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來來,蘸點蘸料,味道更美!”

楚墨趕緊拿出來提前調配好的麻醬蘸料,配上銅鍋羊肉,那簡直就是絕配啊!

“真的有那麼好吃?”

小蜻蜓也按耐不住了,夾起一塊鮮蘑,放入了湯中。

“哇,真的好好吃啊!”

片刻過後,小蜻蜓將蘑菇撈了上來,滑嫩的蘑菇吸滿了鮮美的雞湯,鮮上加鮮,更是讓小蜻蜓讚不絕口。

“我也來一口試試!”

秦朗見到小蜻蜓和降雪都吃的如此美味,也趕緊夾了一筷子羊肉放進了鍋裡,片刻過後,將肉送入嘴中,也是滿臉的陶醉之色。

“哇!真是絕美之味啊!”

“此等美味,應當配上好酒,莫楚兄,我敬你一杯!”

秦朗拿起先前帶的那兩個酒罈子,一把拍開封泥,先給楚墨倒了一杯,隨後又給自己滿上,對著楚墨敬酒。

“秦兄不必多禮!”

楚墨也趕緊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幾人吃肉喝酒,好不快活。

第二天一早。

“殿下,您該去上早朝了!”

楚墨剛剛洗漱完畢,穿戴整齊,李謹就在門口等候了。

“好的李公公,知道了!”

楚墨一想,這自己也有好幾天冇去上早朝了,再不去,好像有點說不過去了。

於是,他趕緊往大殿上趕。

到了大殿門口,官員已經差不多都要到齊了,他差不點兒就又遲到了。

“宣各位大人們進殿!”

洪四峰扯著嗓子喊道。

“拜見吾皇,吾皇萬歲萬萬歲!”

一眾大臣們此起彼伏,爭先恐後的跪倒了一大片,楚墨依然還是就鞠了個躬。

“眾位愛卿平身吧!”

楚皇楚雲修語氣依舊威嚴。

“謝陛下!”

一群大臣們又從地上爬了起來。

“有事啟奏,無事退朝!”

一旁的洪四峰再次喊道。

“陛下!陛下,臣有事起奏!”

戶部侍郎沈繁星,趕緊連滾帶爬地站了出來。

“哦?沈愛卿有何事奏啊?”

楚皇看著他問了一句。

“陛下,說來慚愧,臣的家府就在昨天夜裡,被盜匪襲擊,護院府兵傷亡慘重,府中事物被破壞嚴重,就連臣也被殃及毆打了啊!”

沈繁星一邊說著,一邊挽起官服的袖子,胳膊上,竟然有兩道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

“陛下,這夥匪盜猖獗非常,臣懇求陛下降旨,將其捉拿歸案啊!”

沈繁星義憤填膺,激動無比,說的聲淚俱下。

“嗬!”

“裝的還挺像!”

楚墨現在一旁,在心中冷笑不以。

什麼府兵死傷慘重,什麼遭到了毆打,他們幾個人去打時候,連沈繁星的影子都冇有見到,怎麼可能會毆打他!

這沈繁星必定是丟了大筆的臟銀無法明著向楚皇稟報,但是心中又咽不下這口氣,便編造理由,以遭受到了襲擊為由,上奏楚皇,以便於追查凶犯。

隻不過,這傢夥做戲還做得挺全套,竟然給自己身上來了兩道傷痕,不得不說,真的是夠可以的。。

“哦?竟有此事!”

“朗朗乾坤,竟敢公然自己堂堂戶部侍郎之府宅,真真是膽大包天,來人啊,傳令刑部,嚴加追查!”

楚皇楚雲修重重的拍著龍椅上的扶手,大聲喊道。

“噗!”

楚墨看到這一幕,不禁一陣陣的想笑,刑部的那幫人,就算是想破了腦袋,也不可能想到,那筆銀子,是被他這個當今太子給偷走了。

“殿下,我們這次撈到大魚了!”

“沈繁星這個老東西,竟然足足貪汙的五十萬兩白銀,都讓咱們給一鍋端了!”

下朝後,回到太子府,秦朗對楚墨興奮的說道。

昨天夜裡,他們幾個人就連夜的清點這些銀兩,現在終於是出來了結果。

“什麼?這麼多!”

楚墨也有些吃驚,他原本以為,這個沈繁星頂多也就是貪汙個三四十萬兩就頂了天了,冇想到,竟然足足有五十萬兩!

看起來,戶部的確是一個很有油水的肥差,以後得想想辦法,嚴加把控,儘量減少貪腐。

楚墨在心中如此想到。

“這位公子,這裡是太子府,你不能擅闖!”

就在楚墨想著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陣喊叫聲。

“本公子為何不能進去!”

“你家太子先前假扮莫楚,誆騙我等,今天,我就要找他去討個說法!”

另一個聲音響起,仔細一聽,竟然是趙子雲的。

“這位公子,請你立刻離開,否則,我們就不客氣了!”

守在門口的太子衛率也不是軟柿子,見到幾次警告無果,立刻就抄起了長矛。

“等等!”

“趙兄何故在此吵鬨!”

楚墨一聽到喊叫聲,趕緊衝出去組織,要不然,以趙子雲那個紈絝的性格,說不定還真能和守門的太子衛率打起來,到時候,那可就麻煩了。

“太子殿下前些日子假扮莫楚,誆騙我等,此是為何!”

趙子雲大聲吼到。

楚墨定睛一看,這趙子雲簡直就是來上門找麻煩的啊,手裡還提著一杆長槍,要是他不出來阻止,還真不一定能惹出什麼事兒來呢。

“前些日子孤那也是被逼無奈啊!”

“要是以太子的身份出行,那我不也就結識不到趙兄和秦兄二位俠義摯友了嗎?”

楚墨知道,像趙子雲這種人,那簡直就是吃軟不吃硬,不能跟他講什麼道理,趕緊先討好幾句,把高帽子帶上。

“如此說來,這倒也是!”

果然,趙子雲一聽這話,立刻就消了不少氣,可是隨後,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眉頭又皺了起來:

“太子殿下,你我幾人一同相識,為何秦兄封官領兵,而我卻被棄之如敝屐,難道,太子殿下是覺得我趙子雲不堪用嗎!”

趙子雲大聲問道。

“呃這………”

好傢夥,這是心裡覺得不平衡了啊,楚墨心裡不禁覺得有些好笑,可是,仔細一想,其實趙子雲他說的也有點道理,幾人一同相識,光把秦朗升官了,把趙子雲晾在一邊,他難免心裡會不舒服,這一點,的確有一些考慮的欠妥。

“不不不,趙兄,你誤會了,其實,我早就給你找好了差事,隻是這幾天,忘了邀請而已!”

楚墨眼珠子一轉,立刻就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