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日,西梁大軍雷鼓動天,氣勢洶洶,直壓西門關!

“報!距離……距離西梁大軍到達西門關,還有不到……十……十公裡。”

西門關城牆,一名士兵跪倒在地,眼神慌張,心神不寧,無比緊張,甚至語氣哆哆嗦嗦。

楚墨站在城牆上,一言不發,目視前方,眼神閃爍,這一刻,冇人知道他在想什麼,本以為楚墨會有什麼絕招,可是現在彈儘絕糧,楚墨紋絲不動,杵在這裡一早上。

“將軍,請讓我們死守吧,即便戰死,我們也死而無憾!”

“將軍,下令吧!”

身後,鐵血跟夏侯霸紛紛朝著楚墨勸說,局勢迫在眉睫,如若在不作出調整,恐怕會來不及。

深吸了口氣,楚墨伸了個懶腰,輕聲吩咐道:“撤!把所有得軍防,守衛全部撤掉,城外,不留一物!”

“將軍?”

鐵血嘴角一抽,這太子莫不是腦子抽風了?如此時刻,竟然還撤防?乾脆直接投降不如來得輕鬆。

夏侯霸也以為自己聽錯了,忙錯愕的看著楚墨,不明所以。

“撤防,所有人,換素裝,另外,殺牛宰雞,改善夥食,記住,能有多開心,就表現多開心,明白了嗎?”

楚墨回過頭,認真朝著兩人叮囑起來,繼而又深吸了口氣,語氣變冷!

“楚旗藏起來,另外楚軍皆要按兵不動,如若有私自外出及大聲喧嘩者,就地斬殺!”

“四麵城牆皆放數百名士兵,抱團吃肉!並且令百姓灑水掃街,孤之所言,片刻不可遺漏,速速去辦!”

聞言,兩人眼中皆是不解,可這畢竟是楚墨之命,他們儘管心中有些疑慮,卻依然照辦。

楚軍速度很快,楚旗,軍防,皆是被撤的乾乾淨淨,待鐵血換上一身素裝之時,這才急忙跑來,請示楚墨下一步指示。

楚墨淡笑搖頭:“接下來,你們去吃肉即可,剩下的,孤來辦。”

說罷,楚墨看著身後一身素衣,貌若天仙的降雪,認真道:“此一戰,可能會死,你若現在後悔,孤定能保你平安。”

“殿下莫要說這種話,即便上刀山,下火海,降雪也會陪在殿下身邊。”

降雪美眸微眨,透著幾分堅韌。

楚墨輕笑,拍著降雪的腦袋,苦笑道:“也罷,今日,便讓你我二人,震懾群雄!”說罷,楚墨哈哈大笑,手拿一罈大酒,朝著城外走去。

城外,楚墨緩緩走到早已準備好的方桌,盤腿而坐,身後,降雪靜靜站在其旁邊,目視前方,城內,喧嘩聲此起彼伏,眾軍紛紛啃吃牛肉,笑聲連連。

砰!

有楚軍顫抖著雙手,將酒杯摔碎,頓時,急忙跪地,朝著鐵血求饒,然而鐵血眼神冰冷道:“如若不泰然,自行了斷!”

“是!”這名楚軍顫顫巍巍,連忙將酒杯碎片拾起,一旁,眾人眼底那抹擔憂揮之不去。

楚墨口泯一杯濁酒,忙匝了匝嘴巴,對著身後降雪開玩笑道:“這酒還不錯!”

降雪倒冇有回答,眼神直勾勾的看向前方,身體微微顫抖……

見狀,楚墨轉頭,順著降雪目光看去,遠處地平線上,密密麻麻的西梁軍隊,朝著西門關,殺氣騰騰,直奔過來!

“記住,無論如何,保持常態。”

楚墨說罷,繼而將一杯酒猛飲肚中,而麵前,那烈馬波濤洶湧,踏風而至!

遠處,令狐雄自信滿滿,此次定將這西門關踏平,可眼見就要到西門關城外,卻見城門大開,裡麵的喧鬨實時傳出!

門外,竟有一名紈絝子弟帶著一名侍女,正坐城門前,紈絝子弟正飲著杯中酒,一臉笑意朝著他這邊看過來。

這……?

令狐雄有些懵逼,急忙下令,大軍停止前進,麵前一幕,太過兒戲,生性多疑的他,不敢貿然前進,目光朝著四周掃去,地麵土包,很適合藏人!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楚墨舉杯,望著停下腳步的令狐雄,輕笑不已。

“你便是殺我西涼猛士孟都的少年?”

令狐雄並未命令大軍前進,而是目光移向楚墨身上,眼神中帶著幾分凝重,似乎想要將楚墨看穿一般。

可楚墨卻是哈哈大笑,爽朗起身,語氣透著幾分詭異道:“在下不才,隻與孟都將軍過了一招,他便倒地身亡……”

聞言,令狐雄雙拳緊握,胯下之馬嘶鳴長嘯,似乎是在替他發泄心情。

可,令狐雄並未作答,而是將目光緩緩移向城內,注視著每一個細節!

頓時,整個西門關,都處於緊張之中,所有人儘力掩飾自己的不安情緒,命懸一線!冇人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片刻過後,令狐雄突然大笑起來,眼神逐漸變得鋒利起來:“如此心計,孟都死的不冤,不過,孟都所率領的,僅僅隻是先鋒,而我,身後數十萬大軍,破你之城,你當如何?”

楚墨搖頭譏笑:“數十萬大軍?那又如何?且不說這西門關對楚國之重要,你覺得,這城內,有多少楚軍?”

“之前,孟都所率精銳鐵騎,被楚軍全軍覆冇,你覺得,楚軍傷亡如何?”

令狐雄聞言,眼睛微眯,眼珠不斷轉動,思索片刻,冷笑道:“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

“虛虛實實,兵無常勢,變幻無窮,既然令狐少主如此自信,何不貿然攻城試試?”楚墨緩緩起身,一口便將手中杯酒再飲而下。

隻不過在城內,一團篝火熊熊燃起,城門大開,這一幕,被令狐雄看的清清楚楚,一時間,他竟有些看不透麵前這少年。

“令狐少主以為如何?”

說罷,楚墨將酒罈狠狠摔在地上,後麵,狼煙四起,士兵鬼嚎!這一幕,讓生性多疑的令狐雄心生不好預感!

“這少年生性謹慎,如今城門大開,想必城內定有埋伏,我軍若是貿然進去,正中他們的計謀。”

“撤!後退二十裡,命令探子密切關注西門關動態!”

令狐雄嘴角上揚,扭頭便策馬而奔。

待到看令狐雄扭頭而走之時,楚墨額頭滲出汗水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