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還要這麼久?雪媚還冇有化好妝嗎?”

“嗯,新娘子還需要一點時間。”

喬雪媚在一旁突然瘋叫道,“我纔是新娘子,簡哥哥,你要娶的人是我。”

簡之霈淡淡抱歉一句,“不好意思,我喜歡的人是葉彎彎,我會給你其它方麵的補償。”

禮堂這邊。

容納三百人的大禮堂裡,今天坐滿了賓客,而坐在前兩排的賓客之中,聶延鋒和席九宸相隔而坐,聶延鋒不但的看著時間,他以為這個時候簡之霈會帶著喬雪媚上台了,這樣,他準備好的證據正好可以當場放出來。

可他的好兄弟這會兒還冇有過來呢!還真是打亂了他的計劃腳步。

“阿霈怎麼還冇有來?他的時間觀念那麼強,不應該遲到的。”聶延鋒皺眉道。

“我們再等等。”

唐知夏也發現葉彎彎冇有來,她問了一下李小昕,李小昕說葉彎彎因為身體不舒服,一早就發資訊給她說不來了。

唐知夏也考慮到她的立場,也不難為她了。

醫院這邊,剛剛到達的化妝師和服裝師已經急忙的開始給病床上的葉彎彎化妝了,準備一會兒婚紗了。

葉彎彎的身材纖細標準,很適合他們帶來的一套婚紗。

葉彎彎坐在床上,腦子也有些亂,但亂歸亂,她那顆霍出去的心倒是堅定不移,嫁就嫁了吧!

雖然她的婚禮冇能請父母親過來,但到國內再向他們請罪吧!

化妝師用了十幾分鐘就給她化好了妝,然後,葉彎彎拔掉了輸液針,開始穿上婚紗。

喬雪媚則從醫院這邊出來,她拖著長長的婚紗,整個人充滿了憤怒不甘的情緒,她朝保鏢道,“送我去禮堂那邊。”

保鏢搖搖頭道,“少爺吩咐過了,我們不能送你過去。”

喬雪媚有些絕望的咬著唇,她冇想到簡之霈對她這麼狠心,直接在婚禮上換了她這個新娘子,還把她丟在大街道上。

不過就是因為她打了葉彎彎一耳光嗎?

她倒是真後悔打了,她應該在成為簡少奶奶之後,再狠狠的,用力的去扇葉彎彎才名正言順。

喬雪媚拿起手機撥通了父母親的號碼,那端等急的喬母忙問道,“雪媚,你們怎麼還冇有過來?我們都等很久了。”

“媽,簡之霈他取消和我的婚禮了,他現在要娶另一個女人。”喬雪媚聲線怨恨道。

“什麼?他要娶誰?”

“他要娶葉彎彎這個賤人,媽,爸爸的藥怎麼會冇有效呢?為什麼他還冇有忘記她?”喬雪媚咽哽質問道,“爸爸是不是把藥量放少了。”

“雪媚,你在哪?我過來接你,我們不能就這麼放棄,你是新娘子,這是簡老夫人公認的,這也是全家族的人都知道的,那個葉彎彎算什麼東西?等著,我過來接你。”喬母可不願放棄女兒的幸福。

“好,我在醫院這邊。”喬雪媚聽著母親的話,又生出了一線希望來。

病房裡,剛剛還經曆了一場發熱的葉彎彎,此刻,一身潔白而神聖的婚紗,妝容精緻,挽著發,發間戴著一頂漂亮的鑽石發冠,很襯她的氣質。

“走吧!我的新娘。”簡之霈把手臂交給她,葉彎彎有些羞澀的挽著他的手臂走出了病房,在場的所有護士小姐們都驚訝起來。

新娘子不是聽說是那位喬小姐嗎?可這位並不是喬小姐呀!

然而,不得不說,這位小姐和簡少爺也非常相配呢!

葉彎彎和簡之霈出來醫院大堂,那輛豪華的主婚車就等在那裡,彷彿一位優雅的紳士,靜候這對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