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六個時辰之內,不管發生什麼,我族之人,都不能貿然出手。”

“這六個時辰之內,不惜一切,將所有毒障放到最大,最強。”

“但求以毒障之能,一抵現場群雄環視。”

“如果不能徹底出手,那麼我族之人,將徹底死亡。”

“希望你能明白。”

暗塵聞言不由愣了,他跟在楚寒衣身邊,已有多年了,但是從未見過楚寒衣有如此神色,同時在暗塵心中明白,怕是局麵。

真的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壓力。

席捲全身。

暗塵聞言之時,麵龐更起一層堅定色彩:“暗塵,定不負族長囑托。”

“隻要是族長所言。”

“我定將不惜一切。”

“全力以赴。”

“隻要暗塵不死,就絕不會讓麵前的群狼衝入族群。”

暗塵血誓。

堅定非常。

此刻。

暗塵之言,更如血誓天證。

半聖決心。

唯血可鑒。

看著麵前暗塵,楚寒衣這個時候,亦是難得的露出了一抹笑容,有了暗塵的承諾,楚寒衣心頭反倒是湧現了一層堅定色彩。

暗塵跟在他身邊這麼長時間,他豈能不明白暗塵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言出必行!

隻要是暗塵說出的話,那麼不管花費多大力量,暗塵都將全力以赴,隻為了完成這個承諾。

六個時辰!

已是功成一半!

暗塵說完之後,更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麵前楚寒衣,隨即轉身離開,僅是刹那,整個莫寒族人領地之內,就湧現了一層凝實毒障。

毒障起。

兩大準聖同時盤膝而坐,彼此眼眸深處更有一抹堅定決然神色。

兩大強者,同時閉目開始調養自己的氣息,不過是在片刻之間,以兩人為中心,竟出一層淡淡光芒,將兩人包圍了起來。

準聖修養!

族人更驚。

與此同時,在密林深處,另外一處,拓跋月兩人正在林中不斷前行,拓跋月麵龐之上的擔憂神色,未曾有任何減弱。

此刻!

拓跋月滿心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

找到你!

找到你!

找到淩天!

拓跋月心頭滿是著急,族長之令,族人安危,似乎這個時候,都落在了淩天身上,可笑的是,到現在為止,他竟然都不知道淩天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好人?

壞人?

亦或者是陰謀?

多種心情再拓跋月心中不斷湧現,此刻對拓跋月來說,更是有深深的茅盾,卻是不能拒絕,隻能朝著族長所指的方向。

不斷狂奔而出。

拓跋似是察覺到月兒的情緒不對,有些擔憂:“月兒,你怎麼了?”

“我……”

拓跋月剛想安慰,卻聽現場密林之外,傳來了一陣桀桀冷笑:“嘖嘖,冇想到我運氣這麼好。”

“剛到這裡,就遇到瞭如此美麗的小妞。”

“真是蒼天眷顧啊。”

嗯?

拓跋月詫異轉身,卻見身後走出了一群人……神皇強者?

拓跋月見狀不由愣了一下:“無相宮高原城內的神皇強者?”

拓跋月雖然涉世不深,但是對附近幾大力量的情況,倒是摸得門清,甚至在拓跋月心中湧現了一層忌憚。

高原城!

雖然這麼多年來,都不曾有任何出手情況,但是所有人都明白,高原城之所以冇出手,乃是因為無相宮的壓製,他也在等待一個機會。

一個師出有名的機會。

現在高原城既然選擇了出手,那就不會這麼簡單了,果然,就在拓跋月擔憂之時,卻見前方,那神皇強者咧嘴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