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當月梓桑愣神期間,隻見樂如花從其麵前的籮筐中挑選一株泛著紫色的草藥,當其被拿在手中時,底下百姓紛紛驚撥出來!

“這是紫心羅蘭!”

“這株紫心羅蘭,價值不菲,號稱草藥之王,恐怕在這幾筐草藥中,最為珍貴,隻因這株草藥,罕見至極,恐怕都快滅跡了吧。”

“是啊,你看這十筐其他草藥,雖是不凡,但都不能跟著紫心羅蘭相提並論,看來這第一場比試,樂如花勝了!”

“……”

聽著底下眾人喃喃私語,楚墨的眸子不由得微微緊皺起來,很明顯,這樂如花知道這株紫心羅蘭所在,而且,是事先準備好的紫心羅蘭,而且,這十筐草藥裡麵定然不會有比其更加珍貴的草藥。

想到這裡,楚墨不由得為月梓桑擔心起來。

月梓桑一口氣連將十筐草藥全部推到,望著裡麵這些不倫不類的草藥,幾乎崩潰,這場冇有勝算的比拚,終究還是她要輸了嗎?

那一刻,月梓桑想到放棄,第一場就如此,那後兩場根本不用比,她隻會輸得更慘!

長長歎了口氣,月梓桑顯得極為失望跟落寞,自己身負月家希望,竟然連第一步都跨不出去,這真的是諷刺至極。

“月梓桑,我說了,這次比試魁首之位,非我樂家莫屬,你們月家,終究隻是陪襯而已,現在如何?乖乖棄權還能讓你留點顏麵,若是不知好歹,我也不介意在後兩場繼續羞辱於你!”

樂如花迎麵朝著月梓桑諷刺起來,這招殺人誅心,她必然要將月梓桑的信念所擊潰!

當然,她做到了,此時的月梓桑,萬念俱滅,唯一的希望就此被打破,她還有何努力之說?

當眾揭發?誰信!

“梓桑,拿那株!”

就在此時,隻聽楚墨的聲音緩緩從其背後傳來,月梓桑連忙錯愕地朝著楚墨手指的方向看去,那示意一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蔘!

“選啊,愣著乾嘛。”眼看著那一炷香就要燒完,楚墨催促起來。

月梓桑腦子一片空白,一株人蔘跟紫心羅蘭比珍貴?可月梓桑身子不由自主的朝著那株人蔘走去,緩緩將其舉起,她不知道為什麼打心眼底相信楚墨的話。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有人覺得人蔘能跟紫心羅蘭比價值吧?”

“這人誰啊,腦子壞掉了吧,一株普通的人蔘價值再高,也不過一兩,怎可跟無價的紫心羅蘭相提並論?”

“反正都已經輸了,他這是給月家爭點顏麵,你看看這裡麵,有哪個能跟紫心羅蘭想比的?”

當月梓桑拿起那株人蔘之時,底下之人議論紛紛,就連月霸山也是憤怒的拍著桌子:“胡鬨!”

“即便不選,我們月家還能保全點臉麵,這選了一株人蔘,簡直將我月家的臉麵丟儘了!”

就在此時,劉少從旁哈哈大笑,跟著起鬨帶頭嘲諷起來:

“就連三歲的小孩都知道紫心羅蘭跟普通人蔘的價值區彆,這小子竟然不知道,笑死我了,這月家就是如此水平?那還怎麼擔當中藥世家稱號?”

那一刻,月梓桑彷彿被千人所指,受萬人朝笑,可她心底依舊相信楚墨。

隻見楚墨緩緩走上台去,站在月梓桑的身旁,對其溫暖一笑,繼而從其手中接過那株普通的人蔘,輕笑道:“剩下的,交給我!”

“既然如此,那我宣佈,第一輪比試到此結束,但此次結果,孰高孰低,眾位一目瞭然,還需要有爭議嗎?”

劉光明看著楚墨手中那株人蔘,忍不住嗤笑出來。

伴隨著劉光明這一笑聲,底下瞬間便鬨然大笑起來,眾口不一的喊道:“樂如花勝!”

“好,那我宣佈,第一輪比試,樂如花……”

“慢著!”

楚墨摸了摸鼻子,眼神之中帶著無奈朝著劉光明詢問道:“你為何連我手中之物看都不看,就宣佈她獲勝?”

“這還用看?人蔘的價值再高,又豈能跟紫心羅蘭相提並論?”

“那若這株人蔘,它並不是人蔘呢?”楚墨不禁反問。

繼而頓了頓又說道:“真不知道你們這些中藥世家是浪得虛名還是有眼無珠,瞪大眼睛看好了!”

楚墨話語變冷幾分,繼而,在所有人的矚目下,緩緩割破自己手指,將鮮血滴落在那人蔘之上。

刹那間,隻見鮮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人蔘吸收進去,繼而,人蔘外層緩緩脫落,就像蛇蛻皮一般,速度驚人,所有人屏住呼吸,這人蔘之中,內有乾坤!

即便是月梓桑同樣有些錯愕,這株人蔘,很特彆!

在楚墨以人血澆灌之後,但見那人蔘表層的皮緩緩脫落,露出其本來麵目。

血紅琉璃通體的人形之物,緩緩出現在眾人麵前,那就像是偌大的蛆蟲,但卻有人的形狀,詭異萬分。

“這……這是……”

“血靈參果!”

不知道是誰驚撥出來,一時間,所有人都傻了眼,看著楚墨手中那血靈參果,一時間鴉雀無聲,臉麵上帶著的,隻有濃濃的震驚!

即便是剛纔得意的樂如花跟劉少等人也都驚駭無比,而月霸山夫婦激動的站起身子,目光灼灼盯著那血靈參果。

整箇中藥大會,氣場頓時變得無比詭異起來。

“血靈參果,那是什麼?”有人不解,小聲詢問起來。

“你連這都不知道?難怪,你並未修士,當然對此不知,若說這紫心羅蘭是金子的話,那這血靈參果便是無價之寶,隻因為,紫心羅蘭功效價值雖然都不菲,但是其效果也僅僅隻對普通人有效。”

“但這血靈參果卻不儘然,它的功效,能改變一個人的資質,也就是說,傻子都能變成聰明人,更何況,這血靈參果,若非有緣,百年難遇!”

“那這麼說,這血靈參果的珍貴程度是這個紫心羅蘭高了?或者說,月梓桑勝了?”

“屁話,紫心羅蘭在血靈參果麵前就是個屁,根本不及血靈參果的分毫,這場比試,月家完勝,毫無懸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