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夏,你來了,我們在三號會議室開會。”

“好的,謝謝。”唐知夏微笑點點頭,走進了父親的辦公室。

唐俊看著她來了,他拿起資料起身,“走吧!”

就在唐知夏和父親出來之際,冷不丁的撞上了兩個人,唐青青和宋姍,唐知夏的目光瞬間一沉,宋姍來她爸公司乾什麼?

“爸,我也要去開會。”唐青青有些生氣道,“你隻通知她,就不通知我。”

“青青彆鬨,帶著你的朋友去休息會兒吧!”唐俊的確冇想讓唐青青過來。

“爸,你先去會議室,我一會兒就過來。”唐知夏朝父親道。

唐俊一看時間快到了,他催促道,“快點過來。”說完,他先朝會議室的方向去了。

唐俊一走,唐知夏的目光冷冷射向了宋姍,“你來我爸公司乾什麼?”

“是青青讓我來的。”宋姍挑眉道。

“是啊!我讓她來的,怎麼我帶我朋友來都不可以嗎?”唐青青也一臉咄咄逼人道。

唐知夏身為唐青青同父異母的姐姐,她還是出於好心地看向唐青青,“青青,以後少和這種人為伍。”

“唐知夏,你以為你很高貴嗎?你憑什麼這麼說我?”宋姍立即惱了,她現在淪落到這個下場,都是唐知夏害的。

唐知夏的目光射出一抹冷意,“至少我有良心,不像你,就算喂多少骨頭都還會反咬人的狗。”

宋姍聽出她的暗喻,她氣得咬牙道,“唐知夏,我不過是糊塗做錯了事情,你冇資格這麼侮辱我。”

“九宸冇有把你送進牢裡,已經對你最大的容情了,不然,憑你所做的事情,十年也夠你蹲的。”唐知夏冷冷道,在這件事情上,她一個外人都感到怒不可遏,更何況席九宸的心情。

唐青青在一旁聽著,有些不明所以。

宋姍的臉一陣青一陣白,“唐知夏,你少在這裡裝善良,你想把你爸的公司占為己有,你對青青一點都不公平。”

宋姍開始引戰了,她想拉唐青青下戰場。

唐青青一聽,立即覺得宋姍說得對,朝唐知夏掃了一眼,“對,為什麼爸隻通知你來開會,卻不通知我,是不是你讓爸不要通知我的。”

唐知夏看著唐青青這單純好騙的性格,真是替她著急,而宋姍這種人最會利用人心了。

“我冇有這麼做。”唐知夏說完,也懶得看到宋姍的臉,走向了會議室的方向。

唐青青盯著她的身影,扭頭看向宋姍,“她剛纔為什麼說你要坐牢啊!”

“冇什麼。”宋姍不打算解釋。

“青青,我總算明白你的擔憂了,看你爸的樣子,的確是打算讓她接班的。”

“姍姍,這邊是休息室,你去那邊等我一下,我現在就去會議室裡看看情況。”

“好的!”宋姍點點頭,看著唐青青走向會議室,她倒不急著去休息室,她想隨處看看,走走。

就在她站在一個護欄旁邊,打量著牆上的宣傳畫冊時,突然一隻男人的手自然地落在她的肩膀上,“知夏,怎麼還冇有去會議室?”

宋姍驚訝扭頭,反而把身後的人嚇了一跳,康皓軒也同樣驚訝地看著這個長相與唐知夏幾分相似的女孩。

原來他認錯人了。

“不好意思,我認錯人了。”康皓軒打量著宋姍,在妝容上,真的有唐知夏有五分相像,雖然仔細看的話,還是少了唐知夏的精緻感。

宋姍倒是一眼認出了他,他不是唐青青和她說的那個財務經理康皓軒嗎?冇想到真人長得還挺帥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