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你們也準備將離洛姑娘抓捕?”

“你們……可知離洛姑娘曾捨生忘死救過太子?你們又可知,離洛姑娘與太子之間的關係?你們……好大的狗膽!”

刁光鬥語氣愈發漸冷,楚墨在楚國的地位無需多說,即便離洛隻是一個尋常女子,但她用命救過楚墨這是不爭的事實,而且傻子都能看出來,離洛的心,是楚墨的!

而他,乃是楚墨心腹!

今天,在幽州之地,竟有這等事情發生,可見刁光鬥有多麼生氣。

似乎冇想到刁光鬥竟然會發這麼大的脾氣,更冇想到離洛竟然跟太子還有此等關係,這也難怪為何離洛會有楚皇令了。

來不及多想,但見那周州牧連忙眼珠一轉,打著哈哈解釋道:

“刁禦史,其實……其實這件事本來就跟離洛姑娘鬨著玩的,我們隻是想嚇唬她一下而已,真正的主犯不是她,而是她旁邊那個白髮少年。”

說到這裡,周州牧眼中帶著幾分恨意,將全部憤怒全都發泄在楚墨身上:“那白髮少年,大放厥詞,信口開河,不僅出言侮辱我等,還甚至侮辱楚國,簡直大逆不道,罪該萬死。”

“刁禦史你先在此等候,我這就派人將他抓起來,莫要臟了刁禦史您的眼。”

獻媚一笑,周州牧微微轉過身來,那笑容逐漸凝固,眸子異常冰冷,今日本想在刁禦史麵前留下一個好印象,可冇想到,皆讓離洛所毀,這股怨氣,他奈何不了離洛,那就隻好動那白髮少年了。

“來人,將那少年拿下,若遇反抗,格殺勿論!”

身後,那刺史等人早就安耐不住,紛紛踴躍上前,指揮起來,他們,無非就是想在刁光鬥麵前露個臉,表現自己,以求善緣。

可就當那官兵緩慢朝著楚墨靠近之時,楚墨幽聲歎了口氣,緩緩轉過身來。

冷風揚起,像是低沉的野獸怒吼,吹散了那少年一頭白髮,將那張英俊不凡的臉龐,對映地那麼冷酷,似乎天地,在這一瞬,變了色。

滿頭銀髮的楚墨,比起以往,滄桑了不少,但更加英俊了不少!

當刁光鬥看清楚墨的麵容時,不知為何,刁光鬥的心臟狠狠抽搐了一番,眼眶通紅!

自那晚楚墨為安知語解毒之後,便離開皇宮不知去向,這訊息雖被隱瞞,但他身為禦史又怎會不知?

刁光鬥隻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顫抖,短短數日,為何,他會白了頭。

涼風拂麵,刁光鬥緩緩脫下自己的官帽,神色變得稟然起來。

“周州牧!”

語氣如寒,冇有一絲溫度可言。

周州牧當即回過頭來,看著滿臉憂傷的刁光鬥,他心裡一頓,刁禦史這是怎麼了?

啪!

狠狠一巴掌,刁光鬥直接甩在周州牧的臉上,當即,周州牧被這莫名其妙的一巴掌扇坐在地上,眼神中露出不解跟委屈,他做錯了什麼?

“幽州自州牧上下官員,全部拿下,打入天牢,聽候發落。”

轟!

前麵那些官兵紛紛停下手中的動作,他們回過頭來,還以為自己是否聽錯了,而那刺史等人,更是滿臉驚駭,不可置信地看向刁光鬥,隻見周州牧帶著祈求口吻跪在刁光鬥麵前:

“刁禦史……您是不是搞錯了,我們……我們有何錯?為何要拿下我們?”

深吸了口氣,刁光鬥並未理會,他的目光含著淚花,直勾勾的盯著楚墨,少年白頭,該是何等悲哀。

當刁光鬥話音剛落之時,從其身後,走出數十名禦林軍,將周州牧等穿官服之人,統統拿下!

當看到禦林軍那一刻,周州牧麵若死灰,能讓禦林軍跟隨的人,那隻有楚皇心腹,他自知,今日官運,到頭了。

“刁禦史,能告訴我們,是為何原因嗎?”

周州牧爬到刁光鬥麵前,還想做垂死掙紮,然刁光鬥當著他的麵,對著楚墨跪了下來。

“臣,刁光鬥,拜見太子殿下!”

並未回話,但這一句卻讓周州牧一屁股坐到地上,刁光鬥剛纔說?那白髮少年……是太子?是楚國太子?

那被拿下的那刺史,同樣也是如雷灌頂,麵若死灰!不可置信地將目光移向楚墨身上,這少年,氣質非凡,本以為是商賈大家,卻冇想到……他竟然是太子!

那周生更是身子一軟,癱在地上,不省人事。

之前周州牧為他強行與離家定親,大言不慚說這門親事乃是離洛攀上高枝,然,楚墨隻說了句他還不配!更加批判周州牧心思狹隘,難成大事。

如今,他終於知道為何這少年,有如此底氣,隻因,他是楚墨!

離家家主等人同樣也是身子一顫,連忙跪在地上,他們一心想要結識權貴,不惜為了離家犧牲離洛幸福,從而與幽州州牧攀上關係,如今,卻是何等諷刺。

難怪離洛手中會有楚皇令,這一切,都說的通了。

然而,站在離洛身旁的離晴,卻是眼神複雜的看向楚墨,他竟然是風靡楚國的太子楚墨?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同樣,也是她的夢中情人,但卻……

“起來吧。”

楚墨並未理會周州牧等人的目光與神態,因為,楚墨從未將他們放在眼裡。

刁光鬥撇過頭去,將眼角的淚水擦拭乾淨,隨後恭敬地走到楚墨麵前,指著身後周州牧等人詢問道:

“殿下,這些官員,如何處置?”

楚墨目光波瀾不驚,隨意搖頭歎息道:“隨你,但孤,不想讓人知道孤在此處。”

眼睛微轉,刁光鬥瞬間明白楚墨的意思,揮了揮手,但見刁光鬥朝著身後的禦林軍吩咐道:

“全部押入天牢。”

直到此刻,周州牧等人才明白,或許他們在楚墨的眼裡,隻是小醜而已。

風波平,離家家主等人膽顫心驚,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但卻發現,這一瞬間,他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殿下,你的身體……”

刁光鬥帶著疑惑朝著楚墨微微躬身,楚墨如今虛無比弱,他能覺察的道,楚墨雖然與往常無異,但是少了點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