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婕正敷著麵膜的,刷到了蘇唯的朋友圈,激動的從沙發做起來。

“你怎麼了?”江曼荷擰著眉:“女孩子家家的,一點都不沉穩。”

蘇婕笑著說:“媽,姐和姐夫還有爾爾一起去遊樂場玩兒了,難道他們這是和好了?”

“你少管你姐的事情,人家都是一個孩子的媽了。你看看你,都冇結婚呢。爸爸媽媽年紀也越來越大了,你還是要上點心,找個靠譜的男人結婚的。”江曼荷的唸叨說來就來。

蘇婕起身拿著手機就回了屋。

“媽媽的話都冇說完呢?你走什麼?你這孩子,媽媽在跟你說話呢!”江曼荷在身後不爽的說。

但江曼荷的儀態是很好的,就算在生氣,永遠都是輕言細語的。

蘇婕回了房間,給蘇唯打了電話。

蘇唯正好把爾爾哄睡著,就接到了她的電話,聽她笑著問:“姐,你可以啊,什麼時候和姐夫好的?”

“什麼?”蘇唯怔愣了。

她不知道蘇婕為什麼會這樣說。

蘇婕笑著道:“你的朋友圈我可看了,我就說嘛,姐夫對你那麼好,你們離婚了也是會複婚的。”

蘇唯這才發現,蘇婕誤會了。

她好不容易纔從那段看不到未來的婚姻裡麵解脫出來,她好不容易纔下定決心告彆過去,又怎麼可能再回到過去?

離婚後,她發現工作很香,和孫楚聚聚餐,陪爾爾去去遊樂場,人生就像是有了新的樂趣。

“姐,其實姐夫心裡是有你的。隻是他之前被紀瀾希那小賤人給忽悠了,我覺得你還是可以考慮一下他的。畢竟人不如舊,衣不如新嘛。”蘇婕勸道。

蘇唯苦笑道:“我不可能複婚的,現在這樣挺好的。有工作,有家人,還有我在乎的人在身邊。”

“哦,對了,姐,爸爸讓你搬回來住。你什麼時候有空?你和姐夫離婚了,你又不想複婚,住在姐夫的房子裡也不太好。”蘇婕差點忘了正事。

蘇唯其實也在盤算這事的,搬家就在這幾天。

她都已經回了蘇氏集團,而且還是蘇氏未來的繼承人,她在接受蘇博海的安排的時候,就已經默認要回去住了。

蘇唯苦笑:“就這兩天吧。爾爾也一直嚷嚷著想見小姨。”

“我也想爾爾的,小姑娘多可愛啊。”蘇婕說的是真話,以前她看爾陸莞爾一點也不順眼,覺得她和蘇唯一樣討厭。

現在是真相,看她哪哪都好。

她想的入神,就聽到蘇唯催婚:“這麼喜歡小孩子,那你就趕緊結婚生一個。咱們家又不是冇那條件,沈渭南不錯啊,你們的小孩子肯定基因很好。”

“姐,我不跟你說了,你和我媽一樣,冇個正形。”蘇婕咕嘟著幾句,就掛了電話。

她被唸叨結婚,已經唸叨的要抑鬱了,現在阿唯也來摻合。

不過阿唯願意搬回來住,她還是很高興的。以前是她們不合,現在和好了就是一家人,一家人總歸是要住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