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頂處,老頭眯著眼,看著眼前一人一狐滑稽奔跑,忍不住笑出聲來。

天色漸黑,楚墨一屁股坐到雪地上,呼哧喘著粗氣,全身累的不想動彈,遠處,那雪狐回頭看著楚墨,雙蹄放在嘴邊彷彿是在嘲笑楚墨,十分可愛。

“徒兒啊,如何?”

就在此時,身後,傳來老頭的聲音,轉頭看去,隻見老頭不知道從何處弄來一隻大雞腿,正啃的津津有味。

楚墨嚥了口唾沫,搖頭說道:“若不用武學,孤根本抓不到雪狐,這太難了。”

“難?嗬嗬!”

老頭輕笑搖頭,繼而,隻見其身影快速移動,眨眼的功夫便出現在雪狐麵前,雪狐大驚失色,掉頭就跑!

再一次,老頭的身影出現在雪狐麵前,雪狐彷彿受到驚嚇般,再次朝著四麵八方跑去,可是雪狐每次掉頭逃跑之時,卻都被老頭搶先一步,堵住去路。

麵前這一幕,深深看呆了楚墨,他能感覺到,老頭全身並無武學波動,甚至,他能清楚的看到,老頭的雙腿在跑,說明,這是他本能的速度。

“師父……你……你是怎麼辦到的。”楚墨站起身子,吃驚不已。

老頭聞言不語,拿起手中的大雞腿開始吧唧吧唧啃起來,雪狐見狀,咻的一聲,便消失在雪地不見蹤影。

“在這世間,冇有速度可言,今晚月亮雖不大,但卻夠用,閉眸凝月,月亮會告訴你一切。”老頭並未說明,而是繼續躺在一邊,打了個飽嗝,呼呼大睡起來。

“閉眸凝月?”

楚墨響起昨晚老頭的一席話,隨即坐下身子,俯視月光,那一刻,他拋去心中雜念,直對月光,彷彿他隔絕天下,世間唯他一人。

“這是……人體感官?精氣神?”

楚墨清楚的發現,自己竟然可以感受到月光的冷度,打在自己的臉麵上,讓自己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彷彿,月亮近在咫尺,觸手可碰。

輕微晃動,楚墨將這種感覺再次放大,不斷的落到自己的周圍,那一刻,他驚呆了!

“這……這是……?”

他看到了萬物在沉睡,同時又在生長,雖說生長速度極為緩慢,但是這個過程,他看的一清二楚!

“那是,那是……雪?”

楚墨驚呆了,在他的周圍,天空零碎飄落著幾片雪花,楚墨將他們的棱角看的清清楚楚,包括他們的降落軌跡,那一刻,他的身影突然動了!

當雪花快要落地時,他的手掌伸出,輕而易舉接住了這片雪花,精準無誤。

世界,彷彿在他的感受中,變慢了不少。

一旁,老頭緩緩睜開雙眼,嘴角露出輕笑,繼而又緊閉雙眼,打起呼嚕。

“孤……孤……”

楚墨激動的連話都說不出來,急忙睜大雙眼,麵前一切未變,而自己坐的位置依舊是老頭身旁,自己也從未站起,剛纔那一切,彷彿是夢境。

但是手中那還未消融的一片雪花,靜靜地躺在楚墨手中,還有自己身後的那道道腳印,像是訴說著剛纔那一切,並非是夢境。

楚墨忙瞪大雙眼,有些不可置信,這亦夢亦真之事,太過離譜,楚墨急忙緊閉雙眼,凝目望月,這一閉眼,楚墨便再也冇有睜開,因為他能感覺到,在自己周圍,有一股靈力不斷的環繞自己,滋潤自己,這種感覺,讓他很舒服。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早晨,楚墨這才緩緩睜開雙眼,入眼的卻是老頭那張嘻哈臉龐,隻見老頭將酒壺遞到楚墨麵前。

“來喝一口,神清氣爽。”

楚墨見狀,將酒壺接過,一口飲下,烈酒穿腸過,火辣辣的感覺瞬間湧上心頭,楚墨臉上將酒壺交還給老頭,正要把昨晚之事說給他聽,卻被老頭給打斷。

“今日,午時之前,老頭希望你能將雪狐抓住。”老頭一把搶過酒壺,豪飲而下,轉身就走,不再理會楚墨。

“師父,不用,片刻功夫,孤就能將它抓住。”

楚墨自信滿滿,將目光移向遠處,隻見在不遠處,雪狐正高傲的抬起頭顱,目光之中帶著挑釁跟不屑,搖著尾巴盯著楚墨雙眼。

“讓你囂張,今日孤便將你抓起來。”楚墨嘴角上揚,露出幾分詭笑,繼而雙目緊閉起來,那一刻,在自己周圍,一切都彷彿變慢了。

麵前的雪狐,一舉一動在楚墨眼中變得那麼遲鈍,雪狐似乎感覺到有異樣,正要準備反向逃跑,可就在眨眼之間,楚墨疾步跑到雪狐麵前,猛然睜大雙眼。

雪狐瞪大雙眸,儘是吃驚,緊接著雪狐調轉方向,想要奪路而逃,可下一秒,楚墨的身影再次出現在雪狐麵前,與之昨天老頭的動作如出一轍。

嘰嘰喳喳!

雪狐慌亂了神,顯然冇想到麵前這少年竟如此可怕,當即齜牙咧嘴,身體往右邊晃去,但這是一個假動作,當它身體晃動之時,它的方向猛然朝著左邊奔去。

“天真!”

楚墨嘴角露出笑容,在他的感官世界中,彷彿雪狐得一舉一動,儘在他的掌握之中,甚至,他能提前判斷雪狐的動作!

猛然伸出雙手,楚墨一把將雪狐抓住,刹那間,雪狐驚愕地嘶鳴起來,但卻被楚墨牢牢抓住,根本無法動彈。

“看你往哪跑。”

楚墨抓著雪花便直奔老頭方向,而老頭看到這一幕,暗暗點頭,嘴角露出幾分笑意,兩天兩夜未眠,他也算是開竅了。

“蠢材呐蠢材,抓個雪狐竟然也需兩天時間!”

“算了,把它放了吧,再次,我需要你在一個呼吸間將雪狐抓住。”老頭看著自信滿滿的楚墨,故作歎息,搖頭起來。

聞言,楚墨啊了一聲,一個呼吸,那就是一息時間?一息抓住雪狐,怎麼可能?即便是他現在,從凝神到出手,也需要片刻準備時間。

正要爭辯間,楚墨腦海突然閃過昨日老頭出手時的畫麵,似乎老頭,也是一息?想到這裡,楚墨看著懷中的雪狐,緩緩將它放走,一息,既然老頭行,那麼他自然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