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炎霄,給思悠夾個菜,那菜隔得遠,她夾不到。”霍老太太提醒著兒子要主動一些。

霍炎霄放下筷子,把母親要他夾得那盤菜,直接換到了梁思悠的麵前,“梁小姐,請吃菜。”

霍母的目光幽怨的掃過兒子,這孩子太冇有眼力見了吧!

梁思悠內心也是很失落的,原以為霍老夫人這麼一說,霍炎霄真得會夾菜給她吃,哪知道他竟是這種直男行為?

霍炎霄纔剛放下筷子,便朝父母親道,“我還有工作要處理,先回去了。”

“炎霄,順便讓你的車隊送一下思悠吧!你們也好路上聊聊天,解解悶。”霍老太太安排著。

“炎霄哥,那麻煩你了。”梁思悠怕他拒絕,主動這麼說了一句。

霍炎霄點點頭,朝她道,“好,走吧!”

梁思悠的眼底閃過強烈的歡喜,可以和他同座一輛車了,而且車裡空間更適合兩個人曖昧相處,她決定主動在車裡牽他的手,表白自己的心意。

現在就是她的高光時刻,她一定不能錯過。

他們在夜色之下散步到了花園裡的停車場,隻見一行四輛黑色的轎車停在那裡,譚陽邁步過來,朝霍炎霄道,“閣下。”

“譚陽,你剛纔說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向我彙報是嗎?”霍炎霄的目光朝譚陽盯著。

譚陽直接反應過來,點點頭,“對,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須現在馬上向您彙報,遲了怕出大事情。”

“好,上車吧!”霍炎霄說完,轉身朝梁思悠道,“抱歉梁小姐,麻煩你坐另外一輛車。”

“我…我不會打擾到你們的。”梁思悠忙道,她哪裡願意和他分開坐?

“梁小姐,我向閣下彙報的工作屬機密工作,還請梁小姐見諒。”譚陽一臉嚴肅朝梁思悠道。

梁思悠不由尷尬了幾秒,才點點頭,“好的,那我不打擾你們了。”

保鏢拉開了旁邊的一輛車,梁思悠隻得坐進了後座,透著車窗看著霍炎霄和他的助理一同上了前麵的車。

坐進車裡的霍炎霄猛地呼了一口氣,譚陽不由忍著笑道,“閣下,老夫人又給您壓力了嗎?”

“我隻要一天不帶兒媳婦回家,他們就不會消停這件事情。”霍炎霄揉著眉宇,歎了一口氣。

“那您可以早點帶蘇小姐回家。”譚陽提議道。

霍炎霄的目光深邃之中透著一絲憂慮,今晚父親的話給了他壓力,他其實並冇有一定要在下任大選上再擔任副總統的位置,但父親的意思是他必須要選上。

父母親的年紀都大了,經不得刺激,這也是他必須考慮到的事情。

“但願能早點。”霍炎霄目露疲倦道。

車隊緩緩的啟動,在駛出院門外麵,又跟上了四輛黑色的越野車,陣勢浩蕩。

坐在後麵車輛的梁思悠感受著此刻權利帶來的虛榮,她的心撲通的急跳了起來,如果以後她真當上了副總統夫人,她日後的生活將是多麼令人嚮往啊!

餐廳這邊。

蘇樂和父母親纔剛剛和那夥人分開,許愛華披頭就質問了一句,“樂樂,你今天是怎麼回事?”

“媽,是你們先冇和我打招呼就給我相親的呀!”蘇樂彎唇一笑,哪裡還有剛纔那刁蠻樣子?

“你啊!真是讓我們丟光了臉,你瞧瞧你剛纔使喚那黃鑫,人家父母親的臉色都黑了。”許愛華對女兒也是有氣。

“媽,彆生氣嘛!我又不是嫁不出去,我還這麼年輕,再說了,我想嫁給我喜歡的人。”蘇樂挽著母親的手臂哄著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