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俊傑正鼓起了勇氣,準備向葉彎彎打招呼,就在這時,他的身後,一句低沉的男聲傳來,“親愛的,過來一下。”

葉彎彎回頭,雖然身後站著兩個男人,可她的眼裡隻有一個,她有些羞澀的紅了臉,他怎麼當著這麼多的人叫她親愛的呀!

她朝席俊傑打了一聲招呼,“學長。”然後,便自然走到了簡之霈的身邊,兩個人十扣緊扣。

席俊傑雖然表麵冇有什麼,但內心卻像是刺了一下,又難受又不是滋味。

這個姓簡是是故意的嗎?他這是故意在他麵前秀優越感?

該死的,這個姓簡的到底是哪號人物,但席俊傑已經有一種想要教訓他的衝動了。

席俊傑暗暗咬牙,他一定要讓這個姓簡的嚐嚐厲害,就算不暴露自己,也要給他一頓血的教訓。

席俊傑有這個把握,是因為他感覺簡之霈並不是本國人,雖然他長著東方麵容,說著國語,可國內根本就冇有姓簡的這號大富人物。

葉彎彎被簡之霈拉到了一個包廂裡坐下來,她正等著這個男人要和她說什麼重要的話時,卻看見他悠然自得的叉起了一個櫻桃往她的嘴邊送來。

“吃一個。”

葉彎彎拒絕不了他這熱情勁,便吃了起來,“你叫我進來,就是要餵我吃水果嗎?”

“你今晚太美了,我不想讓彆得男人多看你一眼,就在這裡陪陪我吧!”簡之霈非常直接的說著他的心裡話。

葉彎彎有些反應不過來,這話怎麼聽著就這麼霸道呢?

這時,一顆櫻桃又往她的嘴邊喂來的時候,葉彎彎自然被櫻桃的甘甜吸引著,微微探首就去咬,然而,男人突然把櫻桃拿走,而是俯身就親了過來。

葉彎彎微張的小口,就這麼被男人給封住了。

帶著櫻桃的甘甜,令簡之霈有些發瘋,也不顧什麼場合了,不管外麵是不是宴會廳,也不管是不是有人隨時會進來,他隻想就在這裡宣佈占有她甜美。

葉彎彎乖巧羞澀的在他的懷裡,在這無人所知的角落裡,宣佈著與他的愛戀,貪著他的霸道和氣息。

吻著吻著,突然葉彎彎的眼淚落了下來,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心裡有些苦澀,感覺那麼愛他,最終還是有一種會失去他的擔心。

所以,這個吻,即喚醒著她對他的愛意,也告訴著她,越是深愛著他,她將越是痛苦。

簡之霈吻到淚水的味道,他突然睜開了眼睛,才發現懷裡的女孩早已經淚意濛濛,他有些慌亂的伸手替她擦試。

“怎麼了?是不是我欺負你了?”簡之霈急忙尋問。

“不是…”葉彎彎抿著紅唇,彆著臉,雖然這些天他們在一起很開心,就像是真正的情侶一樣相愛,可是,她的心裡是知道的。

他們最終不會在一起的,因為簡老太太不會允許她嫁給她的孫子的。所以,葉彎彎忘記這件事情,而全心全意的和他在一起,想著能快樂一天是一天,等將來失去的時候再哭吧!

可現在,她才發現,越是被這個男人愛著,越是無法去忽略這個問題,而這個問題清晰的冒出來,就像一把抵在胸口的刀,他多愛她一分,刀尖就多刺向她的胸口一寸。

“傻瓜,那哭什麼?”簡之霈俯下身,用唇去吻她的淚,溫柔而又深情,這是他從未對任何一個女人展露的眼神。

曾經的簡之霈,高冷得彷彿不會愛上世間任何一個女孩,彷彿冇有人能進入他的內心,冇有人能在他的心上撥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