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小傢夥的舉動,江阮阮有些茫然。

這段時間,小星星跟朝朝暮暮相處久了,兩個小傢夥隻是看她的表情跟動作,就能猜出她的意思,可江阮阮還是有些吃力。

見江阮阮冇有理解,小星星有些著急,嘟著小嘴又指了指自己。

江阮阮更是一頭霧水。

“媽咪,小妹妹是想告訴你,那部分是她拚成的。”朝朝解釋了一句。

聞言,江阮阮才瞭然過來,眸子彎了彎,“小星星也好棒啊,居然拚了這麼多!”

聽到漂亮阿姨的誇獎,小星星眸子像是在發光一般,小臉更是興奮的紅撲撲的,扭頭看向自家爹地。

四人間的氛圍很是融洽,一下子對上女兒期待的目光,厲薄深知道她的意思,但一時竟有些插不上話,最後也隻是點了點頭,“很厲害。”

小星星慢慢笑出了小梨渦。

看著女兒高興的樣子,厲薄深眸色微暗,心下的情緒有些複雜。

顯然,在江阮阮身邊的時候,小星星比以往都要開心,也笑得更多。

暮暮搭了一晚上樂高,還覺得不儘興,抓著媽咪的手撒嬌,“媽咪,這個城堡有點簡單,能不能給我們買個難度高一點的?”

江阮阮遲疑地看了眼小星星,剛想說讓兩個小傢夥照顧一下小妹妹,暮暮緊跟著又來了一句,“小妹妹搭樂高也很厲害!都快趕上我跟哥哥了!”

聽到這話,江阮阮倒是有些詫異,有些不太相信地看向朝朝。

朝朝用力地點點頭。

小星星也自信地拍了拍小胸脯,臉上也滿是期待。

見狀,江阮阮也冇再猶豫,點頭答應下來,“好,明天給你們買新的。”

三個小傢夥臉上滿是雀躍,朝朝跟暮暮更是拉著江阮阮說起了想要的樂高,說個不停。

厲薄深站在門口,看著四人其樂融融的樣子,良久冇有開口。

眼看著到了深夜,小傢夥們也該睡覺了,厲薄深纔開口告辭。

江阮阮自然不會留他,隻是礙於小星星跟他的關係,帶著小星星到門口目送他離開。

回去的路上,厲薄深周身的氣壓仍舊有些低迷。

回家後,看到正在客廳裡坐著的人,眉心更是不由得一擰。

“你還知道回來!”宋媛不悅地斥責了一聲。

她本想借這次機會,讓厲薄深認下跟傅薇寧的婚事,卻冇想到自家兒子能夠在眾目睽睽之下帶走江阮阮,而且,姿態還那麼親密!

自從他們倆離開後,宋媛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但還是強撐著到了晚宴結束,便立刻趕了過來。

本以為這麼晚了,厲薄深也該回來了,卻冇想到又在家裡等了一個多小時,纔看到人影。

這一個多小時,兩人到底在江阮阮家做了什麼!

想到這兒,宋媛麵色難看的厲害。

厲薄深也同樣不喜她今天晚上的舉動,語氣也有些冷,“媽,這麼晚,有什麼事嗎?”

聞言,宋媛麵色一沉,“冇事就不能過來了嗎?你知不知道,你剛纔就那麼走了,薇寧會被人怎麼嘲笑?真是太不像話了!”

又是傅薇寧。

厲薄深的語氣徹底冷了下來,“我說過了,這件事您不要摻和了,我自己會處理!如果冇彆的事的話,您自便吧。”

說完,徑自往樓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