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叫什麼名字?”

“他叫席九宸!”

說完,女人的臉雖然糊模不清,可唐知夏還是感覺到她投來得意的眼神。

“啊!”唐知夏在夢境中驚叫一聲。

睡在她身側的男人,幾乎是本能的伸手抱她入懷,一手按開了燈,“怎麼了?”

唐知夏驚恐中睜開了眼睛,額頭和身上都冒出了一身冷汗來了,昏黃的燈光下,唐知夏的臉色蒼白之極,眼底的驚慌未散,席九宸輕撫著她的額頭,“是不是做噩夢了?”

唐知夏猛喘一口氣,才發現這不過就是一個夢而已,可是太真實了,真實得彷彿真得發生在她麵前似的。

唐知夏突然抱住了他,緊緊的,彷彿他會被誰搶走似的,把臉埋在他的懷裡,悶聲要求道,“快點找到醫院丟失的那罐東西,不然,我會天天做噩夢的。”

席九宸正想問她夢到什麼,聽她這麼一說,看來她是夢到這件事情了。

“好,我一定會找到的。”席九宸低沉保證,拍著她道,“睡吧!”

唐知夏抬起頭朝他道,“你知道我夢到什麼了嗎?我夢到有一個看不清楚臉的女人牽著兩個小男孩找到我們家,那兩個小男孩的臉和兒子很像,不,是和你很像,然後那個女人告訴這兩個孩子,他們的父親叫席九宸,我直接給嚇醒了。”

席九宸愕然聽完,越發心疼的抱住了她,親在她的額頭上,“好,我保證不會發生這件事情的。”

唐知夏一時有些睡不著了,她想,這個夢是不是有示警的意味?真得有人用這種卑鄙的行徑來搶走她的老公?

唐知夏抱著自家的老公,一時不願鬆開,席九宸由於這段時間都在處理著奶奶的後事,所以,在夫妻事情上也是冷落了她半個月了,此刻,看著懷裡髮絲散亂,半掩著白晳臉蛋的女人,他的身子冇來由的繃緊了。

“睡不著嗎?”他低沉尋問。

“嗯,我怕再做這個夢。”唐知夏寧願困著,也不想睡。

席九宸真是心疼,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才能驅散她內心的擔憂,他伸手撫上她的臉,聲線剋製不住的沙啞了幾分,“老公陪你運動一下?”

唐知夏的俏臉不由泛起一絲紅暈,但無疑,此刻被他抱得緊緊的,她也不受控製的靠近了他。

一場噩夢,倒是換來了另一場抵死纏綿。

今晚的唐知夏,比平常來得更主動,怕是那個噩夢令她償到了失去感,所以,她越發把握著身邊的男人,來了一場深入靈魂的交流。

席九宸自是滿意之極。

可這樣美好的夏夜裡,有些人卻一直失眠了。

簡之霈的手裡把玩著回到脖子處的項鍊,坐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一邊喝著悶酒,一邊內心感到空虛。

閉上眼睛,全是葉彎彎的身影,她嬌俏的,她氣惱的,她甜美的,各種各樣的她,在他的腦海裡浮現。

他知道自己怎麼了,他也不牴觸這種情緒,他好像喜歡上這個女孩了。

不然,他此刻也不會這麼悶悶不樂,好像失落了生命中重要的東西,那是比他傳家寶更重要的東西。

同樣失眠的,也有葉彎彎,她躺在床上,輾轉難側的翻著身,一會兒趴著,一會兒蜷著,可就是無法入睡,她還了簡之霈的傳家寶,她本該一身輕啊!

她再也不用愁得睡不著纔是,她可以做回自己,自由自在,不被束縛,她該開心纔是。

可這也意味著,她和他再也冇有見麵的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