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想,如果不好好勸他一番,一會兒下車之後,她怕譚陽會捱罵。

“樂樂,如果我以後不能陪你正常逛街吃飯看電影,你還願意和我在一起嗎?”霍炎霄深邃的眸鎖住她,聲線裡有了一絲沙啞。

蘇樂愣了幾秒,突然想到上次她拒絕他的時候,她就是以嫌棄他不能陪她逛街吃飯看電影為藉口,所以,他今晚棄自己的人身安全以不顧,就是想陪她完成這些事情嗎?

一時之間,蘇樂的心塞得滿滿的,有自責,有心疼,更多的是感動。

這個男人是拿生命安全來陪她呀!

他剛剛說什麼來著,說不陪她做這些事情,她願不願意和他在一起?

呃?這句話還是求交往的意思嗎?

蘇樂抿了抿唇,“要我和你在一起的話,請你以後拿自己的生命當回事,彆再像今天一樣讓譚助擔心了。”

“你很照顧譚陽的心情,你喜歡他?”某個男人醋意頓湧,這丫頭今天提了太多次譚陽的名字了,他聽著不是滋味。

蘇樂原本是想幫譚陽說幾句好話的,但這會兒,她好像把譚陽往火坑裡推了。

蘇樂忙搖著腦袋,“冇有,你彆誤會,我隻是不希望你責備他而已。”

“為什麼這麼關心他?”男人的醋味越發濃了。

“呃?他為了你的安全儘心儘力,他是一個非常稱職的助手。”蘇樂好像越解釋越亂的感覺。

而男人的臉不知何時靠得她很近,蘇樂原本就緊挨著他坐,這會兒兩個人幾乎是麵對麵,鼻對鼻的距離。

蘇樂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腦袋剛想後退,可男人早有預判,大掌按住她的後腦勺,她躲不成,反而仰著小臉被一股力量推到他的唇邊。

男人霸道的含住了她的紅唇,施於懲罰。

蘇樂睫毛像扇子一樣顫得厲害,撲打在男人的臉頰上,她緊張死了,這可是在車上,而窗外是兩排摩托鐵騎啊!這個男人就不能顧及一下場合嗎?

蘇樂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這些玻璃都是防偷窺的,所以,嚴實得很。

但從裡麵看外麵,就依然清晰如故,所以,蘇樂的每一根神經都受到了挑戰,無奈這個男人卻吻得那麼深,令她臉上,身上,手心裡全在冒熱汗,她的小手推著他。

天哪!要瘋了,原本恨不得把他們的關係藏得緊緊的,現在,他竟然在車上就亂吻了,而且前麵還要開車的保鏢。

蘇樂的手推得越發用力了,終於,男人好心的放開了她,抵著她的額頭,灑下一絲曖昧的喘息,“除了我,不許喜歡彆人。”

蘇樂腦袋暈呼呼的,討好似的應了一句,“嗯!”

男人才滿意的輕笑了一句,看了一眼腕錶的時間,啞聲道,“把你的生日搞砸了,回去補你一個。”

蘇樂坐在車裡,第一次感受著這種出行的方式,難免心生敬畏,也再一次感歎著這個男人此刻的身份地位,如果她冇有從小在霍家生長,也許,她永遠遇不上他。

她看到窗外也有很多站在路邊張望的年輕女孩,如果她的人生跡遇不一樣,她也是和那些女孩一樣,這個男人對她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蘇樂在內心恍然了幾秒,突然有些莫名的悲傷起來,感覺人生是多麼的奇妙。

而就在這時,一隻大掌握住了她,她抬頭看向身邊的男人,眼底有了一層濕潤。

“怎麼了?”霍炎霄微微一驚,伸手捧過了她的小臉。

蘇樂搖搖頭,她內心這份感受無法和他分享,誰也不知道,她此刻為何突然悲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