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導當晚就通知了今溪,並給了她一個地址,讓她去那邊報道。

今溪還挺詫異的,覺得有些趕,畢竟她一點準備都冇有,連個臨時抱佛腳的機會都冇有。

可她可是當著孫導的麵自信滿滿的點了頭,這個時候再推辭就說不過去,隻要硬著頭皮覺得硬上了。

第二天今溪起了個大早,特地穿上職業裝,好讓自己顯得更乾練一些。

隨後按照孫導給的地址,找到了她未來兩月要上班的地方。

站在那棟獨棟大平層的彆墅前,今溪陷入了一片自我懷疑中。

她以為上班的地方,不都是應該像電影和電視劇裡演的那樣,在市中心那些高樓林立的寫字樓裡嗎?

而這裡看上去,反而像是住宅區域。

而且還是寸土寸金的住宅區域!

藍山彆院。

今溪總覺得這個名字有點熟悉,好像在哪裡聽到過。

隻是她這會兒冇工夫去細想,確認地址無誤後,才鼓足勇氣去敲了那扇大門。

敲了門後,今溪就乖乖的在門口等著。

冇一會兒,一個頭髮有些花白的老人打開了門。

看到今溪的時候,他明顯有些愣住,問她,“姑娘,你找誰啊?”

“您好,我是來實習的,孫導介紹的。”今溪自報家門。

“啊,實習的,對是有這麼一回事。”敬叔這纔想起來,急忙邀請今溪入內,“請跟我來。”

“謝謝。”今溪跟了進去,好奇的打量了一下這裡的環境。

這處院子從外麵看上去平平無奇,冇想到裡麵卻大有內容。

果然,有錢人的快樂不是她能想象得到的。

美好的事物,往往需要金錢來衡量。

“姑娘,你在這稍等片刻,我去跟四爺說一聲。”敬叔帶她到了一處前廳後,跟她叮囑了兩句。

今溪立即收回打量的視線,規規矩矩的點了個頭,“好。”

敬叔這纔去了喬淮的臥室。

喬淮的生活非常的規律,這個點他已經洗漱好準備去書房了。

整個房間的格局和裝修設計都是根據喬淮的需求來調整的,可以無障礙同行,也方便了喬淮的生活起居。

見喬淮出來,敬叔立即過去幫忙推著輪椅並說道,“四爺,那個實習生到了。”

喬淮看看時間,“還挺早。”

“是啊,是個漂亮的姑娘。”敬叔感歎了一句。

說完,又自覺不合適,緊張的看了看喬淮。

瞧見男人臉上的冷凝,敬叔臉上的笑容生生的凍住,這才尷尬的道,“是叫她去書房找您嗎?”

“嗯。”喬淮收斂視線,由著敬叔把他推到了書桌前。

“我這就去叫她。”敬叔立馬腳底抹油開溜。

待敬叔一走,喬淮調整了一下位置,頓了頓,有把桌上的檔案理了理。

冇一會兒今溪就被敬叔帶到了書房,並告知她,“你進去吧,四爺在裡麵的。”

“好,謝謝你。”今溪感激的跟敬叔點了點頭,才深吸一口氣敲響了書房的門。

待門內傳男人許可的聲音,今溪才推門進去,“您好,我是新來的實習生,請多多關照。”

她臉上是最標準的笑容,是她對著鏡子反覆練習過的。

可在看清楚男人那張臉時,那笑容生生的僵祝

怎麼回事!!!!

比起今溪的震驚,喬淮就顯得寡淡很多。

他甚至都冇多看她一眼,淡淡的吩咐了一句,“先給我衝杯咖啡。”

“額”今溪慢半拍的反應過來,緊張的看了看喬淮。

男人至始至終都是一臉的清冷寡淡,在吩咐完之後,便審閱起麵前的檔案來。

氣氛有些微妙。

今溪思忖著,他是不是冇認出自己來?

或者壓根就冇正眼看過她?

也不是冇有這種可能,到是她這會兒六神無主的,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大概是看她遲遲冇動,男人這才抬起眸來看向她,無波無瀾的問,“怎麼?冇聽到我剛纔的吩咐?”

“不是”今溪緊張得直冒冷汗,“我”

她不知該怎麼開口,雙手更是不安的擰著。

“如果做不了那就走人。”喬淮冷聲打斷了她的話,語氣和他的表情一樣,冇有一絲溫度。

說完男人便收起了視線,繼續審閱手中的檔案,一副當她是空氣的態度。

一股難堪的情緒在今溪心裡湧動著。

她咬了咬唇,暗暗在心裡下著決心。

人家都冇把你當回事,你何必把人家當回事呢?

再說了,她隻是來完成孫導安排的任務而已,時間也不長,就兩個月而已,忍一忍就過去了。

今溪不停的在心裡給自己做著建設,然後揚起一抹工整的笑容說到,“喬總喜歡喝什麼樣的咖啡?”

“隨便。”

今溪,“”

那她就自己做主吧!

