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青青原想說宋姍毫無底限,貪得無厭,可想想自己,也是手沾鮮血的人。

她一時無話可說,落到現在下場,都是活該。

一場金融峰會在本市的週五舉辦,金融界人士都非常重視。

坐在寬敞辦公室裡的女人看完郵件之後,眼神裡流露出了複雜的心思。

她是席思瑤,自從上次和席九宸見麵之後,她接受他的推薦到了另一家金融公司上班。

席思瑤開始收斂心思,靜待時機,她不敢硬碰席九宸的底線,也不想公然和唐知夏對上。

父親盯上了席九宸手裡一個項目,想圖謀到手,可席氏集團族規嚴格,寧願和外人合作,也絕對不許席氏旁支分一杯羹,這種製度遭到了整個席氏家族的旁支暗中反抗,現在,盯著席氏集團財富的人,可不止她的父親。

他們一直在等著一件事情,一年一年的盼著席老太太歸西,隻要她不在了,席九宸就是孤軍奮戰,冇有席老太太的嚴防死守,他說不定抵不住整個家族的壓力。席思瑤很期待這場峰會,她想席九宸一定會到場,到時候他身邊冇有唐知夏的身影,她說不定能抓住什麼機會。

席思瑤對自己本身是非常有自信的,她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有不偷腥的男人。

席氏集團,席九宸也正接受到了邀請,他冇有拒絕,這次會來幾個他極感興趣的合作公司。

唐知夏今天陪著他一起到了公司,瑞寶閣正在施行一個改革計劃,決定在國外買下一座鑽石礦山,做原石采購這一塊,由於本身就決定打造高階和定製的渠道,非常有必要這麼做。

會議室裡,齊聚著公司六名高層,唐知夏端坐於首位,長髮打理在肩膀一側,在她聆聽手下彙報時,她的眼神堅定明亮,氣場無聲自發。

成為一個領導者,尤其需要一種魄力,唐知夏也在鍛鍊,因為席氏家族的旁支環繞身側,她必須要扛起席家女主人的擔子,將來需要她決策的事情更多。

會議結束之後,唐知夏叫來了李陽,認真傾聽他的意見,李陽是瑞寶閣的元老高層,他在這方麵經驗更豐富。

“唐總,瑞寶閣想要做大做強,擁有自己的礦山是很重要的,現在國外幾個大品牌一直壟斷原石材料,我們不得不做這個決定。”

“開采率如何?”

“根據數據顯示,開采率目前是符合我們的要求,這就像是賭石一樣,我們還需要運氣加持。”

唐知夏點點頭,“好,三天後我會做出決定。”

李陽剛離開不久,就有人敲門了,她應了一聲,“進來。”

推門進來的人是宋悠,她今天來公司簽約,特地過來感謝她一句的。

“知夏,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宋悠難掩激動道。

“你應該閱讀了我們合同上的條件,希望你遵守合約內容,機會隻有一次,請你珍惜吧!”唐知夏朝宋悠道。

宋悠心絃一緊,唐知夏這無聲的警告還是令她有了壓力,她的私生活一向不怎麼好。

“我會的,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宋悠說完,又道,“還請你照顧一下我哥。”

“我自然會。”唐知夏點頭。

宋悠看著唐知夏的脖子處戴著一顆鑽石,一看就世間罕見,價值不菲,她不由打心底羨慕嫉妒恨。

“知夏,你的鑽石好漂亮,好幾千萬吧!”宋悠一臉羨慕問。

唐知夏抿唇笑了一下,“我老公送的,我冇問具體價格。”

宋悠的目光閃過暗芒,以後她要有機會攀上席九宸就好了,而她代言了瑞寶閣,見到他的機會就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