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過晚飯,江阮阮不想再多留,便帶著兩個小傢夥告辭。

“阿姨,不能陪星星多玩一會兒嗎?”

小星星依依不捨地抓著她的衣襬。

江阮阮俯身摸了摸小傢夥的頭,柔聲安撫,“時間不早了,阿姨必須得回去了。”

說完,見小傢夥還是捨不得的樣子,江阮阮心軟地補充了一句,“阿姨改天再陪星星玩。”

她不過是想要安慰一下小傢夥,不料,小星星卻當真了。

“改天是什麼時候?”小星星眼巴巴地看著她,小臉上滿是較真。

聽到這話,江阮阮不由得一愣。

改天是什麼時候……

江阮阮下意識地抬眸看了眼對麵的男人,用眼神示意,自己隻是說說而已。

以往,厲薄深都會出聲替她解圍,這次,男人卻像是冇有看到她的為難。

一時間,江阮阮看著小傢夥滿是期待的眼神,有些說不出話來。

小星星渾然不覺地繼續追問,“小哥哥們說,阿姨經常會帶他們出去玩的,阿姨可不可以帶我一起?”

江阮阮眸子顫了顫,心下滿是為難。

一旁的朝朝跟暮暮卻已經出聲附和,“我們下週一起去露營吧!可好玩啦!”

之前在國外的時候,江阮阮得空經常帶著小傢夥們露營,和研究所的同事們一起,很是愜意。

聽到小哥哥們的話,小星星心下越發期待,眸子也亮晶晶的。

看到小傢夥幾乎會發光的眸子,江阮阮拒絕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

“星星,阿姨工作很忙,估計冇有時間。”

厲薄深隱含諷刺的聲音在他們耳邊響起。

話音落下,江阮阮的眸子猛地一震,抬眸無可理喻地看了眼麵前的男人。

剛纔厲薄深對她的誤會,她覺得自己冇有必要解釋。

卻冇想到,這男人居然會記到現在,甚至還在諷刺她。

聽到自家爹地的話,小星星眸子裡的光暗了暗,有些失落地垂下了眸子。

江阮阮看看麵前的一大一小,心下滿是無奈,隻能壓下心底的不滿,先安撫小星星。

“阿姨答應你,下週帶你跟小哥哥一起出去露營。”

小傢夥這才又抬起頭來,眼底還有些懷疑。

朝朝跟暮暮連忙向她保證,“媽咪不會騙小孩子噠!”

對於兩個小哥哥,小星星向來是無條件相信的。

見他們這麼說了,小傢夥才又彎了彎眸子,乖巧地點了點頭,朝江阮阮伸出一隻小拇指。

江阮阮不由得愣了一下,不知道小傢夥要做什麼。

“拉勾勾。”小星星奶聲奶氣地催促。

聞言,江阮阮回過神來,心下覺得有些好笑,但更多的還是覺得柔軟。

片刻後,江阮阮伸出小拇指,跟小星星的牽在一起,簡單地拉了個勾。

小傢夥這才徹底放下心來。

“時間不早了,阿姨跟小哥哥們要先回去了,星星早點休息吧。”

臨走時,江阮阮笑著跟小傢夥道彆。

小星星也乖巧地對她揮了揮手,目送他們離開。

厲薄深一言不發地陪在小傢夥身後,目送那小女人和兩個小傢夥走遠,眸色晦暗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