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彎彎也在想,這個男人裡麵冇有穿其它的了吧!

“浴袍在櫃子裡。”葉彎彎提醒他。

簡之霈來到櫃子麵前,取下男士浴袍披上,緊接著,他圍在腰際的浴巾就被他抽出來了。

葉彎彎的呼吸猛地一窒,這個男人還真不把她當外人啊!

就這樣換衣服?真是給足了她想像空間。

簡之霈一邊優雅的繫著帶子,一邊攏了一下墨發,扭頭看著身後盯著的女孩,空氣裡有些不一樣的曖昧因子飄散了起來。

“談過男朋友嗎?”簡之霈無聊的尋問她一句。

葉彎彎都二十三歲了,她要說冇有的話,不是顯得她很冇吸引力嗎?所以,她必須說有啊!

“談過啊!”葉彎彎裝淡定的問。

“談過幾個。”簡之霈再問,明顯追根究地的意味。

“一個。”

“到什麼程度。”

“呃?”

“牽手,擁抱,接吻,上床,到哪一步!”簡之霈就這麼盯著她,質問出聲。

葉彎彎的俏臉飛紅,她支唔了一下,“我能不能…不說啊!”

“交換秘密,一會兒你可以問我這個話題。”簡之霈鎖著她。

葉彎彎眨巴著眼睛,竟然覺得這劃算啊!

“就…就牽手。”葉彎彎說著謊,雖然她和男人最親密的接觸,隻和眼前的男人做過,但一開始就說謊話了,必須得圓下去呀!

簡之霈彷彿有些滿意的挑眉,“真的?”

“真的,不騙你。”葉彎彎臉不紅心不喘的說,然後行使她的權利,“那我可以問你了嗎?”

“問吧!”簡之霈走到床沿處,坐了下來,雙手往後支撐著床鋪,微抬俊顏看她。

“你談過幾個女朋友?”

“一個也冇有。”簡之霈如實回答。

葉彎彎可不相信,她脫口而出,“我纔不相信呢!你肯定談過好幾個,那個喬小姐不就是你的女朋友嗎?”

“我從不騙人。”簡之霈目光如織,有一種說一不二的權威。

葉彎彎噎了一下,到底是真得假的?

她可不是小孩子那麼好騙了!

“那…那你和女生髮生最親密的一件事情是什麼?”葉彎彎換了一個話題,也許這個男人女朋友冇交過,但女人肯定不少吧!

“接吻!”男人啟口。

葉彎彎半信半疑,然後又接著問道,“和什麼人接吻的?”

“你!”簡之霈回答乾脆。葉彎彎的腦子嗡得一聲,微微詫愕的看著他,臉也燒起來。

這個男人長這麼大,隻和她一個女人親過?

“騙人的吧!你的吻技這麼好,說出來我纔不相信。”葉彎彎揶喻他一句,想把氣氛弄輕鬆一些。

“有些事情,是男人天生就會的,比如這種事情。”簡之霈解釋一句,便有些炫耀起來,“你剛纔是在讚我吻技不錯嗎?”

葉彎彎臉再度泛熱,“也不是…”

纔不想讓他得意呢!

男人眼底的危險氣息頓時湧冒,不是?難道她這是在嫌棄他的吻技?

床上的男人突然站起身,“到底我吻技如何?你好好評價一下。”

葉彎彎心絃一緊,這個男人至於這麼在意這件事情嗎?

“這種事情…我…”葉彎彎心想,怎麼能給評價嘛!她可是被占便宜的一方呀!

然而,男人的大掌捧住了她的小臉,男人俊美絕倫的臉危險靠近,“那就好好再感受一番,給我評價。”

說完,擒住她兩片誘人的紅唇,吻上。

葉彎彎內心想哭,這個男人想親她藉口還找得真多,但很快,她的腦子被男人清冽乾淨的雪鬆氣息占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