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婕翻過了唐俊的身體,看著他麵色蒼白,心跳不規律,氣息微弱,她突然朝唐青青道,”把你爸的藥拿過來,我再給他吃兩顆。“

唐青青立即上樓把藥瓶拿下來,李婕拿著藥瓶倒出兩粒藥喂進了唐俊的嘴裡,又給他灌了幾口水,讓藥融化進去。

唐俊死也想不到,他二十多年的妻子和女兒,此刻冷漠的想著怎麼弄死他。

唐俊在迷迷糊糊之中,他感覺有人強塞東西在他的嘴裡,一股強烈的求生欲令他奮力的想睜開眼睛,可他的耳中卻聽見了女兒青青的聲音。

“媽,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啊!”

“能怎麼辦?一會兒皓軒過來把他扶到床上去,讓他在家等死。”

唐俊聽見妻子冷酷之極的聲音,他簡直不敢置信這是妻子的聲音。

“媽,那他的遺囑還冇有改呢!”

“等皓軒過來,我們再商量著怎麼改,皓軒說他會搞定。”

“那太好了,這樣的話,我們兩個人就擁有唐氏集團六成的股份了。”

唐俊渾身在顫抖,他的眼睛睜不開,可他的耳朵卻聽得清楚,這令正在說話的一對母女以為他昏死了過去。

唐俊的內心寒心之極,他感覺到悲哀和痛心,他嚐到了嘴裡還有藥味,喉嚨裡更是在哽著一股苦味。

唐俊明顯嘗藥片的氣息不是他以前吃的那種,而是另一種。

一股不寒而栗的想法湧上他的腦中,難道他的藥被換了?他的妻子聯合著他最信任的手下和女兒一起在害他?

“媽,皓軒怎麼還冇有來,我都急死了,萬一他醒過來了怎麼辦!”唐青青的聲音顯得很著急。

唐俊感覺心臟劇烈在跳動,他短暫甦醒的意識也漸漸的消失了,他在痛苦和悲憤之中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燈光下,李婕和唐青青冇有發現唐俊意識甦醒過,因為唐俊渾身癱軟在地,動也未動,眼睛也冇有睜開過,以為他就是這麼昏著的。

此刻,康皓軒的車子從路上趕來了,而另一輛車也在一個路口掉頭,他就是唐俊的司機老李的車,他行駛到了一半纔想起在席家拉了幾箱禮盒在後備箱冇拿下來。

而他深知李婕的性格,是極其計較的人,如果他明天送過來,總要挨她幾句說,所以,老李不敢怠慢,而且又是席家送的貴重禮盒,裡麵的東西少說也價值十幾萬,老李趕緊掉頭回去。

唐宅的院子裡傳來了車聲,唐青青不由驚喜起來,“媽,皓軒他來了。”

他們兩母女以為這個時候,除了康皓軒,誰還會來家裡?理所當然地以為就是康皓軒來了。

可很快,他們就看見了抱著幾箱禮盒的司機老李從大廳走進來,老李一進大廳,就看見躺在地板上的唐俊,手裡的禮盒啪噠嚇得散了一地。

“唐總他…唐總怎麼了?”老李急忙問道。

李婕的表情一秒演戲,“老李,阿俊他剛剛暈倒在地上了,我們正在等救護車…”

“爸,爸…你彆死,你怎麼了?你可彆嚇我啊!”唐青青也跪在地上,裝出了非常傷心的樣子。

兩母女相視一眼,也想不到來的竟然是唐俊的司機。

“我開了車,快快送唐總去醫院…快。”老李過來就伸手扶唐俊。

李婕有些方寸大亂,而就在這時,院子裡又傳來了車聲,康皓軒很快衝進來,當他看見地板上還有司機老李,他怔了幾秒。

“唐總怎麼樣了,快送醫院啊!”

“皓軒,快送到你的車上去,老李幫忙。”李婕立即急得紅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