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南晚煙顧墨寒小說 >   第1067章

-

顧墨寒忍不住又親了親她的唇角,身體很亢奮,最終還是壓製了下來。

他凝視著她的眉眼裡飽含柔情,輕輕將右手上的尾戒摘下。

尾戒閃著銀輝,十分光滑,顯然常有人摩挲,卻格外的簡單好看。

冊封大典前,他還不懂得戒指的涵義,整日裡忙忙碌碌,腳不沾地,卻有心過問南晚煙的意見,便抓著小蒸餃問了問。

“若是我再娶一次你們孃親,你覺得,她會開心麼?”

當時小蒸餃轉著眼珠想了想,“那就要看父皇怎麼娶了,孃親很喜歡浪漫的,你若是像平常那些人一樣娶妻,肯定不會讓孃親心花怒放的。”

他有些詫異地挑眉,“那你覺得應該如何?”

小蒸餃立馬來了興趣,招招手示意他將耳朵貼過來,“我告訴你哦,你可彆告訴孃親。”

“我之前偷偷在孃親的書本上看到過,男女成婚,是要交換對戒的,就是,就是一個圈圈,套在手指上的東西。”

“隻要有了那個婚戒,男子給女子戴上,戴右手的無名指上,就表示她已歸我所有,兩個人的感情還能長長久久呢。”

當時小丫頭說完,還特彆意味深長地上下打量著他,然後忍不住搖頭,擺擺手轉身離開了,“算了,說了你肯定也聽不懂。”

顧墨寒確實冇有很理解小蒸餃所說的婚戒。

但他知道指環,覺得應該差不多是一個東西。

那會他不相信兩個人的感情是靠一個小小的戒指維繫的,更不覺得那個東西能讓南晚煙留在他的身邊一輩子。

他從來都堅定不移地認為,自己想要的,隻能靠自己爭取。

所以不算太放在心上,而且當時剛為新帝,太忙,根本就顧不上想起這件事。

直到大典那天突發爆炸,南晚煙和小包子全冇了蹤影,他才害怕了。

說來很可笑,他骨子裡是桀驁不遜的,很少有畏懼的事情,卻獨獨對南晚煙和孩子的事情十分小心,忌憚,剋製。

所以後來,他便用那燒燬一半的鳳釵,按照他印象裡的,她的手指尺寸,親手為她鑄了這枚戒指。

回過神來,顧墨寒輕輕的拉起南晚煙的右手,將尾戒套在她的無名指上。

尺寸剛剛好。

他勾唇,眼眸裡蓄滿了深意。

“雖然我從不信神佛,更不信命,但如果這樣真的能留住你,我願意為了你,相信那些不曾存在的東西。”

他將五指深入南晚煙的指縫裡,緊緊與她十指相扣,“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晚煙,你願意陪我走完往後餘生麼?”

註定得不到迴應的問題,此刻竟然顯得冇有那麼遺憾。

“我就當你答應了。”他的眼眸裡含著笑,緊緊地摟著她,與她十指相扣,緩緩的閉上雙眼,與她共眠……

月明星稀,露濃花瘦。

虞心殿外,沈予和湘蓮靜靜地候在門口,候在屋簷前伺候。

殿內安靜,和諧,冇有吵鬨聲,兩人的心情都放鬆不少。

沈予抬頭看著一望無垠的天際,忽然笑出聲來,整個人放鬆地靠在門前,說不出的高興。

既然現在皇後孃娘已經回來了,跟皇上的感情雖吵鬨,卻終究還是床頭吵架床尾和,總會轉圜的,那麼他之前跟“白芷”說過的話,就當作廢。

當初他是因為害怕顧墨寒心病加重,更害怕顧墨寒冇了皇後孃娘後從此一蹶不振,才緘口不言。

但現在皇後孃娘就在皇上的身邊,皇上的心病不攻自破,那他還害怕什麼,顧忌什麼。

**柔肚子裡的龍嗣固然重要,但揭穿她的真麵目更重要!

他現在是全都想明白了,決不能讓皇上再被那種女人所矇蔽雙眼,為了這麼個跳蚤,跟皇後孃娘越走越遠!

之前皇後孃娘讓他調查的資料他都已經整理好了,樁樁件件,全都是能讓**柔翻不了身的證據!

等明早皇後孃娘一醒,他就將資料全部交給娘娘。

他也十分願意親自出麵舉證**柔,當初在王府聯合高管家,置他於死地的事情——-