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兩人的談吐舉止,楚墨心中明白,麵前兩人恐怕跟自己一樣,身份決然不簡單,什麼遊曆,恐怕都是搪塞的藉口。

不過,萍水相逢,楚墨也並未多問,畢竟,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兩人的脾氣很合楚墨的胃口,跟他們倒也談得來,一路無話不談,跟兩人也成為了朋友。

終於,第二日臨近夜晚之時,一行人來到了千界山內部,對於千界山,葉青表示自己也瞭解不多,隻是聽聞那裡魚龍混雜,各式各樣的人都有,無論殺人犯,還是富豪,走到那裡,皆是平凡人。

最重要的是,在千界山殺人,無罪!但前提是,你有足夠的自保能力。

所以,一直以來,千界山被人稱作死亡地獄,裡麵的人被稱作死亡使者。

“等會進到千界山小心點,切莫掉隊,凡是有人跟你搭話,更不要搭理,明白嗎?”就當大隊人馬就要進入千界山時,王統領朝著幾人認真叮囑起來。

“這裡的人,大部分都是窮凶極惡,亡命之徒,一旦被他們盯上,就麻煩了,所以,在這裡少惹麻煩。”

說完,王統領便駕馬奔湧,朝著馬車前麵開路,至於楚墨,則是好奇地起身,打量著四周。

紅色的岩石顯得極為詭異,整個山峰猶如鬼臉一般,給人一種恐怖陰森的感覺,當馬車緩緩駛進千界山內部之時,楚墨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周圍的溫度在急劇上升,就像是從冰天雪地直墜烈火燎原當中,讓他很不適應。

路邊,隨處可見的屍骨還有發臭的屍體,令人作嘔,繼而,楚墨清楚地看到,前麵一座小鎮,伴隨著千界山得岩體反光,整個小鎮成紅色,陰森萬分。

而他們所走的集市卻熱鬨非凡,街頭兩側傳來各種吆喝聲,楚墨看的十分仔細,有的人竟然販賣人血,甚至還有各種動物的肢體,以及各種金貴器材,更有甚者,直接將女子脫光,當成奴隸當街販賣,據他們所講,這些都是各國公主,地位尊貴。

當楚墨一行人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卻顯得格格不入,馬車駛過街道,一旁兩側打扮各式各樣的人,紛紛朝著馬車看去,眼神之中帶著無與倫比的冷漠,更多的,是一種凶狠,那是狼看羊的眼神。

楚墨清楚地注意到,這些人很少說話,要麼低頭,要麼抬頭,全然保持一個姿勢,十分僵硬,這些奇怪的人讓楚墨很不舒服,一旁的葉旋舞則是微微往楚墨身旁靠了靠,顯然,她也有些害怕。

對於這個細節,楚墨笑而不語,如此陰森的環境,任誰來,都有心理恐懼,葉青低聲提請道:“小心點,在這裡,會有人無緣無故朝你出手,所以來這裡的人,冇有一點保命手段,根本走不出去。”

楚墨點頭,他自然注意到,有幾道八境高手的目光不斷地掃是他們,甚至恐有九境,但他們並未動手,而是選擇觀望,似乎是在等待什麼。

“哥,為何世上會有這種地方?好恐怖啊,你看這些人,臉上都長蛆了,竟然還活著,還有你看他們賣的東西,那是什麼?”

葉旋舞顯然被嚇得不輕,尤其當她看到路邊之人那恐怖的模樣時,更是想要吐出。

“彆看他們,收回目光,保持常態即可。”楚墨拍著葉旋舞的肩膀,輕笑安慰起來。

馬車一路奔走,路上所見之物皆是令他們頭皮發麻,難怪這裡聲稱人間地獄,果然是有原因的!

就在幾人膽顫心驚時,馬車停下了,幾人放眼望去,隻見馬車停留在一處客站門口,上麵寫著千界客棧。

司公子先一步走進客棧,王統領則是緊隨其後,楚墨三人也是跟上了其步伐,可一進客棧便被眼前一幕所驚呆,隻因為客棧裡麵,乾淨整潔,一塵不染,並且整個客棧,也隻有一個客人,這未免太奇怪了。

“客官,裡麵請。”

就在此時,一名奇醜無比的侏儒不知從何處跑到幾人麵前,滿臉詭笑顯得無比陰森。

“千界客棧,乃千界山最有名的客棧,幾位客官能入住乃是榮幸,隻不過,我們客棧房間價錢稍貴,不知幾位可否付得起?”

侏儒並未挪步,而是嘴角上揚,似乎有幾分嗤笑。

“哦?怎麼說?難不成你是懷疑公子我付不起價錢?”司公子不屑輕笑,隨即朝著前麵走了兩步,四處打量著客棧。

“公子一看便是富貴弟子,當然付得起,那先請公子付一千兩當押金吧,本金一共是五千兩,公子請過目。”侏儒急忙拿出一本破舊的手冊朝著司公子遞去。

聞言,幾人嘴角一抽,五千兩一間房?搶劫呢?

即便是司公子也是錯愕,忙瞪大眼珠子詢問道:“五千兩?”

“冇錯,千界客棧服務周到,凡是入住千界客棧,千界客棧自當保證您的安慰,整個千界山,無人敢闖千界客棧,所以,這五千兩,相當於保命。”

侏儒耐心朝著司公子解釋道。

司公子肉疼看向侏儒,隨後將目光緩緩移向葉旋舞身上,朝著葉旋舞彬彬一笑,說道:“給那姑娘開一間,剩餘之人,今晚都住馬棚。”

“好嘞。”侏儒開心拿起賬本正準備記錄下來,但是卻被葉旋舞所阻止。

“慢著,公子,這點錢我們還是有的,就不勞煩公子破費了。”繼而,葉旋舞轉頭看向侏儒道:“開兩間房。”

“三間,給莫楚兄弟也開一間吧。”葉青從懷裡拿出一踏銀票,遞給侏儒,侏儒見狀,忙道:“好嘞。”

倒是司公子看著眼前一幕,眼神泛起絲絲波瀾,自己殷勤被她當做驢肝肺,還真是冇有麵子啊,同時,其目光也變得幾分冷漠起來。

楚墨看著兩人,五千兩,能隨隨便便白送給一個相逢不久的人,足以說明他們的身份決然不簡單,要知道,五千兩,即便是在楚國皇族,也不會如此輕易拿出。

那一刻,楚墨的心中,不由得對著兄妹身份猜測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