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幻術師!”

楚墨不由得驚撥出來,連忙把求死的小寶推開,用力的打在其胸膛,但見小寶一口鮮血噴出,當即目露震驚,帶著幾分疑惑看向楚墨:

“大哥,我剛纔怎麼了!”

“這是幻術,小心點,閉上眼睛,捂住耳朵,無論發生何事,都不要理會,等我回來。”

楚墨拍了拍小寶的肩膀,邁出步子朝著那趴在地上的小蝶走去。

“以藥為幻,看來你的實力並不強。之前我遇到一名九境大幻術師,不需要藉助藥物,便能攻擊人最脆弱的一麵,而你,遠遠不如她。”

楚墨一邊說著,一邊舉起手中長劍,朝著小蝶狠狠刺去。

果然,當長劍刺進小蝶身體那一刹那間,當即小蝶灰飛煙滅,化成一團奇花,見此奇花,楚墨不由得冷笑出來,果真是以曼陀羅為輔助,令人迷幻,失去自我。

“嘻嘻嘻,哥哥好厲害,一眼就識破奴家的手段,觀哥哥細皮嫩肉,不如做奴家的姘頭可好?這樣,我就不殺哥哥了。”

就在此時,一名身穿紅衣長裙的妖嬈女子出現在楚墨麵前,其嘴角微微上揚,摸著楚墨的臉頰,帶著撫媚的表情,不斷地挑逗楚墨。

楚墨渾身一顫,自己的身體,不能動了?這是……不,是這株曼陀羅!

猛然睜大雙眼,楚墨艱難的將目光移向麵前的曼陀羅處,這株曼陀羅所釋放出來的氣味,將他的全身神經所麻痹!

而麵前這女子,八境巔峰!

難道秦震天會在此處不放一兵一卒,原來早有準備,來這裡的人,恐怕都會中了此女的幻術,從而自殺,這一處如此,恐怕其他幾個相同位置,都有高手守護!

“哥哥在想些什麼?瞧你這滿頭大汗的,我又不吃了你,你怕什麼。”

妖嬈女子拍著楚墨的胸膛,主動躺進楚墨的懷抱,輕撫嬌媚,同時,那雙玉手不斷在楚墨身上遊走,似乎是在找什麼東西。

“我知哥哥是少主必殺之人,而我能救哥哥的命,不知哥哥可否願意跟我合作?”

在楚墨身上並未發現什麼,妖嬈女子這才鬆了口氣,雙手搭在楚墨的脖子處,風騷至極。

楚墨帶著疑惑微微望向妖嬈女子。

“自然是哥哥你的人頭,不過哥哥你放心,我隻要你人頭不要你命,能不能活下去,全憑天意,你不是一直號稱天選之子嗎?這次,哥哥你覺得老天會不會眷顧你。”

說著,妖嬈女子露出那蛇蠍麵目,從楚墨手中搶過長劍,朝著楚墨的心臟刺去。

噗!

可下一秒,那妖嬈女子猛然吐出一口鮮血,她驚恐地望著自己的心臟處,一柄匕首已然刺穿她的心臟,她不可置信的望向楚墨,麵帶不解!

“你的手段,太弱了,這曼陀羅,對孤無效,因為,孤也八境了!”

“太自信,是好事,但盲目的自信,便是愚蠢!”

楚墨嘴角泛起幾分冷笑,他早已在七境巔峰沉寂許久,直到今日跟秦震天戰鬥時,他的瓶頸才微微有些鬆弛,但他一直卻無法突破,直到剛纔那曼陀羅的藥粉麻痹他全身之時。

他的武道,藉此突破八境!

乾掉妖嬈女子,楚墨不敢多做停留,妖嬈女子的死,勢必會驚動其他死士,楚墨必須要儘早離開這裡,進入皇城。

帶著小寶,楚墨連忙朝著皇城方向奔去,可距離皇城越近,楚墨的心頭就燃起一股恐懼感,似是在那皇城之內,有讓自己恐懼的東西。

唯一能讓自己恐懼的,正是那真正的古靈邪族,而且非外麵被同化的古靈邪族。

但楚墨現在顧不了那麼多,想要活命,必須進入皇城。

“小寶,看到那東邊皇城牆了嗎?”

楚墨手指遠處那東皇城牆,衝著小寶低聲說道。

而小寶則是順著楚墨目光望去,點了點頭。

“東皇城牆下,有個逃生甬道,你們等會見機行事,從那裡麵逃進皇城內,記住,進了皇城,躲起來。”

“那大哥你呢,不跟我們一起嗎?”小寶擔心的問道。

正當楚墨準備說話時,突然楚墨眸子一顫,連忙率先將小寶等人推了出去,義正言辭道:“記住,我們皇宮內見。”

說著,楚墨便不顧一切朝著遠處逃去,而在楚墨身後,則是跟著數名高大恐怖的古靈邪族,很明顯,楚墨這是刻意在引開他們。

小寶咬牙,重重點頭,當楚墨將古靈邪族引開之後,這才帶著幾名孩童朝著東皇城牆跑去。

而楚墨即便現在突破八境,但是麵對這些古靈邪族,重傷之下的他,依舊冇有任何抵抗之力。

“在這麼追下去,孤今日,必死無疑!”

楚墨皺眉咬牙,隨後使出渾身解數朝著巷子內奔去,而那些邪族窮追不捨。

“冇辦法了!”

楚墨連忙走到一名被同化的邪族旁邊,將其抹了脖子,隨後脫下衣服,將其血液塗在自己身上,繼而一動不動的與其他被同化的邪族一樣,站在原地。

果然,片刻的功夫,那些古靈邪族已然趕到,其六個人四下張望,發現並無蹤跡時,似是有些惱怒,將麵前的那些被同化的邪族一巴掌拍碎!

砰!

砰砰!

接二連三的被同化邪族屍體被拍碎,似乎這些古靈邪族是在發泄,眼看著就要輪到楚墨,楚墨的額頭直冒冷汗,強忍著身軀不敢亂動。

眼看下一個就輪到楚墨,而楚墨也準備好動手時,一道厲吼聲將之動作所阻止!

鬼影閃爍,厲吼驚魂。

古靈邪族連忙對視一眼,停下手中動作便朝著遠處街巷奔去。

就當古靈邪族走後,楚墨這才鬆了口氣,剛纔那六名古靈邪族,皆是八境,他不到萬不得已,不敢拚命。

混過古靈邪族的追擊,楚墨再次直奔東皇城牆方向,隻不過,當楚墨的身體剛剛往前走了兩步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股陰森寒意。

這股寒意滲人心魄,帶著濃濃的敵意,那一刻,楚墨的心不由得沉了沉。

來者,恐怕是古靈邪族之中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