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斷電話,江阮阮看著正玩得起勁的三個小傢夥,心裡不由得有些忐忑。

因為上次的事,她生怕厲薄深再提起朝朝跟暮暮的身世。

也不想厲薄深看到小星星現在的情況後,決定帶她回去。

不一會兒,厲薄深的電話又打了進來,“我到了,你們現在在哪個項目?”

三個小傢夥正吵著要去看白鯨表演。

江阮阮答應下來,而後回道:“我們在白鯨館等你。”

掛斷電話後,江阮阮帶著三個小傢夥過去,厲薄深讓路謙去買了票,直接去了白鯨館。

江阮阮帶著三個小傢夥坐在前排靠邊的位置,厲薄深剛進來,便看到了他們,過去在他們身邊坐下。

看到爹地,小星星笑眯眯地打了招呼,而後又立刻把注意力放在了白鯨表演上。

朝朝跟暮暮則是疏離地向他點了下頭,連聲招呼都冇打。

兩個小傢夥對他的態度肉眼可見的疏離。

厲薄深知道是因為那天晚飯時的那個問題,眼裡有些無奈。

江阮阮也隻是簡單地向他打了聲招呼,便跟著小傢夥們看起了表演。

見狀,厲薄深也隻好沉默下來。

台下,工作人員一會兒指揮白鯨躍出水麵,一會兒指揮白鯨轉圈,幾隻白鯨配合的天衣無縫,看上去很是可愛。

三個小傢夥看的眼睛放光。

“哪位觀眾願意上來跟我們的白鯨做個遊戲啊?”工作人員轉身看向看台。

聽到這話,三個小傢夥更是一躍而起,把小手舉得高高的。

暮暮一邊用力伸著胳膊,一邊揚聲嚷嚷,“我!我!”

工作人員的目光也如他們所願地落在了他們身上,“那邊的三個小朋友,既然你們這麼喜歡白鯨們,那就一起來跟它們做遊戲吧!”

聞言,三個小傢夥雀躍不已,卻還不忘回頭征求江阮阮的同意。

江阮阮正有些擔心安全問題,隻聽到下麵的工作人員又道:“家長請帶他們下來吧!”

江阮阮這才牽著三個小傢夥到了水池邊。

先是按照工作人員的指示,跟白鯨們做了一會兒遊戲。

很快到了休息時間,他們四個也還在水池邊冇有離開。

三個小傢夥很討人喜歡,工作人員甚至親自帶著他們跟白鯨互動。

江阮阮就在一旁看著。

朝朝跟暮暮呆在一起,暮暮向來調皮,正蹲在水池邊,拿手舀水往白鯨身上潑,“我來幫你們洗澡澡哦!乖乖的不要動!”

白鯨又怎麼會聽他的話,每次都會潑回來。

一人一鯨打起了水仗。

不一會兒,連帶著朝朝也濕了一身。

朝朝嫌棄地躲遠了些。

另一邊,小星星安靜地蹲在水池邊,小手輕輕地摸著白鯨的腦袋,眼裡滿是喜愛。

白鯨也乖乖地浮在水麵,一動不動地讓她摸。

工作人員看到小丫頭跟小白鯨親密的樣子,在小星星身後向白鯨發出一個指令。

下一秒,水池裡的白鯨輕巧地躍出水麵。

小星星嚇了一跳,剛想要躲,臉頰上便感到一陣冰涼涼的觸感。

白鯨落回水裡,濺起一陣小水花。

“呀,阿姨,小白鯨親我了!”

小星星愣了幾秒,驚喜地看向一邊的江阮阮,向她分享自己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