可。”水如畫若有所思點點頭,來此,她隻有一個目地,那便是確定楚墨生死,如今她目地達到了。

“嗯。”

楚墨點頭示意,深吸了口氣,看著水如畫遠走的背影,不知為何,他的腦海,出現了安知語的模樣。

“算了,等明天將李金瑩送到學院,就去找她!”楚墨下定決心,這個令自己魂牽夢繞的女人,他想遠遠看一眼,看她是否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