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楚國閒皇 >   第900章 再等等

-

“現在南戎聖物重新現世,隻怕南戎是真要崛起了。”

所有人目光紛紛移向那南戎聖物,雲霧朦朧,看的不是很真切,但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聖物十分恐怖。

“你們快看,王家人也來了。”

山腰半空,隻見一行身上繡著麒麟的黑袍男子出現在半空,他們目光迎視南戎聖物,眉頭緊鎖。

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在他身後,則是數名青年。

“此次南戎異象,首當其衝的便是王家,王家這些年來在南戎稱霸爭雄,早已視南戎為己地,現在出現這種情況,王家怎會坐得住?”

“舊朝換新朝,南戎從根本來說,南戎大司命纔是正統,王家畢竟是外來,即便這百年來王家對南戎儘心儘力,若南戎大司命有後代存世,南戎勢必會簇擁正統。”

“南戎的水很深,遠非王家所能征服,曾經王家立下誓言,要完全統一南戎,現在看來,王家有點騎虎難下。”

周圍,數名強者望著王家的身影議論紛紛起來,對於南戎之事,他們也多少瞭解一些。

“快看,王家要出手了。”

突然間,有人驚撥出來,引得周圍所有人目光朝著王家方向望去,但見為首的中年男子身影迎上衝去,他身上泛著金色的光芒,渾身上下夾雜著一股可怕的氣息。

這人,武道宗師巔峰!

這個舉動引得周圍所有人矚目望去,但見那中年男子破開雲霧,直衝山巔!

楚墨同樣將目光落在那宗師巔峰強者的身上,這山頂給他的感覺很是強烈,在他看來,那山巔之上,必有東西。

隻不過他不知道是何東西罷了。

轟!

恐怖的氣息從蒼穹瀰漫下來,一股窒息的壓迫瀰漫在每個人的心頭,有些低境界的修士直接被這股壓迫震下來。

感受到這股壓迫,楚墨的目光再次移向那尊南戎聖物,隻不過這一次楚墨的臉色變了!

“吼!”

楚墨仰天怒吼,無比瘋狂,這個舉動引得周圍無數人目光。

隻見楚墨滿頭銀髮隨風撥動,雙瞳之中滲出殷紅的鮮血,這一幕嚇壞了諸人。

他們不明白,楚墨這是怎麼了。

“他……他這是怎麼了?”

“你們快看,那南戎聖物的眼睛!”

有人震驚高撥出來,紛紛朝著那南戎聖物望去,但見那尊南戎聖物雙眸竟然如同楚墨般,也同樣滲出鮮血來,那一幕,惹人頭皮發麻。

而且那南戎聖物的毛髮,也變得煞白,與楚墨頭髮相差無異。

這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不理解。

嗡!

另一邊,那王家高手衝上雲巔之時,山巔之上憑空出現數道雷鳴,直接將那王家高手給擊飛出去,僅僅一擊,就讓王家高手身負重傷。

所有人眸子紛紛驟縮,發生什麼情況了?

“快,所有人撤!”

王家高手衝著那王家剩餘之人怒吼出來,隨即身體一轉,朝著山巔狂卷而去,這個畫麵,讓所有人不明白髮生了何事。

其餘王家之人則是頭也不回,朝著底下狂奔而去,他們根本冇有質疑那強者的話。

王家強者直衝山巔,消失無蹤。

周圍其餘強者隱隱覺察到危險,也都紛紛朝著地麵狂奔而去,不敢逗留,畢竟在機遇麵前,他們更重要的是想辦法如何保住小命。

嗖嗖嗖!

無數道人影掠空飛馳,眨眼間山腰上便人去樓空,隻是楚墨這道身影立在半空顯得極為顯眼。

“殿下怎麼還不下來?發生什麼了?”

降雪望著楚墨的背影,擔心喃喃說道。

“是劫也是緣,無須擔心。”

身後,法明望著楚墨的身影,淡淡開口說道。

“南戎於他來說,是轉變。”

無心望著那南戎聖物,若有所思,引得周圍屠天黑和尚幾人紛紛朝著無心投來異樣的眼光。

“你看透了?”

屠天古怪的看向無心問道。

無心神秘一笑,搖頭不語,隨後看向半空中的楚墨。

吼!

當所有人退到地麵時,空中七彩霞光籠罩天空,將整個幽山照射的十分美麗,對映在那南戎聖物上,顯得格外引人。

眾人不解為何會出現這等異象,不過接下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傻了眼。

南戎聖物的眼睛竟然動了!

他的眼睛微微瞥向楚墨,儘管他是虛影,但他所看的位置,正是楚墨所在,在他背後,那對銀色的翅膀猛然煽動,口嘴張得很大,似是嘶鳴,似是呼喊。

楚墨雙目同樣看向那尊南戎聖物,四目隔空相對,楚墨心中竟然生出一股熟悉感覺,似乎這尊南戎聖物他在哪裡見過。

吼吼!

南戎聖物張開大嘴,眼中竟然緩緩流淌著淚水,這一幕,竟然讓楚墨為之動容。

“你……”

楚墨張嘴,可就在此時,一股可怕的颶風迎麵撲來,楚墨意識到危險,連忙閃爍著身影,朝著一旁躲避。

砰!

巨大的攻擊直接落在半空,若非楚墨躲得及時,隻怕楚墨早已淪為一具屍體。

“你不該來此。”

空中傳來一道冷漠的聲音,隨後又是兩道恐怖的氣息,一左一右朝著楚墨夾去,令楚墨無法躲避。

“嗯?”

感受到來人的強橫,楚墨不敢大意,連忙禦出渾身力道,朝著上空逃竄而去,麵前來人,不是他所能應付的,這點他心知肚明。

“殿下!李謹你快出手救殿下。”

底下,降雪看到這一幕,頓時驚撥出來,連忙轉身看向李謹,心急如焚。

李謹點頭,正欲出手時,卻被無心阻攔。

“再等等。”

無心望著半空,他此人並未對楚墨下死手,否則楚墨根本在這人手裡撐不過一招,來人是何目地,他也不知。

如今情況,隻能靜觀其變。

聞言,降雪咬牙,心中仍然擔心。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落在楚墨身上,他們看向空中那突然對楚墨出手的人物,那人蒙麵看不清容貌,不過此人給他們的震懾力很強。

他為何要對楚墨下手?

“前輩這是何意?”

楚墨逃脫來人的攻擊,立馬覺察到他並無對自己存有殺意,這倒是讓楚墨萬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