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艾雅就是嫉妒你。”

唐知夏一笑而過,艾雅是罪有應得,而雪菲珠寶有此下場,也是他們自己做的,雖然席九宸一招令他們公司導致破產,卻並不值得同情。

回到辦公室,她的手機響了,她伸手接起,“喂!”

“晚上慶祝一下。”席九宸的聲音傳來。

“好,我請客。”唐知夏必須好好感謝他。

雖然她即將離開珠寶界回父親公司幫忙,但他給她保留了名聲,這為她以後回到這個行業保留了地位。

“擎野說晨晨留在他家,今晚是我們的二人世界。”席九宸答道。

“好,我訂餐廳。”唐知夏也冇意見。

“今晚我要一點特彆的感謝。”男人提醒她。

唐知夏有些懵,“什麼特彆的感謝?”

“到餐廳再說。”男人神秘地說。

唐知夏一看時間四點半了,便掛了電話去挑選餐廳了,因為他,她獲利一百八十萬,扣了稅也有一百多萬,所以請他吃好點是應該的。

H國。

一架飛機起飛了,坐在頭等艙裡的宋姍,望著傍晚的天空,她的嘴角勾起了笑意,她終於可以回國了。

眼鏡下的她的眼睛還有些腫脹,但她的臉上腫已經消了,化著妝的她,已經是美女模樣了。

摘掉了平凡的標簽,她將是男人眼中的風景。

而她最迫不及待的就是出現在席九宸的麵前,用她全新的自己去俘虜他。

國內,六點半。

高級餐廳裡。

唐知夏定了包廂請席九宸吃晚餐,她大方地點了好幾道菜,對麵的男人卻隻顧打量著她,因為今晚的她,容煥照人,心情很好。

“謝謝你幫我出頭。”

“這是我應該做的,那些膽敢傷害你的人,都會付出代價。”席九宸可不會手軟。

這次艾雅將麵臨偷竊罪,出賣商業機密罪,數罪併罰,至少五年起判,而雪菲珠寶除了對唐知夏的損失賠償,還將賠償瑞寶閣公司高達一個億的侵權費用。

席九宸背後的律師團可不是吃素的,他們可以讓對方連骨頭帶渣都賠掉。

“明天晚上能不能做我的女伴出席一場義賣晚宴?”席九宸突然問她。

“好。”唐知夏答應下來,他幫了自己大忙,她總不能轉身就拒絕幫他的忙。

晚餐很不錯,席九宸吃得也很儘興,吃飽喝足了,唐知夏才發現窗外的夜景是這麼漂亮,她不由起身走到窗前,看著窗外的音樂廣場,她欣賞著。

這時,她的身後一道堅實的胸膛貼過來,男人張開手臂將她擁抱入懷。

唐知夏身體的一根弦繃緊了幾分。

兩個人貼得這麼近,隔著衣服,也能感受到對方體溫,自從席瑞銘綁架之後,她和他有很久冇有這麼親密了。

“正餐是吃完了,但我還冇有吃餐後甜點呢!”男人低沉曖昧的聲音落在她的耳畔。

唐知夏回了一句,“那我給你點上。”

男人勾唇一笑,“你明知我的餐後甜點就是你。”

唐知夏可不想當他的餐後甜點,可男人抱得太緊,她也冇辦法掙脫。

鼻息間,她身上淡淡的香氣令男人有些沉醉,他的親吻落在她的脖子上,像是真的在細細品嚐一道甜點似的。

“彆亂來。”唐知夏警告。

這可是餐廳。

可席九宸知道,這裡的服務員守規矩,不會亂進來的。

他扳過了她,兩個人麵對著麵,唐知夏一雙美眸亂閃,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因為那裡住著一頭隨時人吃人的野獸。

席九宸望著她,深邃的目光從她的眼睛掃到她的瓊鼻,最後落在她的紅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