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她是挺開心的。

果然十分鐘後,李玫接到了一個大客戶,這位大客戶指定唐知夏設計一款男款項鍊。

至於對方的要求,讓她隨意發揮,定價一千萬。

李玫那是要激動死了,連接兩筆私人定單,她拿到的提存也還可觀。

“知夏,你可給我好好設計了,其它的常規稿你不用交了,就好好給我盯著這筆單就行,需要給你意見的地方,儘管找我。”李玫交代完就離開了。

唐知夏等她一走,她就拿起手機撥通了某個男人的內線,那端慵懶迷人的嗓音傳來,“喂。”

“你真下單了?”唐知夏還是吃驚到了。

“你接單了就好好乾活吧!”

“那你想要什麼樣的款式?有冇有什麼要求?”唐知夏認真地把他當客戶對待了。

“你自由發揮就行。”男人差點就冇有說,隻要是你設計的就行。

唐知夏還是想了想道,“這樣吧!我給先畫一幅稿子你看看怎麼樣?”

“行。”席九宸說完,補充了一句,“隻要你用心給我設計就行。”

唐知夏,“…”她對待哪個客戶不是用心設計的?

“這是我作為設計師應該做的。”她回了一句。

“不一樣。”男人哼笑了一句,“你可以把我當作你的男朋友或是老公,專門為你心愛的男人設計的一款項鍊。”

唐知夏無語,假裝認真地答道,“席總請放心吧!你在我眼裡就是上帝,比我未來的男朋友和老公重要多了。”

“伶牙俐齒。”男人冇好氣地罵了一句掛了電話。

唐知夏看著被掛的電話已經習慣了,一看時間也該接兒子了,她隻能今晚回家好好發揮一下想象力,替這個男人設計一款項鍊。

接到小傢夥,小傢夥依然會問席九宸會不會來,唐知夏認真的告訴他,從今以後,席九宸都不會來了,小傢夥傷心的一路冇說話。

加了一晚上的班,唐知夏趁著兒子睡著了,她就開始構思腦海裡的那一幅畫麵,可時不時的想到席九宸那張霸道俊美的臉,夜色的掩蓋下,很多的情緒不需要隱藏,燈光下,唐知夏的眼底有了幾絲怔愣。

有些白天刻意不去探究的情緒也湧上來了,為什麼今天看見宋姍送他項鍊,她的心裡有些悶悶的

為什麼看見席九宸並不在乎那條項鍊,這股感覺又消失了?

難道是因為她不喜歡宋姍,所以,看見她的項鍊被席九宸不當一回事,她心裡開心呢?

一定是因為她恨宋姍這一點心理在作怪,唐知夏堅定地相信是這樣的。

唐知夏想不想,以她瞭解席九宸的喜好,他喜歡簡單的東西,過於繁雜的反而不入他的眼,所以,這次的設計必須簡單,厚重,有力度的項鍊,最好能體現他勇武威猛的氣場。

以市麵上流行的男士項鍊來說,唐知夏覺得這個男人適合一條質感非凡骨鏈,他鎖骨那麼好看,要是不帶上一條骨鏈,都浪費那麼性感的鎖骨了。

雖然定價一千萬,可以在材質上選材,而至於設計完全就靠她自己發揮了,唐知夏先是畫了草稿,然後又順著靈感,再加了一條水滴形粗鏈,兩條項鍊一上一下相互輝映,也非常有感覺。

唐知夏又素描了一下男人的寬肩,鋒利的肩頸線,以及性感的鎖骨畫,再畫上兩條鏈子看看效果。

等她畫完之後,腦子微微一懵,這…這畫怎麼如此像席九宸的?

唐知夏頭大,怎麼這個時候,席九宸身上的任何部位在她的腦海裡,這麼清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