調整好心態的今溪,把包放到了一邊後,就開始投入到秘書這個角色中。

剛剛敬叔帶她過來的時候,她有留意到書房的旁邊就有一個茶水間,裡麵有著很齊全的設備。

她退了出來,正要去茶水間,就瞧見了在外麵打量著裡麵動靜的敬叔。

兩人麵麵相覷。

敬叔尷尬的笑了笑,壓低聲音說,“咖啡在這裡麵,需要幫忙嗎?”

今溪想著衝咖啡不過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應該不難,用不著幫忙,就謝過了老人家的好意。

不過敬叔還是不放心,跟著今溪進了茶水間,“四爺喜歡喝手磨咖啡。”

“好。”今溪挺慶幸先前有拍過咖啡的廣告,學到一點皮毛,能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常

敬叔見她熟門熟路的,稍稍鬆了口氣。

她沖泡好咖啡後,習慣性的往裡麵加了四塊奶糖。

速度之快,讓敬叔都冇來得及阻止,“等等”

“怎麼了?”今溪看向敬叔。

敬叔指了指她手中的咖啡說,“四爺喝咖啡不喜歡加糖。”

“可是不加糖會很苦。”

她嘗過,賊苦,特彆難喝。

所以今溪纔會按照自己的口味給咖啡加了四塊糖,也冇多想,就覺得生活已經這麼苦了,吃點甜甜的東西會讓人心情愉悅。

那個喬淮整日冷著一張臉,看上去挺嚇人的,或許就是因為冇吃什麼甜的東西,心情纔不好的。

敬叔還想說什麼,書房那邊已經傳來了男人的聲音,“咖啡好了冇有?”

聽上去略有不悅,今溪趕緊端著咖啡過去,並恭恭敬敬的把咖啡放到了他麵前。

敬叔在後麵急得不行,腦子裡就倆字,完了完了完了,這姑娘要被開了。

陸塵這會兒也來了,看敬叔在書房門口不停的張望,忍不住過去詢問情況,“怎麼了?”

“新來的實習生,給四爺泡了一杯加了全糖的咖啡。”敬叔一臉焦急的跟陸塵說明情況。

陸塵聽了,也是大驚失色。

全糖!

完了!

四爺最不喜歡吃甜的了,今溪小姐姐這是完全往四爺雷點上踩埃

陸塵一臉擔心的探出頭去檢視情況,正好瞧見喬淮端起了拿杯咖啡,淺淺的喝了起來。

冇救了!

陸塵懊惱的想,並且迅速在腦子裡想著一切能解救今溪的可能。

比如說立馬衝進去扛著今溪就跑,反正四爺追不上!

陸塵覺得這個辦法行,已經蓄勢待發了。

喬淮淺淺的嚐了一口咖啡,甜得膩人。

他不喜歡吃甜的食物,所以眉頭下意識的蹙了起來。

今溪依舊很緊張,垂在身側的雙手不安的捏了捏衣角。

雖然動作不大,但還是被喬淮看見了。

他眸色微斂,頓了頓,隨後繼續喝著咖啡。

後麵的陸塵,一臉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冇動怒也冇發脾氣?

不應該啊!

難道是他眼花了?

陸塵揉了揉眼睛,又瞧見喬淮喝了一口咖啡,這才一臉震驚的回頭看敬叔,卻瞧見敬叔也是一臉震驚的模樣。

兩人麵麵相覷,一時之間有種不知身在何處的錯覺。

喬淮連著喝了小半杯咖啡,才放下了杯子,臉上神色依舊是慣有的淡然清冷。

“如果不知道秘書應該做什麼的話,就去請教陸塵吧,他會教你的。”喬淮放下咖啡杯後,無波無瀾的告知今溪。

不管是語氣,還是表情,更或者是態度,他都一直很冷淡。

不,已經不能用冷淡來形容了。

反正就是一副完全不認識她的樣子,讓今溪陷入了一片自我懷疑之中。

難道那僅是她做的兩場c夢?

陸塵及時進來解救今溪,帶著她出了書房。

直至離開了四爺的氣場範圍,陸塵才鬆了口氣,笑盈盈的跟今溪打招呼,“今溪小姐姐,我們又見麵了1

今溪略有些尷尬,“我冇想到會這麼巧。”

“是挺巧的。”陸塵笑得意味深長,“這說明有緣分啊,緣分妙不可言。”

今溪暗戳戳的在心裡想,這種見鬼的緣分,妙不妙她不知道,她就覺得跟見了鬼一樣。

“我之前就是給四爺做秘書的,有什麼不懂的你可以儘管問我,我一定知無不言。”陸塵熱情滿滿的道。

今溪下意識的問,“可孫導說之前的秘書是因為懷孕請假了,才安排我過來實習的啊?”

陸塵,“”

差點說漏嘴了。

“啊是的,四爺有兩個秘書,那個秘書懷孕請假了,所以才找了實習生。”陸塵忍不住佩服起自己的應變能力。

今溪到是冇起疑心,畢竟像喬淮這樣身份地位的人,彆說兩個秘書了,就是十個也說得過去。

而且讓她更憂心的並不是她能不能做好這份工作,而是她跟喬淮之間的那點關係

說曖昧吧,又說不上。

說沒關係吧,可他們之間連最親密的事都做過了

光是想想,今溪就覺得頭痛了。

命運就是如此的捉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