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是不是傻?

就在這時,聶延鋒的耳畔裡傳來了隊員的聲音,“隊長,剛剛我們失去了對幽鬼一夥人的監控,他們的身上屏避裝置,阻擋了我們的追蹤。”

“所以從現在開始,他們隨時會出現在安小姐的身邊,你要小心。”

聶延鋒劍眉擰了一下。

而這時,正過一個紅綠燈,安琦看著長長的紅燈時間,她打下車鏡,又從包裡拿出了一支口紅準備潤一潤色。

主要是因為車裡坐著一個門神般嚴肅的男人,令她很不自在,她非得找點兒事情做。

就在她塗口紅的時候,身邊的聶延鋒目光頓時掃過來,看著她拔開的口紅蓋子,又看著她塗。

“你看什麼?”安琦扭頭看他。

“冇什麼。”

安琦頓時來了一個想法,“你是不是對我有想法?你想趁機對我做什麼?”

“冇有。”聶延鋒目視前方回答。

“我看你就有,還說什麼保護我,我看最危險的人就是你。”安琦一雙美眸盯著他道。

聶延鋒皺了皺眉,倒是耳機裡,傳來了他隊員們一陣哈哈笑聲,看著他們平日威風凜凜的隊長出糗,那真是一件罕見樂趣。

“隊長,你就叢了吧!安小姐長得這麼漂亮,你也不吃虧。”有一個好事的隊員在起鬨。

聶延鋒摘下耳麥,扔進了衣服口袋裡,朝某個女孩提醒,“綠燈。”

安琦咬了咬紅唇,還真是甩不掉他,可她也不想一天到晚身邊跟著這樣一個男人。

“你下車去給我買一份早餐吧!我餓了。”安琦朝他道,然後看著路邊有一家買包子的攤位,她立即把車停下,指著那攤位道,“我要一份包子加一杯豆漿,給我去買吧!”

聶延鋒看她一眼,卻還是解開安全帶下車了,當他買好了包子,轉身之際,安琦朝他露出了一抹得意笑意,然後一腳油門就踩下了。

她扔下他,走了。

聶延鋒看著離開的女孩,他立即掃到旁邊一個男人要開車,他立即拉開這個男人的副駕駛座,指著前麵離開的那輛紅色越野車,“追上去。”

“你誰啊!”男人驚愕質問。

“警察。”聶延鋒的目光一掃,那眼底不言而喻的威嚴,直接嚇得男人啟動車子就追。

安琦為了徹底的甩開保鏢,故意駛出了很長一段路才停在了一個紅綠燈麵前,正在為自己甩掉了保鏢而鬆一口氣,她想一會兒去哪裡散心。

就在這時,她半落的車窗裡,有一隻大掌利落的伸進來開啟了她的車門,下一秒,那個被她甩開的保鏢又重新坐在副駕駛座上,並且,臉色平靜的遞給了她一份早餐。

“你…”安琦美眸微瞠,不敢置信他竟然追來了。

延鋒低沉啟口,“我說過,我要保護你的安全。”

“我根本就冇有危險,為什麼要你保護我?我有事我會找警察處理,不用你一直跟著我,謝謝,請下車。”安琦冷淡的驅趕他。

聶延鋒把早餐放在中控台上,卻是環抱著手臂閉目養神似的,不下車。

安琦咬了咬紅唇,隻能忍下了,踩下油門往前駛去。

而她不知道,在隔著三輛車的後麵,一輛遮蓋嚴實的黑色越野車裡,坐著三個目光凶狠的人,兩男一女,他們的目光宛如毒刺一般盯著她的車。

“目標在車上,並且有一男性。”

“不過是一個軟腳蝦,怕什麼!”

“跟上去,找到合適的機會就動手,先搶包,最好能找到那支口紅,找不到,再綁架這個女孩盤問口紅的下落,最好不要惹出太大的動靜。”電話裡,指輝的頭目灰狼發出了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