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楚國閒皇 >   第167章 李謹出手

-

旦日一早,楚墨便帶著李金瑩朝著學院方向走去,圓這個善良美麗女孩一個夢想。

“公子,學院不是不要我們嗎?我們這要是再去的話,豈不是……”李金瑩欲言又止,其話中之意,楚墨還是清楚的。

哈哈一笑,楚墨自信滿滿道:“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更何況,今日不同於昨日,放心吧,一切都有孤在。”

李金瑩點頭道:“好,我都聽公子的!”

說話間,兩人便走到學院門口,當看到楚墨跟李金瑩再次出現的時候,不少眼尖的人紛紛對楚墨指指點點,還有不少學員紛紛跑到招辦處,議論紛紛。

“呦!你們兩個還敢來這?既然來了,那便新仇舊恨一起算!”

就在此時,龍卓言緩緩從招生台走出來,那眸子中閃爍著幾分陰狠,在其身後,則是跟著四五個六境侍衛,威猛高大,凶神惡煞,讓人不敢逼近其身旁。

“我們來,隻不過是求學,上次多有冒犯。是我不對,然而冤家宜解不宜結,此事到此為止,如何?”

楚墨微微低頭,眼神閃過一抹鋒芒。

“哎呦,現在知道認錯了?晚了!今天美人我要,你更要死!”

龍卓言眸子瞪大,隻要想起昨天所受的屈辱,便滿腔怒火,他身為紈絝,何時受到過這等侮辱?就算是皇子,也要給他幾分薄麵。

“你難道冇被你爹揍過?隻是踹了一腳而已,何必計較。”楚墨不嫌事大,直接調侃龍卓言,恨不得將其怒火全部激發出來。

而龍卓言果然被楚墨這般刺激,頓時頭腦發熱,怒吼道:“殺了他,快!讓他變成一具屍體!本公子不想再聽到他說話。”

身後,那幾名六境壯漢疾步而行,眨眼間便將楚墨跟李金瑩團團圍住,身上的殺意蔓延出來,嚇得李金瑩直接往楚墨背後靠去,她哪見過這等場麵。

“小子,給你一個機會,跪下來求我,把你身邊那美女送於我一晚,或許我會大發慈悲放過你,否則,我不介意在學院門口見血!”

龍卓言飛揚跋扈,看到此時楚墨插翅難逃,頓時囂張得意,開始威脅楚墨,說罷,那幾人便要開始動手抓楚墨。

可是下一秒,一股陰風憑空吹過,隻聽空中傳來道道慘叫聲,緊接著,便是什麼重物狠狠摔在地上般的沉悶聲!

眾人目光跟不上那股陰風,隻覺得麵前有道殘影忽閃而過,那幾名六境高手便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等眾人回過神來,在楚墨的麵前,站著一名身穿下人服飾的老頭,頭髮花白,眼神炯炯有神,正陰森地盯著龍卓言。

此人正是李謹,他隻是奉楚墨之命而已,至於楚墨,這一幕,便是他設計的。

龍卓言感覺就像是被鷹頂上一般,毛骨悚然,大氣都不敢喘,與之前囂張的模樣,形成鮮明對比,不過,他還是聳著膽子,叫囂道:“你是何人,敢在皇家學院門前撒野,你知不知道,我爹是囂張……”

砰!

龍卓言眼眶充血,仰天怒嚎,痛苦萬分,雙手緊握下麵,一灘紅色的鮮血順著他的腿流了出來,所有人都明白,龍卓言,廢了!

李謹得到楚墨授意,廢掉龍卓言,若校長敢出來,便將事情鬨大,校長自然忍氣吞聲,因為他不敢!

“校長……校長……”

潛在此時,從內院走出一名年過六旬老人,眼神驚呆,愣愣在站原地,呆若木雞。

有人驚慌失措,龍卓言被廢,這以後,龍家便斷子絕孫了。

“校長……”

不少學員走到校長跟前,將他攙扶著,生怕他一個踉蹌便摔倒在地。

“兒……兒……”

校長痛苦嘶喊,隨後那臉突然變得冰冷起來,衝著李謹壓低聲音,嘶吼道:“太子舊部,便如此卑鄙嗎?”

李謹冷笑,不屑一顧,目光瞥了龍卓言,漫不經心道:“皇家學院畢竟是太子殿下一手創辦,今日見此不平之事,當然出手相管,倘若還有下次,就給你兒子收屍吧。”

“你若不服,儘管來找老奴尋仇,若敢私自報複學員,這件事,楚皇便會知道!孰輕孰重,你自己拿捏。”

李謹說完,便轉頭就走,彷彿隻是真如他所說,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然而那龍校長怒不可遏,但絲毫不敢妄為,這口氣,不忍又能如何?他本就是四皇子的棋子,若是鬨到楚皇那裡,亂了四皇子計劃,他全家,都不夠殺的。

“言兒……”

龍校長咬牙切齒,顫抖著身體走到龍卓言的跟前,閉上眼睛,不語。

“龍校長,那入院之事?”楚墨火上澆油,巴不得把事情鬨大,而龍校長回過頭來,怒目盯著楚墨,許久,這才啟齒。

“收!”

楚墨哈哈笑起來,連忙帶著李金瑩朝著報名台走去。

報名程式並不繁瑣,等到楚墨將李金瑩全部安排好之時,這纔對其告彆,李金瑩戀戀不捨,楚墨安慰若有時間,他會常來學院看她的。

待到從學院離開,楚墨便來到安府門前的茶樓,他的心中,終究掛念著安知語,久久不能忘懷。

茶樓裡,三三兩兩的客人進進出出,門口,正巧看到安知語被劉子安糾纏著,安知語毫無興趣,顯得悶悶不樂,甚至還帶著幾分厭煩。

“語兒,那楚墨已經死了,你又何必自欺欺人,難道我就這麼差,不如他嗎?”劉子安擋在安知語的麵前,極力勸說道。

安知語默不作聲,低頭一言不發,對劉子安毫無興趣。

“論才華,京城誰比得上我劉子安?論相貌,我劉子安也是在京都排名靠前,我不明白,你為何對我如此冷漠?”

劉子安氣急敗壞,正要繼續想要證明什麼的時候,突然,在其背後傳來一道諷刺聲。

“這位兄台,你這話可就錯了,論才華,我莫楚自認京都第一,無人能及,論相貌,更是完敗於你,兄台何來的勇氣敢於這麼自誇?”

說話之人正是楚墨,目地便是替安知語解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