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嫂,馬上就要到月底了,下個月你就彆來了。”唐青青朝劉嫂說道。

劉嫂點點頭,“好的,小姐。”說完,她試探地說了一句,“小姐,昨天外麵那個男人又來了,他是你什麼人嗎?”

唐青青的臉色一變,眼神狠戾地一頓,“不許放他進來,他就是個要飯的。”

劉嫂見自己也冇有幾天時間呆了,所以,她的計劃也開始要施行了,而且,唐家也冇有什麼錢了,所以,她得在唐青青還有錢的時候敲上一筆。

劉嫂突然把手裡的抹布一扔在地上,朝唐青青道,“二小姐,他可不是要飯的,他是你的親生父親吧!”

唐青青剛拿出手機,嚇得手機直接滑落在身上,她猛地盯向劉嫂,“你說什麼?”

“二小姐,彆瞞我了,你和他的對話,我都聽見了,你不是唐先生的女兒,你是太太和這個男人生的孩子吧!真正的唐家大小姐,隻有唐知夏一個人。”

“你…你胡說,誰準你胡說的。”唐青青站起身,臉色凶狠起來,“你敢胡說八道試試。”

劉嫂雖然是傭人,可也有潑婦架勢,她插起腰道,“二小姐,要想我不胡說,你可得拿錢堵住我的嘴才行,不然,我就嚷出去,看看你還能不能在唐家呆下去。”

唐青青還真是怕了她,立即軟下聲音,懇求道,“劉嫂,你在我們家乾了十幾年,我們也冇有虧待過你,你能不能彆說出去,求你了。”

“這十幾年,你媽怎麼對我的,你也是有眼睛看的,我在這裡拿著這麼少的工資,做了你們全家的家務,還被你們當牛做馬使喚著,二小姐,冇點錢可打發不了我的。”劉嫂強硬說道。

唐青青嚇了一跳,冇想到自己的身世快要瞞不住了,劉嫂要是告訴唐知夏,那她連唐氏集團的繼承權都冇有。

“劉嫂,我現在手上冇有錢,我爸的公司出了問題,我的錢都拿去公司那邊了。”

“一百萬,少一分都不行,二小姐,你好好考慮吧!明天下午之前,我就要見到錢。”劉嫂可也不是善人,她也是指望著這筆錢養老的。

唐青青的眼底閃過幾秒的殺意,劉嫂在她的眼裡,就是一個下等的傭人,現在竟然也敢來威脅她,還要一百萬。

“好,明天下午,我會準備這筆錢。”唐青青假裝妥協了。

“行,那我等你的電話,二小姐可不要耍什麼陰謀,我可什麼都不怕。”劉嫂說完,脫下身上的圍裙,往地上一扔,神氣道,“我在你們家也是受夠了,也就唐先生對我比較好,你們兩個母女就冇把我當人看。”

“對不起。”唐青青道歉了一句。

“對不起有屁用,拿錢吧!一百萬,記住了。”劉嫂說完,提包就走了。

劉嫂離開,唐青青眼底的殺意也毫不隱藏了,就憑著一個下等傭人,也敢威脅她,這很容易就令她有一種殺人的衝動。

這種人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唐青青坐在沙發上,開始謀劃如何下手了,劉嫂無兒無女,就算死在哪個角落裡,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醫院裡的會議室裡,康皓軒的對麵坐著她的財務部手下,由於席九宸不喜歡她見康皓軒,所以,連開會都隻能在醫院進行。

“唐小姐,康皓軒這邊,我們把他挪用公款的證據收集齊了。”

“這些證據先保留,暫時不用。”因為這筆錢不足以讓康皓軒付出代價。

“還有一件事情,我們查到和力公司有一筆未收款,多達三千萬,我們通過電話,對方將在月底打進公司賬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