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樂的連耳朵根都泛著粉紅色了,她緊緊的跟著他的腳步走向了電梯的方向。

醫院裡的電梯是長方形的,雖然很大,可一路下來,到了三樓的時候,就已經很擠了,譚陽和兩個保鏢牢牢的護在他們的麵前,蘇樂趴在霍炎霄的懷裡,他的長臂摟住了她的腰際,兩個人緊密的貼在一起。

下了一樓的電梯,蘇樂被他牽著走出來,迎麵走過醫院的大廳走廊方向,她感覺自己的身上投來了很多羨慕的眼光,身邊的男人雖然戴著口罩,可他那份渾然天成的王者霸氣,依然強烈的流露出來。

即便看不到他的長相,單是他的這份卓爾不凡的氣場,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

譚陽和兩個保鏢繃緊著神經,一路把他們送到了車裡,才都紛紛的鬆了一口氣。

車廂裡,外麵的熱鬨氣息隔絕了開來,安靜的氣氛之中,蘇樂的腰際攬來的大掌,把她往男人的懷裡拉去,蘇樂便坐到了中間的位置,男人伸手過來細心的替她繫上安全帶。

蘇樂微微抬頭,男人的薄唇也順帶掠過她的額頭,眼底含著笑意,“丫頭,開心嗎?”

“嗯。”蘇樂挽著他一條手臂,將臉蛋靠在他的肩膀上,“開心。”

車隊往霍炎霄的府上疾駛而去,後座上,蘇樂今天一天經曆了太多的事情,身心都累,靠著身邊的男人,她迷迷糊糊的便睡著了。

霍炎霄攬著她,寬大的衣襟將她包裹在懷裡,蘇樂溫暖的汲取著他的體溫安然入睡。

霍炎霄讓車子駛到了他的正大廳門口,車門打開,霍炎霄伸手打橫抱起了蘇樂下車,蘇樂被驚醒了過來,當看見自己被霍炎霄抱著進大廳,她羞得將臉埋入他的懷裡。

好在,保鏢們都非常識趣,車隊也轉眼消失在院子裡。

“還困嗎?”霍炎霄低頭問來。“嗯!還想睡。”蘇樂當然還冇有睡夠,睜著一雙泛困的眼睛點頭。

霍炎霄勾唇一笑,抱著她上樓,徑直到了他的主臥室大床,蘇樂驚訝得坐起身,“我不能睡你的床,我還是睡我的客房吧!”

霍炎霄卻蹲下了身,給她脫鞋,蘇樂的鞋被他脫去,蘇樂整個人還是急得站起了身,感覺睡他的床就弄臟了他的床似的。

她這一站身,男人正好想要按她下去,瞬間,蘇樂兩條細腿互絆打架。

“啊…”她整個人往身後柔軟的大床上倒去,而在倒下前一秒,她本能的揪住了男人的衣襟,以是,男人也順勢跟著她一起倒了下來。

柔軟的床包裹著她的身子,而身上男人強健的身軀也如一麵網罩了下來,好在男人雙手支撐住了身軀,不然還真得要壓疼她。

蘇樂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裡,瞳仁清澈乾淨的映出了男人棱角分明的俊顏,還有男人眼神裡不加掩蓋的黑暗欲流。

對視的幾秒,蘇樂的心臟忍不住的顫動了起來。

霍炎霄以為自己擁有足夠的耐心,可他還是低估了這丫頭對他的吸引,這纔剛到他家裡,他的心就燥動了起來。

蘇樂眨了眨眼,內求在喊救命。

怎麼辦?

眼下這情況是親上去,還是推開他?這使得她一雙大眼睛溜過來轉過去的,就是不敢看他,彷彿生怕多對視一秒,這個男人就要吞了她。

睡意頓無,反而有一種口乾舌燥的感覺。

蘇樂渾身繃緊著,所有的感官都注意在壓住她的男人身上。

霍炎霄盯著她這副可愛的樣子,喉間滾過一抹低沉的笑意,瞧把這丫頭緊張成什麼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