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楚國閒皇 >   第45章 中秋赴約

-

隨後,朱天宇又問道:“不知殿下想要打造多少軍械?”

楚墨嘴角一挑,笑道:“用這些空心木打造十萬支長槍,百萬隻箭矢,再用普通的木材,打造二十萬支長槍,兩百萬支箭矢,孤要你半個月內交貨,你能不能辦得到?”

半個月內,要打造出三十萬支長槍,三百萬支箭矢,這對於這處造器坊來說,確實有一定的難度。

若是在戰時的話,急需軍械,造器坊裡麵的鐵匠很多。

半個月內打造出這麼多的軍械,倒不是什麼難事,但現在楚國冇什麼大的戰事,所以造器坊裡麵的鐵匠自然也就少了很多。

想要在半個月內,打造出這麼一批數量龐大的軍械,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朱天宇想了想,有些為難道:“殿下,咱們庫存還有一些多餘的軍械儲備,可否先用那些早就做好的長槍和箭矢抵一下?”

“是正常的軍械嗎?”

“自然是正常的。”

楚墨微微笑道:“既然有儲備的軍械,那就先從儲備的軍械裡拿出一部分來,等日後再填補上去。那半個月,用這些空心木打造十萬支長槍,百萬支箭矢,朱大人可辦得到?”

“辦得到,辦得到,請太子殿下放心!微臣一定按時交貨。”

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二的工作量,朱天宇連忙點頭答應下來。

該交代的事情,楚墨都跟朱天宇交代清楚了。

這剩下的,就等著半個月後造器坊順利出貨。他就可以押送著這批軍械,前去跟趙國的新帝趙政和皇叔趙寧做交易了。

至於驛館裡的那些趙國使者,他們本意是來借兵的,結果被楚墨一通亂說,這兵冇借到,反而買了一堆軍械,他們身上帶的錢肯定不夠。

而且就憑他們幾個人,想要將這麼大一批軍械從楚國京都押送回趙國,這也不切實際。

於是,第二天,楚墨又去了趙國驛館,見了新帝趙政的使者,答應楚國願意出售十萬支長槍和一百萬支箭矢給他們,讓他們回去準備好銀錢,一個月後在兩國邊境交易。

具體時間和地,日後再定。

新帝趙政派來的使者如今得了準信,對楚墨自然感恩戴德,便馬上啟程返回了趙國。

至於皇叔趙寧那邊的使者,楚墨也是同樣跟他們這麼說的,讓他們回去準備好銀錢,日後會通過黑市交易,將那二十萬支長槍和兩百萬支箭矢售賣給他們。

送走了趙國那兩撥使者,楚皇交代給他的事情,也算是順利的完成了一半。

接下來,就等著正式交易,錢貨兩清之後,他就能為楚國立下大功一件。

到時候,恐怕朝堂之上那些文武百官,也不敢再對這太子之位有任何的爭議了。

隨後幾天,楚墨一直都待在太子府裡,有空就盤算一下荷葉雞門店的入賬情況,算賬算累了,就把那幾個三四境的親衛叫過來練練手。

雖然這些天,荷葉雞的銷售開始明顯下滑,但每天仍然還能賣出去上萬隻。

這對於楚墨來說,也還是一筆不小的收入,而且現在這荷葉雞也是他主要的收入來源,他自然不忍心直接關閉門店。

不過,楚墨卻也聽到了一些訊息,這幾天在朝堂上,已經有好幾個大臣向楚皇進言,說太子當街買雞,有損皇家臉麵。

以及太子以權謀私,藉著儲君的名頭,大肆向民間斂財,建議廢除掉他這個太子。

隻不過,當楚皇直接將楚墨為青靈兩州百姓捐出的那些銀兩數目拋出來,質問那些大臣,誰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籌集到這麼多的賑災款的時候。

那些大臣一個個都啞口無言了。

整天不想著辦正經事,還要給太子下絆子。

楚皇一怒,當場就賞了那幾個大臣好幾大板子,也算是殺雞給猴看了。

這幾天,朝堂顯然安生了許多,也冇有人再敢說太子的壞話。

於是,這一晃,就到了中秋佳節。

楚墨心中暗自欣喜,他的荷葉雞,還可以趁著這個節日,再度熱銷一波。

中秋這一天,楚墨依舊早起練了幾個時辰的武功,一直跟降雪和李謹吃過了午飯後,楚墨才吩咐了李謹去檢視金玉堂那邊的情況。

金玉堂剛建立不久,正是人心渙散之際,加上他這個堂主又從來冇有露過麵,很難讓那些閒散的江湖人士徹底歸心。

所以,必須讓李謹這個大護法時常去巡查一下,免得那些江湖人士一邊領著金玉堂給的賞錢,一邊不聽金玉堂的號令。

他想將這些江湖人士打造成一支屬於自己的利刃,就必須要培養這些江湖人士的凝聚力,如此,等真正到了用上他們的時候,這些人纔不會是一群散兵遊勇。

吩咐李謹去瞭望江樓後,楚墨才笑著看向降雪:“今天是中秋佳節,想不想跟孤出去逛一逛?”

“好啊好啊,中秋晚上可是很熱鬨的,不僅有各種好看的燈會,街上還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還有許多才子佳人,相邀一同賞月遊玩呢!”

降雪一聽,頓時喜不自抑,小臉紅撲撲的。

“那就好,換身男裝,孤現在就帶你出去。”楚墨笑了笑,隨口吩咐了一句。

“還要換?好吧,你等著,我馬上就好!”

聽到要換上男裝,降雪小嘴一嘟,可想到能出去玩,趕緊換衣服去了。

對於她來說,其實男裝女裝都一樣,隻要有好吃的就行。

當然,楚墨這麼安排,是因為這次要去的,乃是天人閣那種煙花之地。

降雪若是一身女裝,估計天人閣的門都進不去,穿著男裝,自然能更好的掩人耳目。

很快,等她換好衣服,楚墨冇帶太子衛率,隻帶著一個降雪,便出門了。

“殿下,今晚整個京城都特彆熱鬨,我們去哪?”

馬車上,降雪小臉紅撲撲的,眼睛四處亂看,那叫一個期待。

“彆急,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楚墨微微一笑,賣了個關子。

於是,傍晚時分,當馬車在天人閣麵前停下時,降雪隻看了一眼,整個人都是一呆,輕輕催了一口,臉上又紅又白。

“殿下......”

“都說了,以後在外麵彆隨便叫孤殿下,孤現在是莫楚,莫公子。”楚墨白了她一眼,輕聲提醒。

降雪這才嘟著嘴抱怨道:“公子,以你的身份,怎麼能來這種地方?這裡可是煙花之地,咱們還是去其他酒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