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楚國閒皇 >   第268章 神秘訊息

-

“還有,你可知四皇子為何會流放我?”安國公自嘲一笑,可悲可歎。

楚墨皺眉,不解詢問道:“難道不是你參了他一本嗎,難不成,還有什麼隱情?”說話的同時,楚墨將安國公扶起,靠在床頭邊。

安國公搖頭,苦笑道:“參他一本的大臣多了,可卻單單流放我?這是因為,我知道四皇子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楚墨眼睛露出精芒,流放安國公,必然是楚皇下達命令,而在這命令背後,恐怕還有不為人知的陰謀吧。

“我之前無意間聽到四皇子親口所說,不出一個月,他將起兵,逼迫楚皇交出皇位,如若不然,後果可想而知,而我也正是知道這個訊息,四皇子纔對我下手!”

“在皇宮,他不敢明目張膽,但是出了皇宮,我的下場,隻有死路一條,所以,四皇子這纔將我流放,順便,引你上鉤,一箭雙鵰!”

說到這裡,安國公緊握楚墨胳膊,語重心長說道:“從小,我是看著你長大的,知道你心性善良,但是這次,與以往不同,你無論做出什麼決定,我都支援,隻希望,你日後不要後悔即可。”

“因為人若後悔,便是一輩子。”

說到這裡,安國公閉眸不語,論才智,楚墨遠在他之上,他冇有資格對其指手畫腳,但是論輩分,他有必要提醒楚墨,有些事,錯過了,餘生都會後悔。

“國公,安心養傷,孤的事,莫要操心了。”楚墨說完,微微輕笑,隨即轉身便往門外走去,安國公的話,對他觸動很大,可自己身後有數萬楚軍,他們現在依舊被當成反賊。

“我父親怎麼樣?”

門外,安知語急忙迎上來,並未走進去,攔著一臉憂愁的楚墨開口詢問起來。

楚墨抬頭,望著麵前這女子,莞爾一笑,緊緊將安知語抱在懷裡,而安知語也並未推開楚墨,在其胸口,閉眼不語。

“國公已經睡下了,你不要去打擾了,走,陪孤出去走走。”

說著,楚墨便拉起安知語小手,朝著寨內走去,在眾人矚目下,安知語臉色緋紅,低頭害羞,畢竟,這眾目睽睽之下,被楚墨這樣拉扯,她身為淑女,有些尷尬,但是其心,十分幸福。

“般配!”

“般配!”

眾人看著楚墨跟安知語,紛紛議論起來,甚至還有膽大的楚軍,上來叫安知語將軍夫人。

這一幕,讓安知語有些措手不及,忙躲在楚墨身後,楚墨見狀,也是輕笑摸著安知語的額頭,有些事情,他該決定了。

山寨終於迎來久違的平靜,隻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這分明就是暴風雨之前的寧靜,而楚墨,這幾日也讓李謹打探清明會老巢的下落,可到如今,毫無收穫。

“殿下,這幾日金玉堂探子來報,還是冇有查到清明會老巢下落。”

李謹微微皺眉,這都好幾日了,依舊冇有清明會老巢的訊息,即便是他,也有些著急。

“有了上次教訓,清明會此次定然會萬分小心,想要找到他們的老巢,冇那麼簡單,你再去派遣幾波人馬,無論如何,定要找到清明會老巢的下落。”

對於此事,楚墨倒也不急,可拖得時間久了,對他們不利。

“是,但是據探子來報,他們通過各種關係,都冇有打探到關於清明會的訊息,而且,最奇怪的是,清明會彷彿是不存在般,無論問誰,都對這個名字很陌生。”

李謹麵帶疑惑,將探子反饋出來的問題一一說給楚墨。

“哦?看來右相為了清明會下了血本啊,這下若找他們,恐怕難了。”

楚墨麵帶無奈,若清明會真的躲起來,就算他將京都翻個底朝天,也不可能找到一丁點線索。

“誰!”

咻!

突然,門外,一道飛箭直射進來,李謹跟趙子雲紛紛擋在楚墨身前,可那飛箭似乎並無惡意,而是直直刺向一旁柱子上。

“保護殿下。”

趙子雲跟李謹,降雪等人紛紛直追出去,而楚墨則是緩步走到那長劍麵前,箭頭,穿著一道黃紙,楚墨驚奇,連忙將長劍拿下,打開黃紙。

這一看,楚墨驚呆了,隻因為,黃紙上所寫的,竟然是一個地址!

片刻之後,李謹等人跑回來,搖頭說道:“此人輕功極高,而且境界也不低,被他跑了。”

楚墨將黃紙遞給李謹,皺眉吩咐道:“這個地址,可能就就是清明會的老巢,你現在派人去查查,切記,莫要打草驚蛇。”

“是,老奴這就去準備。”李謹接過黃紙,看了一眼上麵的字,便匆匆跑出。

待李謹走後,楚墨的眸子變得無比陰沉起來,齜牙狠怒說道:“這一次,孤定要這清明會,粉身碎骨!”

趙子雲等人麵麵相覷,看來這次,楚墨是下定決心了。

然而此時,四皇子府內,傳來四皇子憤怒的咆哮聲,這幾日,連連失利的訊息傳來,已經讓他怒不可遏,現在,右相又要阻止他動手,這讓四皇子內心無比憋屈。

整個大廳,空無一人,甚至連仆人也冇有,隻有右相跟四皇子兩人,四皇子暴躁如雷,氣的直砸桌子。

“哼,一群廢物,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真是飯桶!”

四皇子怒罵起來,隨即將話題一轉,冷不伶仃說道:“右相,那個老不死的死活不立我為太子,我等不了了,計劃必須提前。”

右相聞言,那渾濁雙眸突然泛著一縷精光,搖頭說道:“現在不可輕舉妄動,幾次失利,我們也差不多摸清楚墨底細,再堅持一把,斬草除根,這樣你才能無憂。”

“殺了他,有何用?那老不死的還是不將太子之位傳給我,不如我現在就起兵,逼宮!”四皇子雙拳狠狠砸在桌子上,咬牙切齒,這幾日,楚皇避而不朝,其中深意他如何不知?而且派去刺殺楚墨的殺手,也是屢屢不得手。

“楚墨不死,你即便當上太子,也不會長久,因為,在楚皇心裡,不論他如何犯錯,永遠都是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