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口吐鮮血,楚墨不由得握緊手中長劍,帶著挑釁,朝著秦震天望去。

“今日之後,若孤不死,邪族必滅!”

聞言,秦震天不由得冷笑起來,劍指楚墨,不屑怒喝道:

“大言不慚,邪族的崛起,勢在必得,就憑你這等螻蟻,還妄言邪族必滅?可笑!彆說以後,今日,我就將你碎屍萬段!”

“劍來!”

一道可怕的劍柱夾雜著綠色雲團,朝著楚墨發動至強攻擊,顯然,他怒了!

“金戈鐵馬,青塚陌路!”

“一劍統治憐憫,一劍葬送絕望!”

楚墨將手中長劍豎在自己麵前,隨之從其劍身上傳來股股耀眼的光芒,待到那刺眼的光芒對映其中時,楚墨麵前,猛然浮現出一道巨大的劍身,擋在他的麵前,隨著楚墨的大手揮下,那巨大的劍身隨之劈下。

砰!

雙方之間的碰撞驚雷震天,奇光綻放,在強勁可怕的碰撞下,楚墨手中的長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破碎。

而同時,楚墨的眸子不由得朝著城外望去,此時的降雪已經率領其餘眾人開始撤退,而另一邊,五名宗師又互相牽製,戰在一起,這種級彆的戰鬥,遠非他們所能阻止,所以,此時的楚墨不擔心李謹。

噗!

楚墨吐出一口鮮血,倒在地上,秦震天的攻擊太過霸道,他根本不是其對手,但這也給降雪足夠的時間突圍,那他所做的這一切,便有了意義。

“楚墨,在我眼裡,你終究是敗者,今日這局,你如何破,你破給我看!”

秦震天揮舞著手中長劍,一邊怒喝一邊朝著楚墨刺下,每一劍都避開楚墨的要害,似是在故意羞辱楚墨,不讓其這麼便宜的死去。

而楚墨想還手,可是自己的身體,根本不允許。

楚墨被打的節節敗退,毫無還手之力,而秦震天的每一劍,都刺在楚墨身後,而且,劍劍恰到好處,一時間,楚墨渾身是血,仿若是血人般,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這必死之局,你如何破?你如何破!”

似是發泄,隻見其帶著濃濃的怒吼,但見其隨後拾起一根長鞭,一鞭一鞭抽在楚墨身上,本就受傷流血的傷口,在加上鞭子的狠抽,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讓楚墨沖天驚吼出來!

“破啊!給我破啊!有本事給我破啊!”

每一鞭子,都狠狠抽在楚墨的傷口上,而其抽的頻率也是越來越頻繁,這讓楚墨滾在地上,大聲怒喝,甚至,雙眼之中滲出鮮血來,駭人萬分!

楚墨咬牙,轉頭移向遠處,降雪等人的身影已然走遠,他在無後顧之憂!

“給孤……看好了!”

楚墨齜著帶血的牙,咧開嘴衝著秦震天恨笑起來,隨後,但見其又拿出酒葫蘆來,當秦震天看到這酒葫蘆之後,條件反射的朝後退了兩步,眼中帶著濃濃的害怕。

這酒葫蘆的威力,他之前是領教過的,這玩意可是至尊之物,殺傷力極強!

“攝!”

楚墨將血抹在酒葫蘆上,刹那間,酒葫蘆通體變得晶透起來,似乎隱隱有一股膨脹之力從其中爆出,但在又一瞬間,酒葫蘆突然失去光澤。

“嗬嗬,還想故技重施?笑話!”

秦震天怒火滔天,舉起手中綠色長劍直刺楚墨的心臟,而就當其身影快要閃爍道楚墨身旁時,但見楚墨陰冷一笑,將手中的酒葫蘆直接扔向秦震天身上。

巨大的壓力,一瞬間似是要撐破般,恐怖的聚力讓酒葫蘆瞬間爆炸!

砰!

“渾蛋!”

爆炸聲響徹雲霄,那一刻,秦震天不由得破口大罵起來,楚墨他在使詐!

而楚墨藉著這個關鍵時候,急忙躍起身子,朝著遠處奔走,這酒葫蘆至此算是報廢了,畢竟,這是至尊之物,讓其自爆產生的殺傷力,雖不能重傷,但足以給秦震天帶來不小的麻煩。

待到白霧散去之時,楚墨的蹤影早已全無,秦震天灰頭土臉的立在原地,雙手緊握,恨恨的說道:

“可惡,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殺了你!”

秦震天壓住內心那股憤怒,衝著身旁的秦國死士,還有西梁一眾低喝道:

“給我追,無論是誰,格殺勿論!”

說罷,在其身後,秦國死士紛紛點頭允諾,朝著四麵八方追去,而同一時間,秦震天緩緩將目光移向遠處的水如畫跟水如墨身上,。

“為何你們剛剛不出手將他攔下?憑他的身手,恐怕不是你們的對手吧?”

水如畫往前走了兩步,嘴角露出絲絲淡笑,其帶著無比自信,朝著秦震天望去:

“本小姐做事,需要你來教?再者說,我有什麼理由出手?”

聞言,秦震天麵帶不悅,並未搭理水如畫,似乎是故意在忌憚什麼,而對於秦震天的不悅,水如畫麵帶不屑,絲毫冇把秦震天放在眼裡。

“我希望姑娘你能看清自己的立場!這局,現已成!莫要因小失大。”

水如畫緩緩往前走了兩步,嘴角緩緩露出幾分冷笑:

“我們之間僅存的關係,隻剩合作關係,如若冇有我們姐妹二人,恐怕邪族至今還無法崛起,再怎麼算,我們姐妹二人也算是你們邪族的恩人。”

“你們邪族一向不是有恩報恩嗎?”

聽到這句話,秦震天說不出話來,但其目光十分冷冽。

“這楚墨,非死不可!”

“一個小小的螻蟻,還能翻天不成?”

而一旁的水如畫則是冷哼起來,不由得嗤笑道:“以你之力,要對付楚墨,怕是有點困難,說實話,他今日能從你眼皮底下逃走,他日,便能在無聲無息得殺了你。”

“誒!彆不相信,楚墨在楚國可是有天選之子之稱,而且其本來就是有創造奇蹟之能,恕我直言,楚墨虛懷若穀,為人謙虛,在我眼裡,你真不如他。”

說到這裡,水如畫得目光緩緩朝著遠處街道那些人的屍體望去,臉色微微有些異變,不過隨即恢複平靜,這一切,跟她又有何關係?

她來此,不就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