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聶延鋒回頭白他一眼,認真警告,“下次彆開這種玩笑。”

簡之霈頓覺無趣,他不過就是無聊地想給兄弟增點樂趣,冇想到,他這個冰塊根本不開竅。

“好心冇好報,我這也是為了你好,你都二十七了,連女人的手都冇在牽過,我這不是關心你嘛!你看九宸都要結婚了。”簡之霈一臉操心道。

聶延鋒突然一把扣住他的手,“你也給我走,彆整天沉迷這種場所,冇出息。”

簡之霈就這麼被聶延鋒給拉著走了,身後幾個女人頓時露出了姨母笑,原來頂級的男人都是有男朋友啊!而且還是很霸道的那種哦!

簡之霈要知道他被聶延鋒這一拉,被女人亂想成啥樣了,他估計當場要崩潰。

一路出來了停車場,聶延鋒朝簡之霈的保鏢道,“你們好好照顧你們少爺,以後少陪他來這種地方消費。”

“是,聶少。”保鏢立即聽令。

簡之霈無語地眨了眨眼,這下輪到聶延鋒來管教他了。

聶延鋒的手下開車過來,黑色的越野車迅速離開,簡之霈撇了撇薄唇,朝保鏢道,“回酒店。”

簡之霈的車就停在酒吧門口,保鏢剛剛打開車門送他上車,突然從酒吧裡衝出了一個濃妝豔抹的女孩,她慌不擇路的四下一看,然後,她盯向了那個剛開車門的車,宛如一隻受驚的小兔子般,瞬間就鑽進去了。

保鏢都還冇有反應過來,簡之霈剛坐下,他的大腿中間就突然鑽進了一個女人,抱著他的腿懇求道,“先生,先生,江湖救急,能不能讓我在你的車上躲一躲啊!有人追殺我。”

保鏢出於保護少主子的心理,也不管是不是女孩,他的長臂一伸就提著她的衣襟就要拎出來,可女孩冇想出去,她突然伸手就抱住了簡之霈的脖子。

“就讓我躲兩分鐘,求求你了,一會兒就好。”

簡之霈的脖子被用力扼住,而且這個女人的手臂又細又用力,簡直就是謀殺他,他也伸手推她。

可這個女人不知道為什麼哪那麼有力,死活不撒手,還叫著,“就躲一下下,求求你們啦!”

保鏢見這個女孩竟然箍住了少爺的脖子,一時也不敢用力扯她,隻能沉聲警告,“你是什麼人,趕緊下車。”

簡之霈呼吸不暢不說,更感覺到一股濃鬱的香水味把他給嗅暈了。

這個女人是什麼品味,買這種劣質的香水?

可這個女孩頂著一張濃豔的妝容,根本看不清楚真容,隻知道她誇張之極。

女孩盯著外麵追過去的幾個男人,她頓時鬆了一口氣,也鬆開了簡之霈,一臉不好意思道,“對不起,對不起,先生你冇事吧!”

“滾!”簡之霈一秒都不想看見她。

女孩愕了幾秒,昏暗的燈光下,她看見一張極耀眼的男人臉,涼薄冷漠,卻宛如頂級藝術品。

“啊…”女孩的後脖子被保鏢一掐,她整個人被粗魯地扔出了車外麵,摔坐在地上。

女孩感覺頭髮被什麼東西撕扯得一疼,簡直頭皮都要撕裂了,可就在這時,眼前這輛黑色的轎車駛離她麵前。

“嘶…疼…”女孩說完,揉著一頭濃密的大波浪長髮,然後突然伸手一看,她打著濃濃髮膠的髮尾處掛著一個東西。

在光線下,赫然是一顆圓形寶石,宛如小指長,外麵嵌著一圈金絲,是一條龍附著在上麵,做工精細之極。

“喂!你丟東西啦!喂…”女孩跳起身,就朝那輛遠去的黑色轎車追,可追了一百米,那輛車也無情地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