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叫著他叔叔的孩子,是他的親生兒子,那種相見不相認的心情,想想就內疚又痛心。

他對兒子的愛人,連言語都無法形容吧!

席九宸查覺到身後的女人,他輕輕的替兒子掖了掖被角,起身出來。

唐知夏站了一會兒,穿得單薄的她,手微涼,被男人握在掌中溫暖著,一手攬她回房間睡覺。

第二天唐知夏接到了父親的電話,李婕的案件將在這週二開庭,問她有冇有時間過去一趟,唐知夏當然有時間,她要親眼看看她的下場,也要看看她是否真心悔恨。

週二一早,送完兒子去上學,唐知夏就在席九宸的陪伴下去了法院。

唐俊也是一早就到了,他的情緒看著也平靜了。

十點,李婕被押了進來,她手上帶著手腳鏈,頭髮已經是半白的狀態了,整個人蒼老了十歲,她抬頭看見在座的人,懇求的看向了唐俊,顫抖的在呼喚,“阿俊…阿俊…”

唐俊看著李婕,眼神裡除了痛心,冇有憐惜,李婕又看見了唐知夏,她知道有她在,她無法獲取唐俊的原諒和可憐。

唐知夏的身邊,席九宸陪伴著,李婕和他們就像是兩個世界的人一般。

庭審開始,唐俊的律師開始憚述整件事情的發生過程,即便律師用很冷靜的語氣說出來,卻依然令人聞之震驚而憤怒,為了利益,可以惘顧夫妻之情,對唐俊進行殘忍殺害。

而整件事情的合謀者分彆有,唐青青,康皓軒以及李婕三人一起進行。

李婕在位置上癱坐著,她也在聽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她看見唐俊默然垂首,她的眼淚悔恨的落下。

她想到了唐俊把她娶回家的時候,她是過得很幸福的,他在外打拚,每個月定時交一筆可觀的生活費給她,她可以自由支配這筆錢,而她的女兒,那個她從小帶著東躲西藏的女兒,也在唐俊的身邊,快樂而自信。

可為什麼,事情最後演變成了這樣?

她不但毀了自己的一生,也毀了女兒的大好青春,毀了她的一輩子。

唐知夏的平靜格外平靜,她不希望父親為這個女人求情,減刑,她希望她獲得應有的懲罰。

唐俊也的確冇有這麼做,隻是在結束的時候,李婕在位置上朝他淚流滿目的請求,“阿俊,我錯了,我願意承擔這個後果,可請你…請你寬恕青青,她什麼都是我教的,她不是那麼壞的孩子。”

唐俊不發一言,刑期判了,李婕獲得十八年的刑期,如果她還有再出來的機會,也將是七十歲的白髮之人了。

聽見唐俊冇有回答,李婕哭得撕聲力竭起來,“青青她叫你了二十二年的爸爸啊!她才二十三歲,我可憐的女兒…”

唐俊對唐青青的確了惻隱之心,因為那是他從小一起看著長大的孩子,可這時,他看見了唐知夏,想到這些年李婕母女對她的所作所為,唐俊又壓下去了。

他冇有資格替女兒原諒這對母女,所以,要不要原諒唐青青,也隻有女兒有說話權。

唐知夏當然不會這麼做,李婕就算哭暈過去,她也絲毫不動容。

她朝父親道,“爸,我們走吧!”

唐俊點點頭,跟隨他們一起離開,李婕最後的希望就這麼滅了,因為唐青青的判決也將很快到來,如果唐俊不願幫忙,那女兒的判決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李婕的事情登報了,曾經她風光而短暫的成為唐氏集團的總裁,那個時候,她也在媒體麵前炫耀過,所以,當初她是如何意氣風發的,這個時候就多慘淡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