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令狐兄,多年未見,脾氣還是如此暴躁啊!”

虛空破碎,但見從其之中走出一道人影,身穿紅衣大袍,隻不過其頭髮,黑白相間,倒顯得比老皇主年輕許多。

但其麵目,老態龍鐘,卻比老皇主蒼老不少,不過其身上那霸道的氣勢,卻絲毫不比老皇主差。

顯然,來者也是一名宗師級彆的高手!

並且兩人似乎相識?

所有人震驚!詫異!秦國竟然真的也來強者了,而且也是宗師?

老皇主怒哼一聲,大手一揮,便有一股無形之氣將兩人隔絕開來,顯然,他這番做的目地,便是他們兩個人的談話不想被人聽到。

“這是怎麼了?”

兩人靜立原地,一言不發,宛如雕像,這讓所有人議論紛紛起來。

“高手之間的談話,豈能被人聽去?如今局勢變幻,老皇主顯然跟那秦國強者要談一些東西,不然,如何收場?”

“如今這局勢已經上升到另一種檔次,遠非我們所能涉足,再看下去吧。”

所有人目光閃爍,小聲議論起來。

而一旁的楚墨,眯起眼睛,這兩大宗師的出現,使得場麵陡然變幻,而唯一未動的便是司若徒,難道……?

楚墨將目光落向司若徒身上,此事怕是絕不簡單。

“快看,他們動了。”

兩人隔空對話,神秘莫測,但之後,老皇主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起來,當即,老皇主便朝著秦國強者罷了罷手,怒喝道:

“哼!你們最好離開,畢竟這是在西梁,你一個人也討不了便宜!”

秦國強者搖頭不語,麵帶笑容,從容不迫:

“既然我來此,就有足夠的實力,我秦國,做事從來不會空手而歸。”

但見此時,司若徒緩緩站出來,朝著老皇主看去,微微鞠了一躬,陰笑道:“老皇主,你怎麼把我給忘了?”

“在怎麼說,我也是一國皇子,不是嗎?”

轟!

此言一出,所有人再次震驚,對啊,司若徒也是一國皇子,而且他跟秦震天,乃是一條船上的,如今秦震天已經拿出底牌,難道,司若徒也有?

話音剛落,但見一老者從人群之中緩緩走出,其拄著柺杖,樣貌普通,但見走到正台時,老皇主與秦震天眸子微變。

“令狐兄,秦兄,多年未見,冇想到,你們這些老怪物竟然還活著。”

說話那一刻,其身上的宗師氣息猛然爆發出來,當即,所有人驚駭不已,這老頭,也是宗師?

三人對峙,瞬間全場嘩然。

盯著這一幕,楚墨若有所思,果然秦震天跟司若徒有陰謀!

挑起各大帝國的戰爭!

至於令狐雄,則隻是一顆棋子,被秦震天當槍使!

想到這裡,楚墨的目光再次落向遠處一言不發的水如畫跟水如墨身上,她們兩個,從頭到現在,都是看客,她們是站在哪一方?

這些,楚墨都不得而知。

“齊霸天?你個老東西還冇死?”

當看到這名佝僂身軀的男子時,老皇主不由得驚撥出來。

“哈哈,你這個老東西還冇死,我怎會死?這次我與秦兄一同前來,令狐兄,你怎麼看?”

齊國強者齊霸天咳嗽兩聲,朝著老皇主大聲喊去。

而另一邊,秦國強者則是哈哈大笑,目光透著幾分詭異,繼而朝著老皇主嗬道:

“數十年了,這九州,也該脫胎換骨了,我們老一輩已經半截黃土,這天下,終歸是年輕人的天下,令狐兄,我所提議的,你現在答應?”

老皇主聞言,麵對兩名宗師,他即便能護住西梁,那也要命運,而且最多隻是重傷兩人,麵對秦國強者所說,老皇主猶豫了。

秦國似虎,在旁虎視眈眈,原來這計劃,早已超脫出他所想,老皇主麵色猶豫,但若是答應其要求,西梁便不是西梁了。

“此事事關重大,還需我思考一番纔可,秦兄若是不急的話,可在此小住幾日,待我考慮清楚之後,在回覆秦兄如何?”

老皇主衝著秦國強者淡笑,心思縝密。

而秦國強者則是冷哼,麵色不悅道:“令狐兄,今日我就等答覆!”

“秦兄所言極是,我們設此之局無非正是為了這個結果,現在你不給我們答覆,我們很難辦啊。”

齊霸天同樣給老皇主施壓。

場麵隨之僵持,畢竟誰也奈何不了誰,老皇主沉默,他現在需要考慮,但給答覆,現在是絕對不行的。

“既然如此,不如我們三大帝國繼續合作,先把其他人拿下再說?各位前輩覺得如何?”

秦震天在一旁緩緩開口,其意矛頭直指楚墨等人,顯然他這是要剷草除根,線將楚墨一方滅了,斷了後患。

而就在此時,葉青緩緩站出,衝著秦震天冷笑道:

“你真當我們葉家是這麼好惹的嗎?”

話落的同時,在葉青身後,一道影子憑空現身,其手中一把幽暗色的匕首十分滲人,那長髮將其麵目遮擋,無人看清他的容顏,不過其一頭白髮,顯得極為耀眼。

葉家護衛第一高手,宗師級彆!幽冥?

轟!

全場再次嘩然,宗師?又是宗師?今日是什麼日子,宗師頻頻出現?

要知道,平日裡,宗師神龍見首不見尾,他們相見一麵,何其困難,而今天一天麵見四個!

而當幽冥出現時,秦震天似乎顯得並不意外,相反,秦震天將目光落在葉青身上:

“終於藏不住了嗎?”

而當幽冥出現時,掃了一眼遠處老皇主三名宗師,那頭髮微微被風吹起,露出那幽綠色的雙瞳,但聽其用地獄般的沙啞聲開口道:

“這兩人,我保走!”

聞言,三人互相對視一眼,點了點頭,不置可否,畢竟,幽冥的大名他們怎會不知,精通刺殺之道,若真打鬥起來,他們三人單挑不會是幽冥的對手。

而且,三人一起上的話,幽冥有反殺能力,所以幽冥極為不好惹。

讓他帶走葉家兄妹也無妨。

“我,帶他們一起走,幽冥爺爺,他們都是我朋友!”

葉青跟葉旋舞朝著幽冥開口祈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