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親對象,是安姑娘!”

轟!

楚墨等人目光陡然一縮,秦震天趁這時機,要來楚國提親?並非是楚國公主,而且還是一個安國公的女兒?

這是在針對他嗎?

“這件事雖然未公佈,但恐怕不假。”

這話若是從彆人口中說出,,那自然不可信,但這話是從冷無情嘴裡說出來的,那可信度自信是高的,畢竟冷無情是秦國皇子!

“他秦震天憑什麼要娶安姑娘?他隻要敢來楚國,我讓他有去無回!”

華天龍咬牙,對秦震天深惡痛絕,若不是他,安知語怎會被扔進邪族深淵?

“若他有能解安知語身上的邪族禁毒的手段呢?”

冷無情朝著華天龍反問道。

嘶!

所有人屏住呼吸,紛紛搖頭,否決道:“不可能,你剛纔還不是說,此毒無解嗎?”

“但他不同,邪族天才,飽覽群書,看過邪族古籍,普天之下的邪族,唯他一人看過邪族古籍,他說有解法,未嘗不可信。”

冷無情如實說道。

所有人在這一刻明白了,秦震天來楚國提親是假,威脅楚墨是真!

“孤與他,是宿敵!不可能屈服!”

楚墨深吸了口氣,他這一刻也明白了冷無情的意圖,隨即當著冷無情的麵表態,畢竟冷無情幫他很多,至少在立場上,他能幫則幫。

“楚兄可能誤會我的意思了,秦震天來楚國,表麵是提親,但又何嘗不是一場獵殺?”

“據我所知,楚國邪族,先祖都是楚國子民,迴歸楚國,理所當然,可是這些邪族的做法卻違背了秦震天的規矩!在此之前,秦震天要求所有邪族前往西梁,不得加入任何帝國!”

“所以,此次秦震天前來,便是獵殺這些邪族的!”

“齊國自然也不例外。”

冷無情說到這裡,目光移向法明身上,憂歎道:

“恐怕齊國的情況,比楚國還要複雜吧?畢竟齊國女帝的手段遠遠不如楚皇強勢!至少在楚國,秦震天不敢光明正大地獵殺!”

法明無奈點了點頭,歎息道:

“是啊,齊國那些入朝為官的邪族,或死於非命,或自殺身亡,這背後,是有秦震天的影子,所以我此次親自來楚國,便是想與楚施主商量,如何應對。”

“邪族不穩,國基不穩!”

聽到這裡,楚墨算是明白了,這局!一早便有人佈下,就等著自己來跳,而佈局之人,正是秦震天!

“孤明白了!不過孤很好奇,大師你為何會在齊國當大祭司?何不來楚國,我也讓父皇封你一個大祭司如何?”

楚墨扭頭看向法明,開口詢問道。

法明淡淡一笑,隨後搖頭道:

“佛家從不過問世俗,這次出任齊國大祭司,捲入這紅塵之中,也非本意,隻不過這裡麵有些事情楚施主可能不知,也罷,這些事情也冇什麼值得隱瞞的,實話告訴楚施主,其實那齊國女帝,是我曾經曆練紅塵留下的女兒。”

嘶!

所有人都紛紛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看向麵前法明,他剛纔說什麼?齊國女帝是他之女?

“你個老東西,冇想到你竟然有女兒?你不是說佛家心無雜念,無慾無求?看你一本正經,老老實實的,冇想到你竟然是花心和尚!”

華天龍忍不住嘴角一抽,在聽到這個訊息後,他也有些震驚,隨即忍不住打趣起來。

“阿彌陀佛,那都是年輕時候去凡塵曆練時種下的因!”

法明嘴角一抽,連忙解釋起來。

“我呸,虛偽的老和尚。”華天龍撇嘴。

“佛祖信徒,每個人都要曆練紅塵,唯有清心寡慾者,方能成道,如今法明大師已然得道,那就說明他早已心無旁騖,看破紅塵,恐怕他留在齊國最大的原因,並未這個,而是佛家之意吧?”

冷無情在一旁訕訕說道。

“看來什麼事情都瞞不過冷施主!”法明冇有否認。

就在此時,楚墨朝著身旁的沈湛湛望去:

“沈姑娘,去準備點上好的酒菜,招待一下冷兄跟法明大師,孤出去一趟。”

說罷,楚墨朝著冷無情跟法明微微點頭,以示尊敬,隨後便頭也不回的朝著門外走去,李謹跟降雪則是緊隨其後,那一刻,所有人閉上了嘴巴,看著楚墨猝然離開的背影,許久說不出話來。

“你們說,他會如何選?”華天龍望著楚墨離開的背影,喃喃說道。

沈湛湛歎息道:

“不用選,也不用想,那邪族天才都能捨命就紅顏,殿下恐怕更會如此。”

聞言,所有人沉默不語,或許吧!

從天人閣離開後,楚墨並未第一時間去找安知語質問,畢竟他知道,安知語不告訴他,必有她的理由,但楚墨是不可能看著安知語死在自己眼前的。

“孤,不會讓你死!”

楚墨咬牙,雙拳緊握,隨後緩緩抬起目光,朝著身後李謹詢問道:

“那雪女在何處?帶孤去!”

李謹微微一愣,不過隨即點點頭,指著遠處一處府邸說道:

“雪女麵容無人見過,據說她從未他踏出過宰相府半步,若是要尋她,就得去宰相府,可現在殿下你與南宮宰相的關係……”

“無礙,孤是去找雪女,又不是去找宰相,他若為難孤,你看著辦便是。”

楚墨的語氣逐漸變冷,他本身對那個宰相併無好感,若他真的把楚墨逼急了,他不介意先動手!

避開熱鬨的街頭,楚墨在李謹的帶領下,來到宰相府門前,樸素單調的宰相府,並冇有楚墨所想那樣繁華,更讓楚墨驚奇的是,宰相府的下人,皆是人族。

“站住,你們可有拜帖?”

就當楚墨等人要踏進宰相府時,突然門外兩名小廝將楚墨三人攔了下來,楚墨回頭望去,帶著幾分疑惑看向那兩名人族小廝。

“冇有拜帖明日再來吧,雖然宰相大人人很好,但是你們陸陸續續拜訪,宰相大人也出不消的。”

小廝竟然開口為南宮宰相說話!

這倒是出乎楚墨的意料。

“哦?你不是人族麼?為何不恨邪族,反而還要幫宰相說話?”楚墨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