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楚墨的挑釁,幾人根本不為所動,甚至有些可笑,覺得楚墨不過是個笑話!

“螻蟻一般,還敢大言不慚,當真令人發笑,秦皇子剛纔已經發話了,今日這裡所有人,都得死!”

老皇主與秦震天相視大笑,自信滿滿,同時,但見老皇主又轉過身去,拍了拍令狐雄的肩膀,誇讚道:

“這一次,你做的不錯,從今以後,你便是西梁的新皇主,以你之姿,這皇主之位,足以勝任,假以時日,九州一統,西梁依舊與秦國並存,那時,切勿忘了我之前所叮囑你的!”

“放心吧老祖宗,我令狐雄辦事,你放心就好!”

令狐雄大喜,有了老祖宗這句話,他的皇主之位,穩了。

當聽到老皇主如此之說時,但見那遠處癱瘓的前皇主用顫抖的雙手指著遠處的令狐雄,憤恨叱喝道:

“豎子大逆不道,有何資格坐上皇主之位?這皇主我不承認,我不承認!”

前皇主極為激怒,若他為楚皇,這楚國可就算完了!

令狐風連忙將令狐雪攙扶起來,令狐風咬牙切齒,他隻恨現在自己什麼都做不了,而令狐雪用那毫無感情的聲音冷漠道:

“你不配為西梁皇!你不配!”

至於令狐雄,對此根本不屑,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這更古不變的道理,他令狐雄怎會不明白?

“敗者永遠冇資格說不配!因為,自始至終他都是敗者,即便有過小小的勝利,那也是投機取巧。”

說話間,令狐雄有意無意將目光瞥向楚墨,似是得意,似是炫耀。

繼而,當令狐雄說完話之時,便朝著水如畫身旁走去,牽起水如畫的嬌手,極為嘚瑟大笑道:

“本皇主,要冊封你為皇後,以後,統治九州各大帝國,啊哈哈!”

對於令狐雄所言,水如畫表現的極為淡漠,一言不發,那雙眼之中隱隱透著股深沉,旁邊的水如墨同樣也是一言不發。

而月梓桑則是極為淒苦,低著頭不敢說話,畢竟,這一切早已超出她的預想,憑她這等小人物,在這場麵,根本說不上一句話!

盯著令狐雄的動作,楚墨眸子不禁蹙眉,看來今日殺機重重,但今日即便死,也要將此訊息告訴天下人,想到這裡,楚墨的目光微微瞥向不遠處的葉青兄妹身上。

在這裡,他們的目標主要是自己,葉家兄妹極有可能逃生,而憑藉葉家兄妹的身份,說出去的話,自然是有人信的,更何況,葉家兄妹身旁有宗師保護!

“葉兄,此戰,孤會用一切資源,保你平安出去,帶你出去之後,定要將此訊息告知九州,將秦國跟西梁的陰謀揭穿!”

“不!不可!”

未等楚墨說完,便見葉青直接將其打斷。

“葉兄,你聽孤說,如今寡不敵眾,若死戰,這些人都會隕落至此,到那時,無人會將這裡的訊息傳出去,秦國跟西梁的陰謀便會無人知曉,屆時,九州必亂!”

“但若你能逃出去,便可阻止這場災難。如此時刻,請葉兄以大局為重!”

楚墨咬牙,如今最好的辦法,就是將葉家兄妹突圍出去。

葉旋舞極力搖頭,直接拒絕道:“我與哥哥誓要與你共進退!”

遠處,秦震天不耐煩的望向楚墨,似有些冇有耐心,隻見其衝著楚墨朗聲怒斥道:

“楚墨,本皇子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要麼臣服,要麼死!”

“是死是活,全憑你一念之間!想好在回答我!”

聞言,楚墨發出冷笑,挺起胸膛,目光冷冽的迎上秦震天的目光,但見其不卑不亢,用手指著秦震天冷喝道:

“若想孤投降,除非孤死!”

說罷,在楚墨身後,降雪,沈湛湛,離洛等人紛紛站出,滿臉視死如歸之態,目光冷酷,態度堅決。

“我降雪,自幼跟隨殿下,自小便發誓,與殿下榮辱與共,如今,我也願陪殿下赴死!”

“金玉堂頭目李大膽,願陪堂主赴死,隻求黃泉路上不寂寞!”

“願陪堂主赴死!”

“……”

一道道怒吼,憑空響起,聲音震天,響徹天地,這些人,他們自然明白自己選擇了一條不歸路,但至少,在這條不歸路上,不會寂寞!

“西梁亂道,吾心甚痛,爾等身為西梁子民,西梁百官,難道要與令狐雄這等人同流合汙?勾結古靈邪族?西梁鐵漢,不該如此!”

高溫咬牙,身後的披風隨風揚起,隻見其指著那些一言不發的百官怒吼出來,如此危機時刻,這些人依舊不為所動,簡直令他心寒。、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身為西梁武官,不屑與令狐雄為伍!我願跟隨高溫大人!”

“我等也願追隨高溫大人!”

“為了西梁,我等願追隨高溫大人!”

動員數十名官員,令狐雄的臉都變得鐵青起來,正要發怒間,秦震天先一步開口道:

“好,既然如此,那就都死吧!”

“動手,一個不留!”

說完,但見在其身後,數十名高手飛速的朝著麵前的幾名金玉堂高手攻去,長戟劃空,鮮血橫灑大地,那些金玉堂之人連呼喊都未來得及發出,身體就僵硬地朝著身後倒下。

伴隨著那數十名高手殺戮,金玉堂高手似乎也是被激怒,以李廣文為首的九境高手,運起內力,朝著麵前那些秦國高手殺去。

戰場,在這一霎那,變得混亂起來,無數哀鳴與哭喊鋪天蓋地,那些境界低之人,直接被抹殺,鮮血染紅大地,成為血河!祭祀台,宛如修羅地獄。

沖天的血霧似乎將天空都染成紅色,陡然間,烏雲密遮,天昏地暗,狂風大作,似是世界儘頭般,殺戮與血腥充斥著整個西梁祭祀場!

望著麵前一幕,但見那幾位宗師心有靈犀,互相對視一眼,齊齊出手!

齊國高手滿腔怒火,死了司若徒,他回去無法交代,全身的戾氣將他籠罩其中,宛如人屠!

至於那幽冥,手中的匕首隱隱發著綠色光芒,整個人,宛如修羅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