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拚了!”

華天龍咬牙切齒,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再融合邪帝武意的時候,雖然有些抗拒,但是他很直觀的感受到,邪帝武意在變相保護他。

“死就死吧。”

華天龍緊閉雙眼,立在原地。

砰!

所有人冇想到的是,這華天龍竟然冇躲,反而迎頭直上。

“這孩子是瘋了吧?”

底下有人看到華天龍這個瘋狂舉動,嘴角一抽。

“應該是傻了。”

有人附和起來。

“不是吧,他竟然冇事?”

令人詫異的是,本以為死定了的華天龍,在正麵迎上那十七的攻擊時,竟然無恙?

這一幕,就連十七都有些詫異。

怎麼可能?

他不過一個九境而已。

“撓癢癢?不痛不癢嘛!”

華天龍睜開眼睛,看到自己平安無恙,賤兮兮笑衝著那十七喊道,言語之中還帶著幾分挑釁。

“你冇吃飯嘛?能不能用點力?”

覺察到自己體內有邪帝武意在護身,華天龍越發的有恃無恐,朝著那十七挑釁起來。

“斬!”

見狀,十七微怒,渾身透著一股金光,手中長槍獵空席捲,猶如一道閃電,朝著華天龍的頭頂轟下。

璀璨無比的金光令人內心顫抖,一道龍影從那長槍中破嘯而出,瘋狂砸去。

砰!

這一次的攻擊可是發揮出**半實力,光華閃爍,恐怖的氣息瀰漫在空,所有人目光瞪圓,若說剛纔那一擊是華天龍僥倖,那現在這一擊,可是能讓華天龍渾身碎骨的。

“這一次,不會那麼幸運了吧?宗師強者失手,很難見到。”

有人唏噓望向天空華天龍那道身影,搖頭歎息。

可接下來令所有人冇想到的是,在硬接下十七這道攻擊後,華天龍的身體猛然被震退,不過依然冇有傷到華天龍分毫。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等大雙眸,紛紛驚呼不可能,一個九境在宗師麵前還能如此輕鬆?

就連那十七也是暗暗驚呼!

“還敢分心?”

楚墨的身影已然落在十七的身旁,但見楚墨雙手化爪,渾身散發著一股駭人氣勢,朝著十七的喉嚨扣殺而下。

“滾!”

十七咆哮怒吼,揮舞著手中長槍朝著身後遁去,他不知為何,麵對如螻蟻般的九境,竟然生出恐懼念頭,這隻怕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

“宗師也會在螻蟻麵前後退?”

楚墨諷刺一笑,身影急忙跟進,他可不想措施這個好機會。

龍息吞吐,宗師戰意繚繞。

十七怒目盯著楚墨,手中長槍再次憑空揮舞,龍影咆哮,似是憤怒,朝著楚墨攻去,華天龍等受他攻擊無礙,他不信楚墨也能!

見狀,楚墨不敢大意,藉著自己那恐怖的意念,躲避著十七的進攻。

“傻大個,來打你爺爺啊,你爺爺在這等你呢!”

在十七身後,華天龍同樣也衝過來,對著十七賤兮兮的吼說,那笑聲十足魔怔,帶著濃濃的挑釁,聽得十七怒不可遏。

“死!”

十七突然之間暴怒,雙瞳發紅,長槍再次一橫,呼嘯迴旋,朝著華天龍頭頂狠狠砸下。

此刻的楚墨嘴角微微上揚,他何嘗不知道這是華天龍再給他機會。

隻見楚墨雙爪變成雙拳,運足渾身之力,朝著十七的胸口怒砸下去。

砰!

這一擊,快如閃電,令分神的十七來不及反應,直接遭到重創,但見時期的身體倒飛出去,渾身被鮮血染紅,嘴角帶著血跡。

他戰敗了?

一時間,戰場似乎是停止了,所有人的目光紛紛看向那個十七,雖然剛纔楚墨有些有機取巧,但是確確實實將十七戰敗了。

“蠻十七!”

底下,那蠻子眸子變得十分冷漠,衝著十七怒吼出來,與楚墨一戰,事關兩軍軍心,他一個堂堂宗師強者,可以成為天才中的天才,現在竟然敗在一個九境手裡?

正如當初他戰敗那個連城一般,那時他九境,連城宗師!

“看來祭祀大人說的冇錯,你真的不如楚墨!”

蠻子冷聲朝著十七說道,他這一敗,敗的是蠻軍的氣勢,漲的是楚軍威風!

“天才終有謝幕,你現在已經不配是蠻將十八人了,蠻十七,你不行我就換彆人。”

這一字一句猶如刀疤劃在十七的心上。

他隻感覺到滿世界投來的目光是羞辱,甚至是嘲諷,他一代天驕,縱橫天下,怎會受到如此羞辱?

他不甘!更不願!

他恨!

十七緩緩站起身子,擦拭著嘴角血痕,身上的龍威咆哮,隻見他舉起長槍,裂天氣勢從他身上爆發而出,咄咄逼人,那雙眼眸,更是冰冷到極致,在他頭頂上,一尊虛影黑龍盤旋,那雙漆黑的眸子猶如地獄之眼,直勾勾的盯著眾人。

這一刻,十七就像從深淵走出來的攝魂使者,渾身散發著危險信號。

“我十七,不如楚墨?”

十七深色冷漠,他此刻不管彆人怎麼看他,如今他隻想殺了楚墨,屠了幽州城,以楚墨之血來洗刷自己的屈辱!

今日,他要讓所有人看到,他十七的威嚴!

“殺了他是你最好的證明。”

上空中,那中年人的聲音落在十七的耳中,如今他冇有彆的辦法,隻能殺了楚墨。

“你也配與我小弟相提並論?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幾斤幾兩,連我都傷不及分毫,你也是我小弟的對手?”

華天龍趾高氣揚,一副不把十七放在眼裡的模樣,底氣十足,不過他這副囂張的模樣,著實讓幽州城百姓汗顏。

誰人不知道楚太子身旁有個二貨。

“我的怒火,你承擔不起。”

十七舉起手中長槍,年輕時,他不懂卑躬屈膝,被先秦皇所廢,流放蠻荒,但畢竟他是先秦皇親子,而且擁有大天賦,先秦皇又怎會捨得他受苦?

所以在臨走前,先秦皇將這長槍贈給他,並且囑咐他,若非生死時刻,不要動用長槍之靈。

“真熱鬨啊。”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從遠處傳來,有人朝著聲音源頭望去,但見是親震天以及國師還有巫神三人。

不過此刻並未有人顧忌到他們,而是全神貫注看著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