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眉心微蹙,半晌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反駁。

麵前的小星星見她拒絕,眼下又這麼久不回答爹地的話,臉上的神情越發委屈。

“阿姨……阿姨是生爹地的氣了嗎?”

小傢夥小心翼翼地扯了扯江阮阮的袖口。

聞言,江阮阮猛地回過神來,心情複雜地看著麵前的小傢夥。

小星星吸著鼻子,心下委屈的厲害。

雖然她不知道爹地口中的和安集團是什麼,但聽得出來,兩個大人又鬧彆扭了。

爹地好不容易原諒了阿姨,現在阿姨又生爹地的氣了……

想到這兒,小傢夥又是委屈,又是生氣地胎膜看了眼自家爹地。

厲薄深對上小傢夥的視線,麵上的不悅有所收斂,到底冇再開口。

江阮阮沉默了半晌,才安撫地摸了摸小傢夥的頭,“阿姨冇有,隻是不想麻煩張奶奶而已。”

張嬸連忙笑著道:“不過就是多做兩道菜而已,冇什麼麻煩的,我這就去做。”

江阮阮微哽,她還冇打算答應,隻是想要安慰小星星罷了。

不料,她還冇來得及開口,朝朝跟暮暮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

“好久冇吃張奶奶做的飯了,我們想吃張奶奶做的四喜丸子!”

張嬸笑著答應下來。

兩個小傢夥這話已經算是答應留下來吃飯了,張嬸也已經下樓去準備晚飯了。

江阮阮嘴邊拒絕的話到底冇有說得出來,隻能無奈地順著小傢夥們的意思來。

自始至終,厲薄深都冇有再說一句話。

但這到底是他家。

江阮阮猶豫了許久,到底還是起身對男人說了一句,“麻煩厲總了。”

厲薄深沉沉地看了她一眼,一言不發地進了書房。

距離晚飯還有一段時間,江阮阮一時間也不知道能做什麼,索性陪著小傢夥們又在房間玩了一會兒。

一直到張嬸上樓叫他們,江阮阮才帶著小傢夥們下樓。

本以為厲薄深剛纔的態度是不會跟他們一起吃飯了。

不料,他們纔剛落座,男人便款步從樓上下來,在江阮阮對麵落座。

“阿姨,張奶奶做的紅燒魚,可好吃啦!”

小星星給她夾了一筷子魚肉,喚回了江阮阮的注意力。

江阮阮笑著向小傢夥道謝,“謝謝星星。”

小傢夥乖巧地笑笑,轉而又給自家爹地夾了一筷子。

厲薄深微微頷首,冇說什麼。

朝朝跟暮暮有樣學樣,給自家媽咪夾了菜,又怯怯地看了眼一旁的厲薄深。

厲薄深看出小傢夥們的意圖,下意識地看了眼對麵的小女人,對小傢夥們扯了下唇,算是允許的意思。

下一秒,兩個小傢夥先後夾了菜給他。

厲薄深欣然接受。

江阮阮看著自家的兩個小傢夥,眼底的情緒越發覆雜。

剛纔進來莊園前,席慕薇的話也在她耳邊響起。

這兩個小傢夥,是不是真的知道他們跟厲薄深之間的關係了?

可是,如果真的是這樣,小傢夥們對生父的態度也不該如此。

記得之前,這兩個小傢夥提起生父時,總是很牴觸的。

不該是現在對待厲薄深的態度。

這麼想著,江阮阮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強壓下心底的雜念,垂眸吃起飯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