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地。”

看著江阮阮和兩個小傢夥走遠後,小星星抬眸看向自家爹地。

聽到小傢夥的聲音,厲薄深緩緩收回視線,垂眸對上小傢夥的目光,“嗯?”

小星星鼓了鼓腮幫子,不大高興地質問,“你是不是又惹阿姨生氣了?”

這一晚上,阿姨跟爹地都冇有怎麼說話。

不管她跟小哥哥們多努力,阿姨幾乎都不往爹地那邊看。

想到這兒,小傢夥很是挫敗。

明明爹地都已經答應她了,要原諒阿姨,不惹阿姨生氣了。

爹地說話不算數!

厲薄深看出小傢夥的心思,擰眉想要開口,下一秒,卻又想到了陸景禦的囑托。

於是,厲薄深沉默了幾秒,纔開口回答,“爹地跟阿姨在工作上有些矛盾。”

小傢夥卻隻聽到了“矛盾”兩個字,小臉一下子垮了下去。

厲薄深擰眉看著她,“爹地跟阿姨都是要工作的,在工作上有些矛盾,也是不可避免的,你要理解。”

小星星氣鼓鼓地擰著眉頭,“可是,工作上的矛盾,為什麼要帶回家裡?”

厲薄深被小傢夥問的一哽。

“是不是爹地還冇有原諒阿姨,所以……”小傢夥眼底滿是懷疑。

聽到這小傢夥還在把鍋往自己身上甩,厲薄深眉心擰了擰。

半晌,厲薄深意味不明地扯了下唇,對小傢夥道:“爹地向來不會把工作上的情緒帶到家裡,你是知道的。”

小星星遲疑著眨了眨眼睛,認真地回憶了一番。

好像確實是這樣,爹地這麼忙,可每次回到家,對著她的時候都很有耐心。

所以,是阿姨把工作上的情緒帶到了私下嗎?

小傢夥很不能理解,為什麼大人們要這麼公私不分,更不能理解,這麼做的居然是阿姨。

可就算是這樣,阿姨也是冇有錯的!

小星星堅定地站在江阮阮那邊,氣鼓鼓地瞪了自家爹地一眼,“那爹地也要哄著阿姨!”

厲薄深不由得啞然,心下一陣無奈。

他都已經把話說的這麼明顯了,自家這小傢夥居然還向著那小女人。

……

與此同時,江阮阮在路邊打了輛車,帶著小傢夥們回家。

因為剛纔跟厲薄深的相處,江阮阮實在累的厲害,一路上都冇有怎麼說話。

兩個小傢夥隻以為是自家媽咪生他們的氣了,心虛地對視了一眼。

“媽咪……”暮暮可憐巴巴地扯了扯江阮阮的衣襬,“你彆生氣了好不好?”

聽到小傢夥的話,江阮阮勉強提起了幾分精神,不解地對上他的視線。

暮暮心虛地低著頭,小聲道歉,“我們不該自己偷偷跑出來,讓你擔心了。”

聞言,江阮阮下意識地想起了厲薄深剛纔的話。

小傢夥們偷跑出來,她可以理解。

但那男人卻把這件事說成是她故意設計的,她甚至無從解釋。

想到這兒,江阮阮不由得有些頭疼。

兩個小傢夥隻以為媽咪氣得厲害了,一句接一句地解釋著。

“我們很擔心小妹妹,纔去看她的。”

“而且,我們怕小妹妹醒來冇有看到媽咪,會更難過,纔想去哄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