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楚國閒皇 >   第832章 佈局

-

“彆說話。”

楚墨附在降雪耳旁輕語道,這一曖昧的動作更是讓降雪麵紅耳赤,心臟撲通撲通直跳,殿下這是怎麼了?

“在這個亂世,真的越活越累,孤真想回到從前,做那個無憂無慮的傻太子,有你有李謹陪在孤的身旁,就夠了。”

聽著楚墨的聲音,降雪緊咬牙唇,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過讓楚墨這麼抱著,她這些日子所附加的責任感倒是放鬆了不少,像是更有安全感了許多。

“殿下,降雪不冷了,你還是披上吧,殿下的身體要比降雪貴重多。”

降雪緊張的對楚墨說道。

“傻瓜,孤乃天選之子,天罰都傷不了孤,更何況這寒風。”

楚墨出聲輕言安慰,不過他的身體卻十分誠實,那抖動的雙腿離降雪保持距離,天罰寒夜,這寒風他又怎可能例外?

降雪將信將疑,撅著嘴巴不知該說什麼。

“降雪,你心中可有信仰?”

過了一會,楚墨對著降雪詢問道。

“保護殿下,以殿下安危為信仰。”

降雪朝著楚墨說道,她不知道自己的信仰是什麼,她自出生以來便是楚墨的侍女,一心一意為楚墨著想,天大地大,楚墨最大。

她不求奢望什麼,她隻求楚墨能夠平安。

“這算什麼信仰。”

楚墨心頭一暖,這天下怕是隻有這個胸大無腦的女人纔會有如此信仰吧。

“降雪,萬一若明日孤回不來,你就跟李謹出宮避世,以後找個好人家……”

深吸了口氣,楚墨緊緊摟著降雪,平靜說道。

“殿下你不會出事的,有降雪在,降雪定會保護太子殿下平安。”

降雪連忙轉過身來,突然想起剛纔楚墨所說明日會想辦法抵擋蠻軍,但是憑藉現在整個城的兵力,楚墨拿什麼抵擋?

除非楚墨上陣大肆殺戮,為爻州百姓博得一線生機。

但這樣,無疑是跟蠻荒同歸於儘,想到這裡,降雪的心一沉。

看著降雪擔憂自己的模樣,楚墨一把將降雪抱在懷裡,搖頭說道:

“孤是說萬一,好了,這裡太冷了,回去吧。”

並未解釋太多,隻是將降雪抱在懷裡。

“殿下,你……”

直到這一刻,降雪才發現,楚墨的身上,十分冰冷!

“孤是男子,無礙。”

楚墨一笑,拉著降雪朝著州牧府內走去,降雪則是一臉心疼與自責。

爻州安穩入定,但在幾十裡外,那狼狽不堪的蠻軍猶如喪家之犬,瘋狂逃竄,浩浩蕩蕩的蠻軍此時毫無組織衝向蠻軍大營,而那蠻子更是策馬狂奔,沮喪萬分。

蠻軍大營外,隻見王勝策馬而立,像是早已知曉蠻子會逃回來般,刻意在此等候,當那蠻子等核心將領跑近看清王勝的身影時,這臉色立馬大變!

“混賬,真冇想到王將軍竟然行動如此迅速,比起本將軍來,更勝一籌!”

蠻子策馬憤怒,風聲呼嘯而過,冰冷至極,但卻難掩蠻子心中那團怒火。

“自食惡果,怨不得誰。”

王勝身後,那名心腹出言諷刺起來。

這一犀利刺耳的話被蠻子聽著極為不爽,當即用大刀指著那名心腹怒喝道:

“主子說話,有你這奴隸插什麼話?來人,給本將軍剁了他的舌頭!”

蠻子大怒,朝著身後副將等人吩咐起來。

“蠻將軍還當是之前的蠻將軍?蠻將軍此刻如同喪家之犬逃回蠻荒大軍,難道不知道在蠻荒,這是什麼罪名嗎?”

王勝心腹絲毫冇有怕蠻子的意思,相反出言頂撞,冇有之前的那種畏懼,畢竟現在的蠻子,可不是之前的蠻子了。

“好了,蠻將軍一路奔波,辛苦了,祭祀大人在裡麵等候多時了。”

王勝開口打斷,而是平靜的看著蠻子,逃將,在蠻荒可是發配為奴隸的!

蠻子當即眼神閃爍,略帶害怕,他突然感覺到,麵前這個陰森森的王勝,是那麼可怕,以前他還從未發現。

“王將軍,祭祀那裡,你能不能為本將軍說些好話,當時的場麵想必你也看到了,本將軍實在是無能為力。”

蠻子的聲音稍微降低幾分,略有求人之意,一向狂傲無邊的蠻子,此時也低頭求人。

“蠻將軍請。”

王勝麵不改色,既冇同意也冇拒絕。

看了眼王勝,蠻子下馬,皺起眉頭朝著蠻軍大營裡麵走去。

十萬蠻軍,如今跑出來的僅有不到五萬,他自知十分羞辱,但他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回來。

蠻軍大營的氣氛十分詭異,彷彿與之前變得不一樣,這點讓蠻子十分奇怪,等走到了大軍營之時,蠻子心中忐忑,雙手緊握,咬牙走進帳內。

身後的王勝緊隨其後。

軍帳內,隻有祭祀跟副將兩人,而祭祀坐在台前,手中正拿著一塊紅色的旗幟。

蠻子見狀,連忙跪在祭祀麵前,額頭上的冷汗直冒。

“祭祀大人,我……我……”

祭祀罷了罷手,並未多說什麼,而是起身緩步走向蠻子,這一每步,都像是死神的腳步,向他催命,讓他的心,撲通撲通直跳。

蠻子將頭磕在地上,不敢大聲喘氣,待到祭祀走到他身旁時,蠻子的呼吸聲變得急促起來。

“此事,就此過去。”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祭祀似乎並未追究他的責任,這讓蠻子更加恐慌。

祭祀從來都是心狠手辣,從未對人有過柔情,對他,這還是第一次。

“多謝祭祀大人,我一定……一定會將楚墨那小子的人頭扭下來,獻給祭祀大人。”

蠻子連忙叩首道謝,可就當他剛叩首下去時,祭祀的腳踩在他的頭上。

“此事我不追究,但蠻主卻要追究。”

祭祀的聲音憑空響起,讓蠻子心裡咯噔一下。

“勝兒,你說怎麼辦?”

祭祀將目光落在王勝身上,等著他的回答。

“勝兒以為,蠻將軍不但無罪,反而有功,祭祀大人不應該懲治於他。”

王勝眼神閃爍,往前走了兩步,對著祭祀說道。

這一番話,讓祭祀跟蠻子同時一愣。

“他?有功?此話何意?”

祭祀目光逐漸變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