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不依不饒地司馬家主,楚墨努力保持平靜,佯裝出一副霸道模樣,盯向司馬家主。

“我兩名隨從自當回去處理緊急軍務,這一點,本將軍不需作任何解釋!”

“但,司馬家主若是不信,可將家仆喚來,一問究竟,是否看到我兩名隨從早已出府。”

“司馬家主以為如何?”

楚墨嘴角勾勒出絲絲冷笑來,既然司馬家主不敢得罪權勢,那麼就讓他在賭一把,以司馬家主這種精明之人,自然明白楚墨所說之意。

若司馬家主膽敢叫來家仆,勢必不給楚墨麵子,這也是間接得罪,若他不想與楚墨結仇,自然不會招來家仆。

頓時,周圍氣氛陡然變冷許多。

“龍將軍說笑了,將軍何等身份,怎會做出這等偷雞摸狗之事,老夫自當是相信龍將軍的!”

司馬家主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將這氣氛頓時活躍起來,即便是龍將軍所為,他將其抓住又能如何?何不賣其麵子,結交善緣。

看著司馬家主得態度,楚墨內心長長舒了口氣,看來自己賭贏了,這司馬家主,不敢賭!

與其說不敢賭,倒不如說不敢得罪楚墨,隻因為這個將軍身份,將軍之下,便是軍隊,倘若司馬家主真的得罪將軍,難免會招來滅門之災,畢竟,楚**隊,不同於彆的國家!

軍隊扮做山賊洗劫富豪,那是常有的事情,所以說,司馬家主即便懷疑楚墨,但不敢說明,隻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哼!司馬家主莫要在本將軍身上耽誤時間,還是去追查那夥盜賊下落吧。”楚墨輕聲冷哼,麵帶不悅,想要以此來鎮住司馬家主。

看到楚墨如此態度,司馬家主連忙道是,便轉身挪到下一個目標身上。

至於楚墨,則是鬆了口氣,眼看著逃過這一劫,可是,令楚墨冇想到的是,門外,卻傳來霸道無比地聲音,讓楚墨剛喝進去的酒,直奔噴灑出來。

“禦林軍抓人,無關者,通通閃開!”

“此宅,誰是管事的,出來!”

話音剛落,隻見數百名禦林軍匆匆跑進來,將整個後園給團團圍起來,隻見一名高大威武的禦林軍統領麵帶不善,目光一一掃過眾人。

“老夫乃是司馬家主,請問……”

司馬光明急忙被兩人攙扶上前,低頭哈腰,同時,眸子那不解跟卑微,十分濃烈,眾人也都紛紛不解,這禦林軍,怎會跑到這裡來抓人?

至於楚墨眼神一冷,這些禦林軍氣勢洶洶,明顯來者不善,更何況,禦林軍乃楚皇親屬衛隊,冇有他的命令,任何人無權調動,至於這名統領,楚墨再熟悉不過,正是那蕭統領!

“奉旨抓前太子楚墨,司馬家主可曾見過前太子?”

蕭統領不威而怒,渾身一股寒意逼迫地司馬家主抬不起頭來。

司馬家主聞言一愣,前太子楚墨?那跟他司馬家有何關係?當即心中不免一陣驚訝,及忙搖頭否認道:“統領大人,我司馬家向來恪儘職守,怎會與太子有所勾結,望明察。”

不光是司馬家主,就連身後那些楚國地方官員也都眸子一滯,前太子楚墨?前幾日聽聞他智勇雙全,在京都鬨出滿城風雨,如今,卻淪為階下囚?

“哼,諒你也不敢私藏反賊,讓開!”

蕭統領雖說隻是一介統領,但畢竟是楚皇身前侍衛,更何況,蕭統領手握禦林軍大半人馬,即便右相都要給其幾分薄麵,更何況這還不入流的司馬家,根本不將其放在眼裡。

隻見蕭統領越過司馬家主的身子,往前走了兩步,目光頓時朝著遠處隱蔽一桌盯去,嘴角微微上揚。

“殿下,多日不見,彆來無恙。”

蕭統領微微躬身,對於楚墨,他內心還算有幾分敬佩,但是皇命在身,即便他是前太子,又如何?

楚墨自知今日在劫難逃,當看到蕭統領之時,楚墨便明白,自己的行蹤被楚皇察覺了,而且,竟然派遣蕭統領前來捉拿自己,今日,他無論如何也逃不掉。

身旁的降雪則是緊咬牙關,俏臉微變,雙拳緊握,隻要戰鬥起來,她即便身死,也會保護楚墨!

“冇想到,父皇竟派你前來捉拿孤,怕是想將孤趕儘殺絕吧!”楚墨自嘲一笑,心寒萬分,即便他淪為天涯人,楚皇依舊不想放過他。

“殿下說笑了,楚皇在京都一直擔心殿下,就連近日殿下以江洋大盜曉組織為名,對富家進行盜竊,楚皇也是一清二楚。”

蕭統領不慌不忙,將楚墨是江洋大盜一事當眾揭穿。

而在場所有人都傻了眼,包括司馬家主在內,他們冇想到,這龍陽將軍,便是楚國太子,哦不,前太子!那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有著天選之子稱號的楚墨!

他們更冇想到的是,這江洋大盜,竟然是太子楚墨!

“朝廷**,貪官勾結,蕭統領,你看這司馬家,可否勝過京都皇宮?門內如天堂,門外如地獄,孤隻是想劫富濟貧,難道有錯嗎?”

楚墨質問,他並冇有遮掩,而是大方承認。

蕭統領眸子不為所動,像是冇聽到楚墨所說一般,而是直接拿出聖旨,冷笑道:“殿下,我隻是奉命辦事,殿下叛逃,盜竊,等等罪行,楚皇列的一清二楚,所以,殿下,您還是束手就擒吧。”

“當真可笑!如若孤今日真得束手就擒,隻怕還冇回到京都,便已身首異處了,楚皇既然如此無情,那便休怪孤無禮了。”

楚墨眼神越發冰冷起來,朝廷如今被右相把持,根深蒂固,他若跟禦林軍走,恐怕不出鳳凰城,便會被右相派人秘密謀殺,在偽造成他畏罪自殺假象,即便楚皇知道真相,又能如何?

“降雪!”

楚墨大喊一聲,頓時,隻見降雪緩步走到楚墨身前,飄然身姿舞動手中長劍,長裙隨風而擺顯得格外清新脫俗。

不過,其身上卻是帶著濃濃的殺意,不管麵前是誰,隻要敢傷害楚墨,那她便會拚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